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奈何

第一百零六章 公司年会,老友相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秋高春晓 本章:第一百零六章 公司年会,老友相见

    “公司决定腊月廿十三举办年会,要求每个项目出一个节目,新员工们,快点出点子!”

    综合管理员闽富在qq群里发消息,大家没人回应。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这样,可能是因为大家忙没看见,但这种情况基本不会出现,大部分还是事不关己的心态,没人强出头接这个话,因为出头的人会成为所谓的负责人,最后还要劳心劳力的组织节目。

    “裘萌萌,在不在?”

    “在的,量总,什么事?”

    “这次年会的节目你来负责,其他人配合,需要什么道具可以先买,然后找闽富报销。”

    “好的,量总!”

    看见大家没人回应,项目经理量总开始发话了,就这样,点名道姓,裘萌萌成了负责人,虽然她很不情愿,但还是要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这就是职场,没办法。

    “富哥,我们年会到底是啥?”

    “就是年会啊,公司所有项目的人回到上海,和机关里的领导一起吃个饭,大家表演节目,热闹热闹,还会有抽奖。”

    “抽奖,啥奖品啊?”

    “这个倒不知道,每年的不一样。”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讨论起来,热火朝天的。

    “开完年会是不是就可以放假回家了?”

    高天一最关心的还是啥时候放假,因为他不比别人,在安徽省余华市上班,真的是离家万里,项目其他的同事虽然也有外地的,但都是安徽省周边的省份,什么上海、江苏、湖北、河南等地的,就高天一和裘萌萌两个人是东北的,裘萌萌家还是东北的最南端省会沈阳的,比高天一家里还是要近一些的。高天一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迫切的希望早点回去。

    “理论上是这样,每年开完年会大家就从上海撤了,我们也借机提前放假了。”

    “那啥时候来上班呢。”

    “这个还没通知,一般都是初八至初十这几天,不过也不着急,过年还早着呢。”

    “怎么不着急,我们家远的要提前买票啊!”

    闽富的话刚说完,就被进来的裘萌萌回了一句。

    “天一,要不我们和量总请假去吧,先打声招呼。”

    面对裘萌萌的邀请,高天一犹豫了一小下。

    “成哥,我们家挺远的,得先买票,火车票也买不到了,机票挺贵的,也大半年没回家了,想在家多待几天,你看看我们啥时候来合适?”

    “正月十六来吧,在家过完十五,去和量总请个假。”

    说完,高天一就和裘萌萌去了量总的办公室,说实话,敲门的一瞬间还有点小紧张,毕竟平时和项目经理量总接触的不多,还要求过年后晚来,不知道量总会不会拒绝,万一拒绝了得多尴尬。

    “量总,我和裘萌萌家太远了,过年的票也不好买,我们想着正月十六来上班,一是机票那个时候能便宜些,二是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也想多待几天。”

    “恩,量总,我都大半年没回家了。”

    高天一和裘萌萌说完,量总没说话思索了一下,让高天一和裘萌萌更加的紧张了。

    “好吧,那你们就正月十六来!”

    “谢谢量总谅解!”

    征得了量总的同意,高天一心里面乐开了花,高兴地已经不再纠结机票比火车票贵多少了,直接买了一张正月十六哈尔滨至余华市的返程机票。

    “咱么一起飞回去吧?”

    “啊,那我就得先飞沈阳,然后转车回哈尔滨了。”

    “就当陪我了,我一个女生。”

    “我再想想啊,不过还好你说的早,不然我就买完票了。”

    这时高天一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大学同学桃淼打来的。

    “你干啥呢?”

    “上班啊,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啊,桃淼,好久没联系了。”

    “我还行,我今年要去上海开年会,听说你们公司也在上海,不知道能不能聚一聚啊?”

    “是吗,那必须得聚一聚啊,我们腊月廿十三,你们呢?”

    “我们腊月廿十二,然后我决定坐飞机到沈阳,坐火车回家。”

    高天一和桃淼商量一通后,就决定和桃淼、裘萌萌一起坐飞机回沈阳了。

    “呀,我差点忘了,我是来说节目的事,今天晚上我们新员工开会,讨论表演啥?”

