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奈何

第一百零一章 自我成长,资金链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高春晓 本章:第一百零一章 自我成长,资金链条

    “你们这届新员工可以呀,敢跟王姐对着干,有性格!”

    比高天一他们早毕业一年的杨帆笑嘻嘻地说着。

    “谁让王姐做菜这么难吃呢,我们都想不来食堂吃了。这好歹还来吃一顿。”

    张亮做着鬼脸说着。

    “其实我们也不喜欢王姐做的菜,但没有你们这么大的勇气说出来,向你们学习,哈哈。”

    是啊,随着社会的发展,每一代人得思想也不一样了,虽然就晚一年入职,但高天一他们明显敢说话了,最起码不再是一味儿的隐忍,而是做出一些行动反抗,不管反抗的效果如何,但行动还是有的。

    李升辞职了,大家都把责任推给了厨师王姐。不过高天一知道,厨师王姐只不过是引发李升辞职的一个导火索而已,真正辞职的原因还是李升不快乐,或者说在工作中没找到自己的价值。是啊,项目上就一建筑工地,大家在活动板房里办公,时不时的去施工现场,衣服也不敢穿好的,因为一个不小心就被工地的钢筋刮坏了,即使没刮坏,蹭到的铁锈或者油漆之类的也洗不掉,整天不是和工人打交道就是和项目上其他的总包监理打交道,对接的人都很 low,不是瞧不起工人,而是事实就是如此,还有那些总包监理的管理人员也一样,目光短浅,整天干一些扯皮的琐事。住的宿舍也是挤的要死,招聘的时候说好的两人一间也不知道在哪里,说好的下午茶也只是机关里面有,周末也没什么休息,晚上还总加班,当然比不了那些写字楼里的白领了,大家平时接触的事物和工作环境都不在一个档次上。高天一都有点感觉自己的大学白读了,怎么是这么一个工作,更何况是李升这个心高气傲的浙大高材生,辞职是意料中的事。

    随着项目的进展,公司又调过来两个人,都是年纪大的,一个吊装工长老万,一个焊接工长老宋。工长其实就是施工员,是项目部管理人员级别最低的人,说白了,高天一他们一转正就是工长了。

    “老万和老宋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一个工长?”

    宿舍晚上熄灯后大家又开始畅谈,爱八卦的张亮说出了大家都有的疑问。

    “这个,就是混的不好呗!”

    土力星笑嘻嘻地说。

    “我听说以前公司是有劳务队伍的,那个时候老万、老唐,还有厨师王姐都是工人,后来公司改革了,不再弄自有劳务,只做管理,原来的这些工人就提拔成了管理人员。”

    徐河是搞商务的,是狼经理的手下,狼经理这个人平时就爱八卦,徐河和狼经理坐在一个办公室自然就听到些消息。

    “所以说他们从工人变成了管理人员,内心还是满足的,那个年代,工人都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工作,更何况是高一级的管理人员。”

    李慧锋也接了一句。

    “不过我听说项目经理量总以前也是焊工,后来一步一步干到项目经理的。”

    高天一的话让大家笑了起来,说白了,混的好不好不是工人出身的原因,还是他们自己不思进取,想着铁饭碗干一辈子,结果一直原地踏步,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一个小小的工长。

    “来,天一,你把测量坐标拉一下,给劳务的测量员,会弄不?”

    “没弄过,成哥示范一下吧。”

    师傅武冲成让高天一拉坐标,高天一没弄过自然是不会了,于是武冲成就在电脑上演练,简单的很,就是在工程软件cAd里加载一个小插件,点着鼠标左键,想要哪个位置的坐标点击一下就好了,然后打印出来。

