余生还债

巧计贷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山风之鹰 本章:巧计贷款

    本来云风不打算让外人知道他接盘万头猪场一事,可还差近千万资金,想来想去只能找几个朋友借了,可除了几个老同事,别的亲友也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便先给胡君熙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胡君熙就说他的投资公司可以投资,云风一听就说不妥,他可不想让别的公司参股了,太岳的前车之鉴够他记一辈子了,胡君熙也知道云风被张开印肖恩施等挤出太岳的事,就说那就不说了,但他私人手头现钱不多,股市套了好几百万。他想想办法给他凑齐一百万。又说让云风找下刘连与张发祥试试。从那次怒打肖恩施后,老同事的聚会就停了,云风也很少与他们联系,但现在被逼无奈,云风谢过胡君熙又依言找刘连张发祥但一个说刚又买了套房,一个说不巧朋友刚借走了,云风不免沮丧。但一再叮嘱他们几个别声张他接盘万头猪场一事。他们也都一一允诺。

    转眼二天过去了,倒是唐诗秦月吴芳三个女人凑足了一千万,云风盘算了下,距三千万只差五百万了,就跟唐诗商量还是把房子抵押,唐诗见别无他法也只好同意了。因之前抵押过,银行有存档,手续便简单许多,周末前便放款了,如此终于凑齐了三千万之数。

    于是依约在周一办齐手续交割后又变更法人股东等弄了好几天才妥当。

    好在龙门与张开印谈妥,以比公司出厂价高一百元一吨,用股份担保,从太岳赊饲料供应猪场,从云风离开太岳后就只龙门经常与他作对,张开印正想借机把龙门踢出太岳,现在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他怎么会不同意。如此前期费用暂时无忧。云风待所有手续办齐后就用猪场作抵押再次从银行申请贷款二千万,准备贷款下来后,增加种猪,扩展规模,朝年产十万头育肥猪的目标迈进。

    从正式接盘第一天,云风就把消毒防疫工作摆上首位。把之前的三道消毒防疫设备恢复,重新调整人事,之前的阳场长熟悉情况暂时还是留任,配备门卫巡查人员,又从母校农大招聘了一批实习生,还请了二个教授当顾问。将之前闲置的设备清理保养,场舍消毒处理,准备重新大规模引种,淘汰产能下降的种猪,总之各项工作全面铺开,把云风忙的不亦乐乎。饶是他身强体壮精力充沛,渐渐也有点吃不消了,吴芳也跟着受罪,她名为副总,可实际还是做着秘书兼财务总监的工作,只是这个秘书可比之前累多了,还经常出入猪舍,每天光消毒都无数次,身上的好闻的法国香水味都经常被消毒水味掩盖,云风心疼她让她不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可吴芳说现在刚接手,很多事要学习,也就是前段时间忙,熟悉了就好了,云风见她说的在理也就由她了。

    忙了月余,临近年关了,贷款还没下来,虽然饲料龙门还能顶一段时间但年关了要给员工发福利,新定的种猪也是年前到了要付尾款,这段时间主要是靠出售肥猪和淘汰种猪撑着,这天吴芳说帐户上没多少钱了,让云风再催催银行。云风便约了银行信贷科包科长与郑行长一起晚饭。前段时间他们来实地调查后还说没有问题的,不知怎么的就卡住了。

    晚饭包科长定在一家私人会所,还特意叮嘱云风带上吴芳。云风就预感不太好。吴芳在旁略一思索就说,无妨的,我包你贷款这几天下来,云风奇怪但吴芳让他不要多问。

    二人到得会所后吴芳便借口去卫生间,但云风却看见她跟一个服务员在旁嘀咕什么,也懒得管。酒桌上,郑行长频频向吴芳敬酒,倒把云风晾在一边,别看郑行长年过半百但酒量确实不小,一瓶茅台三下五除二就干完了又开了一瓶,云风几次三番提到贷款一事,郑行长总是说没问题,就他一句话的事,包科长也在旁附和。看郑行长一门心思在吴芳身上,云风便现不快。吴芳也是久历沙场的,郑行长的醉翁之意她如何不知?见云风一脸黑线便示意云风忍忍,云风也知道喝酒难不到吴芳也就冷眼旁观。待第二瓶茅台喝光郑行长也微醉了还叫着要喝。吴芳制止了服务员开酒,怕真把郑行长醉倒了也谈不成贷款的事了,郑行长已有醉意便说吴美女你干嘛不喝了啊,我可还没喝好呢,实话说你们的贷款手续都办好了,都在我包里呢,只要我签字,明天就能到你们帐户。怕他们不信,边说边把那些申请表格等拿出来。云风就说那就麻烦您现在签上吧,我们场确实等这笔钱过年,当然,我也知道规矩,一切按之前与包科长说好的返点给。包科长在旁也连连点头。吴芳就笑着把笔递给郑行长说您就现在给签了吧。签完了我陪您喝个够。