    裘萌萌又跑过来通知大家开会。很快到了晚上,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决定表演影子舞。就是前面扯一块幕布,大家在后边做动作,把影子投到幕布上进行表演。

    “那个幕布应该好买,可是那个光源是什么灯呢?”

    几个人在网上搜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随便买了一个工地塔吊上照明的大灯,每天晚上在项目部的空地上进行排练。当然了,所有新员工都来了,除了薛伟,薛伟一直都不合群,不参与大家的任何活动,他走的是上层路线,一直和领导们泡在一起,喝酒打牌。其他的新员工可能还保留一些学生气,大家不喜欢和领导在一起,平时相处还像在学校一样,虽然少了些单纯,但本质上大家的心理都是善良的。

    排练节目最大的好处就是增进了彼此的感情,大家平时不在一个部门,交流的很少,这回每天晚上聚一聚,欢声笑语的,把工作中的不开心抛在脑后,此时此刻只有欢声笑语。

    “公司通知了,那个年会的舞台非常的小,你们的影子舞要放弃了,不能表演了。”

    “啊?”

    “怎么这样啊,太坑爹了!”

    大家听到闽富的通知,都很失落甚至是失望,自己的影子舞幕布很小,连这个都放不下,那还叫做舞台吗?更主要的是这一段时间的辛苦排练就这么付诸东流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谁也不希望有。

    “不过大家还是要出节目,看看表演啥,不然就唱歌吧。”

    闽富说完这句话,大家都没人回应,难掩失望,完全没有了表演的心情和欲望。其实也是大家的期望值太高了,想着这年会可能会像去总部报道那次一样,租一个大酒店,大宴会厅,大舞台,一切都很气派。可现在已经不是总部了,是帕特索斡上海分公司,对,是分公司而已。只不过是组织一次年底聚会,陪领导吃饭喝酒为主,表演节目只是一个辅助的,说一千道一万,高天一他们参加过一次就知道了这个年会到底是啥样子的了。最后,裘萌萌被逼无奈选择了个人独唱,象征性的出一个节目就行了,大家也相信她的唱歌实力,因为当时在总部新员工培训晚宴上,都听过她的那首唱山歌。

    过年的脚步越来越近,大家也都归心似箭。千盼万盼,终于要到了公司年会的日子。

    这一天晚上下班回来,高天一和小伙伴们开始收拾行李,高天一又偷偷瞄了一眼给父母买的手表,反复确认,很怕落在宿舍里没带回去,看着手表,脑袋里浮现爸爸妈妈收到手表那一刻的喜悦心情,自己心里面美滋滋的。

    这一晚,高天一很兴奋,有些睡不着觉,毕竟已经半年没回家了,上了班也不比上学,虽然向家里面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但烦心的事还真不少,这马上就去上海开年会,然后就是回家过年,整个身心突然放松下来,自然是睡不着觉了。

    第二天一早,高天一依旧是第一个醒来的人,这是他的习惯,比起和别人抢厕所,自己宁愿少睡半个小时。高天一洗完脸坐在沙发上等待大家,卫生间、厨房里一片混乱,拥挤着洗脸刷牙的同事们。

    终于出发了,这个节骨眼儿大家也不心疼钱了,出发的晚赶不上火车,大家就打车了,打车费是高天一出的,因为他不喜欢占人家便宜,也不喜欢斤斤计较,大家争先恐后的坐到了出租车的后排,就剩下一个付车费的副驾驶留给高天一了。

    大早上的,太阳还没出来,这个季节安徽省的气温也较低,又是春运的高峰,火车站的广场上全是人,拉杆箱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拉客的,住店、黑车等等各种业务,不过这些都入不了高天一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高天一就锻炼了这种技能,和自己无关的事自动屏蔽。

    到了高铁上,高天一又进入了发呆时间,尤其是上了班以后,高天一发现,像樱桃小丸子那样发呆简直是太奢侈,他很珍惜每次坐高铁的机会,这是全身心放空自己的最好时机。

    “下车了,高天一!”