    其实再简单的东西你也要亲自操作过才行,要不然你永远不会,这个“操作过”就是所谓的经验吧。随着工作的开展,高天一发现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自己大学里学的东西基本上是用不到啥。往小了说就是一个简单的打印机使用,安装打印驱动,打印区域的选择及调整,什么单双面打印,这些东西在职场老手的眼里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了,作为一个新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哪里有机会用到打印机。可是你没用过就是不会啊,不会你就得问啊,你问这些老员工他们心里面会鄙视一番,甚至有的人会口头上嘲讽一句“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他们忘记了当年自己是新员工时的无知,只记得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个职场小白,所以这些老员工可能是出于应付,也可能是手头上工作很忙没有耐心,就随便给你讲解了一句。可你要知道,打印一张工程图纸的流程安装打印驱动、打印机有无纸张、A4纸和A3纸分别放入哪个纸盒里以及打印区域的选择等等很多方面,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了都会导致你的打印失败。

    可你怎么办,你总不能碰到一个问题就问,一连问好几个问题吧,这样会显得自己白痴,也会让人家老员工很无奈,甚至是人家那个时间段很忙没功夫搭理你,你要一直问下去会让人家很烦躁,说不定会给你一句难听的话让自己也很尴尬,那怎么办呢,高天一选择网络搜索,网络是个很强大的东西,基本上你有疑问的都能找到答案,不论你问的问题有多白痴,你都会发现有人在你之前问过,而且还有热心的网友回答。只有在实在是找不到答案的情况下,高天一才会选择问老员工或者师傅。

    不过高天一还是幸运的,坐在高天一右边的人就是李慧锋,这个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人,对于钢结构还是有所涉猎,他在大学里学过这些知识,而且李慧锋这个人性格也超级的好,情商也高,不论高天一问的问题有多白痴,他都不会笑话他,反而是耐心的解答,高天一很感激李慧锋这个人,在职业生涯的初期给了他很多的帮助。

    其实不论什么工作都一样,隔行如隔山,你可能不具备专业知识,你也可能缺乏有关工作经验,但你需要一个机会,一个进入这个行业的机会,只要你进去了,只要你不傻,都能很快融入角色,因为人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高天一发现每周的周例会大家的讲话自己居然能听懂了,什么牛腿、高强螺栓、翼缘板等等的专业名词,说来说去就那么几十个常用的,每次开会都是那些东西,想听不懂都难。

    任何一个项目的运营资金链都不能断,工程建筑也一样。投资方也就是甲方负责掏钱,总包方负责施工,监理方负责工程管理,设计方负责图纸设计,这四大单位才是工程建设的主力。高天一所在的帕特索斡公司是专业分包,专业分包是什么,就是施工总承包单位(总包)不具备相应专业工程的施工资质,要依法分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专业分包单位,比如装修工程、幕墙工程,还有高天一他们干的钢结构工程。

    由于专业分包是和总包单位签合同,不是和甲方签的,说白了,高天一他们的钢结构专业分包单位在资金的获得上要面临三家单位,即向总包单位申报工程款,总包单位核实后向监理单位申报,监理单位签字确认后再向甲方申报,申报的过程要面临三个单位的审核。这个可不像是你上学的时候交作业那么简单,作业交给小组长,小组长交给课代表,课代表交给老师,用时短,效率高,没有人会因为你作业算术题算错了把作业本给你打过来,都是一次过,最后收到作业了你顶多就是得不到优呗,没啥大不了的。

    可工程款的申报要复杂得多,人家会确认你的工程进度是否属实,工程质量是否合格,安全文明是否受到罚款,或者人家心情不好随便找个原因就是不给你签字。总包、监理、甲方,任何一家都会是阻碍,这个时候怎么办,当然是平时就要注意处好关系,到了关键时刻还得公关,具体怎么公关的就不说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以上说的只不过是一个工程款申报的过程,专业分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把申报流程走完了,之后干什么?拿工程款啊!你以为甲方直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吗?no!想多了,甲方没有和你这个专业分包签合同,人家没有义务付钱给你,人家甲方是和总包单位签的合同,工程款当然是打给总包单位了。就是甲方不是你专业分包的甲方,人家是总包单位的甲方,而你专业分包合同关系上的甲方是总包单位。ok,总包单位收到了你钢结构专业的工程进度款会直接打给你吗,不会。这是个现金为王的时代,拖你一个月甚至一个季度都是很正常的,这个时候怎么办,继续公关啊,如果效果好你可能会在一个季度后收到工程款。