    其实云风的贷款完全符合贷款标准,要在平时只要对方同意按百分之一返点,郑行长也就会顺水推舟的签了,可云风这笔款他不想要返点,他想要吴芳。从上次到场里考察时看到吴芳后他对她就念念不忘,之所以一直拖着就是在等云风找他。他也打听过知道云风跟吴芳的关系,但他想无非就是云风的一个小情人罢了,他如今卡着云风的脖子云风应该不会为一个小情人自断财路吧。现在见喝酒对吴芳无效,云风又不识趣,不觉心中暗怒,于是便抓住吴芳递笔的双手直白的说:“云总啊!字我可以签,你的返点我也可以不要,我只要这个吴美女陪我一晚,行不行啊哈哈。”

    云风已忍了好一阵了,又听一个堂堂银行行长竟然说出如此不知聒耻的话来,真是色令智昏,不禁火冒三丈,正准备拍案而起却又被吴芳用眼神制止了,吴芳挣开郑行长的手说,郑行长说笑了吧,我一个弱女子怎值得您郑行如重看重啊!郑行长急忙说,值得的值得的。吴芳又说要不我们把回扣增加一倍给您吧,我这个残花败柳就不污您清白了。郑行长连连摆手说我只要你,你要依我,今晚陪我之后明早我就签字并安排转账。吴芳说此话当真不,郑行长鸡啄米似的点头连连。吴芳就笑说说那我把您刚才说的话可都录下来了您可别反悔哦,郑行长一楞,就说录什么像嘛,还怕我说话不算数吗?吴芳正色说,当然怕您不算数啊,说着便对服务员挥挥手,服务员过去递上一台dv机,吴芳接过去摆弄几下,房间里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在画面上重播起来。云风见了一乐,心想这下郑行长估计招架不住了。果然,郑行长与包科长一见便面如土色了,当播到郑行长抓着吴芳的手说的那番露骨的话时,郑行长急了想伸手去抢dv机,吴芳早有准备,眼疾手快的把dv机拿过,郑行长扑了个空,差点摔倒。吴芳说郑行长您就省省吧,我劝您还是麻溜的签字,否则我保证明天这个录像带会出现在贵行纪委的办公室里。然后转身对云风说,我们走吧云总,让郑行长跟包科长慢慢考虑考虑。云风也就起身装着要走。郑行长急了连忙拦住他俩说,我现在就签,保证明天上午二千万到贵公司帐户。说完拿起笔在几页申请表上签上了大名,并写上尽速办理,又一一递给云风吴芳看过后交给包科长吩咐他明天上班后抓紧督办。云风就说,郑行长爽快,我们之前说好的回扣我们还是会照给的,只是您对我们吴副总的要求可实在恕难从命哦。郑行长一听摇着双手说云总对不起了,是我瞎眼了,回扣我也不要了,只拜托云总吴副总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吴芳见郑行长一扫之前的骄横之气反倒哀求起来不禁好笑,也更瞧不起这些手上有点权力就一副高高在上逼拿卡要的贪官污吏待有把柄被握后又一副摇尾乞怜低下下四的小人嘴脸。当下也不为己甚,笑着说郑行长,咱们往后打交道的日子还长,您今天如此爽快我们也不含糊。也不是我们不相信您,但在明天到帐之前这个dv还是我先替您保管下,明天只要一到帐我就会让人把dv还给您。为了让您放心我也准备了封签,现在当您面我把dv机封上。说着真从挎包里拿出一个密封袋又拿出一张封签纸贴,装上dv机,让郑行签上名然后贴上。云风看着吴芳做这一切,心里直夸吴芳心里缜密,难怪之前跟他打下包票。包装完毕吴芳笑着说郑行长这下放心了吧。郑行长又气又急尴尬的说放心放心,他不放心又能如何呢,把柄在人家手上捏着,只想明天快点了断。

    看着事已办妥,云风便叫服务员买单,郑行长赶紧止住,让包科长去买单,又说这是他们银行定点的招待点,不用麻烦云总,云风吴芳也不客气,挥手与他们告辞就走了,留下郑行长与包科长面面相觑。

    待云风吴芳一走后郑行长气的拿起一只杯子摔了,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何不恼!包科长就说郑行长您也是,我早就说过那个吴芳是云风的禁脔动不得的您不听。郑行长咬牙恨声说总有一天他们会落到我手上的。又担心的对包科长说明天上班后赶紧把他们的贷款划出去,但愿他们讲信用把dv还给我才好。

    一出会所云风便搂过吴芳狠狠的亲了二口,说衷心感谢,又问吴芳怎么就料到郑行长会那么做的。吴芳就说那天郑行长带着包科长等来场内考察评估时她就发现郑行长一双眼睛总在她身上瞄,今下午与包科长约晚饭他又特意要你带上我,这么司马昭之心你难道不知道啊,所以我就准备了dv机,给了点小费给服务员让她录下来了。云风说我倒没注意这些,吴芳就哼了声你呀只顾忙你的事,哪里还想起我啊。云风急忙陪笑说对不起啦,我今晚好好补偿你。就不回宿舍拿起手机在携程网上订了西陵宾馆的豪华单间,载上吴芳去尽情补偿去了。

    第二天早上十点不到,吴芳接到出纳电话,高兴的说贷款到帐了。云风还在熟睡,吴芳就推醒他告诉贷款到帐的事。云风一听也是欢喜,就打电话叫顺丰的快递员过来把dv机给郑行长送过去,然后又拉过吴芳说要再次好好补偿下她,,,,,,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生还债》,方便以后阅读余生还债巧计贷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生还债巧计贷款并对余生还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