    李慧锋拍着高天一的肩膀,高天一放松大发了,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上海虹桥火车站的确是一个大的交通枢纽,车站气派,但还是被春运大军给填满了。地铁站里也到处是人,排队买地铁票就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这么一路拥挤,高天一一行人终于是到了宾馆。

    一番折腾后,已经是下午了,高天一在宾馆里看电视,等待着晚上的年会。

    “喂,我们年会开完了,我去找你!”

    高天一的电话突然响起来,是桃淼。

    “你咋还穿的西装革履呢?”

    “没办法,我们开年会要求穿正装。”

    “看看!”

    桃淼把拉杆箱亮出来,让高天一看。

    “你这个拉杆箱好迷你,咋买这么小的!”

    “这是公司年会上我抽到的奖品,不要小瞧,这个是登机箱,可以带飞机上去,日本牌子呢!”

    “啊,得很贵吧?”

    “听说自己买得千八百块钱呢!”

    “好吧,我眼拙,不过你们公司的奖品还挺给力的呢。”

    桃淼的公司年会开的比高天一的公司早,两个许久未见面的大学同学聚在一起开始畅聊,回忆大学生活的美好时光,桃淼去宾馆自己开了一个标准间,高天一抢着付费桃淼没让,难得的相聚,高天一也从李慧锋的屋子里搬了出来,去和桃淼去一起住。

    时间过得很快,高天一还没感觉和桃淼聊几句话呢,就到了晚上开年会的时间,高天一和同事们一起出发。

    很快到了开年会的酒店,一个大厅,里面摆了很多张桌子,人事和后勤部门在忙碌着,其他的人就开始物以类聚了,项目经理找项目经理,生产经理找生产经理,没当官的老员工找一些以前和自己共事的老同事,这个时候最怕自己谁也不认识,还好高天一他们几个新员工能互相作伴,不至于太过尴尬。

    高天一他们按照桌牌的名单找到了自己项目的位置,每张桌子坐哪些人公司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还好一个项目的人都安排在了一起。

    看着人来人往很热闹的样子,但在高天一眼里都是假象,最起码高天一的内心真实感觉是这样的。因为高天一融入不进去这个集体,很多人都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就是自己项目的这些人,大家虽然坐在大厅里,身处几十张圆桌中的一张,但彼此无交流,就和自己项目的人聊聊天,和平日里项目聚餐没啥两样,其他桌子的人干什么也和自己无关。

    “下面有请公司来书记上台!”

    下面的环节大家都清楚了,一个领导接一个领导的,不让谁说都不好,估计这个时候领导自己也不想说,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大家就饿着肚子等待着这个又臭又长的演讲。

    “大家在这呢,我来晚了,找了半天,人太多了。这个是我妈妈。”

    “阿姨好!”

    土力星就是上海人,这次开年会他居然把她母亲也带来了,高天一不知道土力星是咋想的,这种场合带家人来合适吗,关键是土力星的母亲也愿意过来,如果是自己的妈妈姜敏,高天一叫都叫不来。

    “啊,哪个是你们公司的书记,那个是总经理吗?”

    “哦,对!”

    土力星的母亲倒是不见外,高天一还担心冷场,该和土力星的母亲聊什么话题呢,结果人家自己先把话匣子打开了。

    “下面,大家共同举杯,祝公司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也祝各位同事新年快乐!”

    晴总的一句话,宣告着领导的发言结束,,终于开饭了,大家站起来共同干杯。

    “高天一,李慧锋,你俩酒没喝完!”

    面对文凯的质疑,李慧锋红着脸又端起酒杯,把杯子里的红酒喝光。

    “你呢,高天一!”

    “我不想喝完!”

    “为啥?”

    “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吧。”

    高天一说完,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高天一用幽默的方式回击了文凯的咸吃萝卜淡操心。高天一很反感这种多事的人,喝酒也是有技巧的,当着领导的面多喝点好好表现可以理解,但这种共同举杯领导也看不见,喝那么多干啥,再说你想喝就自己喝呗,管别人干啥,到最后高天一也没有喝,一点没给文凯面子。

    “这个菜没有你姐她们公司年会的菜好!”

    听着土力星的母亲和土力星说话,整个桌子上的人都沉默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生活奈何》,方便以后阅读生活奈何第一百零六章 公司年会,老友相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生活奈何第一百零六章 公司年会,老友相见并对生活奈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