    有人说了,不给钱就不干啊。各位哥哥姐姐大叔大妈,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吗,干工程的也一样,你以为是天上掉馅饼,工程是说有就有的,大部分单位都是长期合作的伙伴,大家都要给甲方和总包单位留下好的印象,使劲配合,以便在以后的工程项目投标时取得优势,或者说你这个工程配合的好,人家以后有工程会率先考虑给你做。人之常情嘛!像高天一所在的余华综合馆项目,是帕特索斡上海分公司进驻余华市的第一个项目,更是小心翼翼,谄媚讨好,只有让甲方和总包满意,以后才会有在余华市立足的可能。工程进度款没拿到,又要好好表现让业主满意、让总包满意,那活还要继续干呀!劳务队的工人要开支,人家劳务单位要不要向你索取工程款?人家工厂要给你提供构件,要不要向你要材料款?没有钱啊,怎么办?这个时候高天一所在的钢结构专业分包就化身成了另一个总包单位,找借口拖,拖你一个月俩月甚至一个季度,而劳务单位和工厂也再次化身,为了长期合作就只好隐忍,继续干活,继续供货,好好表现。

    但这段没钱的空档期怎么办呢,欠帐啊!钢厂提供钢材,物流公司负责货运,但他们都拿不到钱,因为钢结构加工厂没拿到钱,当然了这些单位工人的工资可能会被拖欠;工地的劳务单位也拿不到钱,农民工们的工资就从月结变成了年结,甚至过年了还拿不到钱,这就是所谓的拖欠农民工工资,因为高天一所在的专业分包单位没有从总包那拿到钱。就这样,恶性循环,一群人干活却不能按时拿工资,那钱到底去哪了呢?还不是甲方业主没及时付钱,没几个单位敢说投资上亿的项目现金流是没问题的,不说空手套白狼也差不多了,向银行贷款,没及时收到钱就一个欠一个呗,反正到了卖房子的时候钱就回来了,甲方赚了钱,总包也会收完工程款只不过时间晚些,高天一他们这种专业分包也可以收完工程款,只不过是时间比总包更晚些,劳务单位和工厂收到的款就更加的晚了,只不过有些包工头挺不住跑路了,死无对证,很多工人就拿不到钱,只好拉条幅或者堵项目部大门要钱了。

    钱一个单位欠一个单位,但工程继续进行是怎么办到的,垫钱呗!总有单位垫钱,每个单位垫一垫钱总会有的,到了工程结束时一起算总帐,只不过是扯皮多了些罢了!虽然每个单位垫一垫,但这不是开个小卖部那么简单,毕竟是一个工程,动辄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如果不是一个有实力的单位谁垫得起,所以说,搞工程建设的都是有实力的大公司呢,一般的小公司还真玩不起。

    其实干什么事都是有底线的,工程款付晚了,晚你一两个月一个季度甚至是半年,很多单位可以忍,但有的都快一年了,这个就忍不了了,很多单位顾不了什么情面了,就是停工呗,如果资金再不到位就直接烂尾。

    这不,余华综合馆项目一直干的不错,风风火火的,但在工程款不足的虚幻外表下,问题早晚会爆发的。最先扛不住的就是钢结构加工厂,资金垫了那多了,工程款却迟迟不到位。

    “你们构件什么时候到位?”

    “这个,工程款一直不付,我们也没办法呀?”

    “工程款的问题你们也要理解,甲方业主这边资金不到位,我们项目部也没办法,不过我们的驻厂人员刘明伟说你们第三层的构件都快做完了,现在怎么第二层的构件还不发!是不是以后不想合作了!”

    “量总,我们第三层的构件事做好了,可第二层没做啊,你们要是想要构件,那我们只好拉第三层的构件过来了!”

    加工厂代表徐博怀一副无奈的表情,心不在焉地回复着项目经理量风辰。


如果您喜欢,请把《生活奈何》,方便以后阅读生活奈何第一百零一章 自我成长,资金链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活奈何第一百零一章 自我成长,资金链条并对生活奈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