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王爷乱国妃

第193章卿克国来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炎娣 本章:第193章卿克国来信

    那些大夫从兰淞的卧房里出来,对沈亦星抱拳告退了出去。

    “弄好了?”凝知露看向沈亦星问道。

    “稳定下来了,说是晚些的时候再来,先趁着这个时候,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沈亦星在凝知露的示意下,坐下来好好吃了些东西。

    他刚吃完东西,不多时,凤回来了,手中带了一封书信。

    “见到了?”

    凤还未开口,凝知露便开了口。

    “是,一个叫绿茵的姑娘让我转告帝主,她们和云鹭他们遇上了。”

    凤如实回答,捏了捏手中的信。

    “哦,这是绿茵姑娘让我交给地主的。”

    莲影结果信,给了凝知露。

    凝知露打开看了一会儿之后,信被兰辙拿了过去。

    “这难道不是好事?”兰辙不解的看着凝知露问道,“王主既然放下身段,请求第一楼和泞雨楼重设,为何……”

    兰辙看着凝知露凝重的神色,转念明白了她的担心。

    “你是担心这是计谋?假借重设之由,引你们出第黄山?”

    凝知露点了点头。

    “我能进第黄山,但他们刺杀我们的人却不能,第黄山禁武力,只能通行。我就怕这封信也并非出自王主之手,而是连智的军师霍辛之手。”

    “霍辛?”凤疑惑的看着凝知露,“此人不是已经被斩杀于第黄山了吗?”

    “什么?”

    众人全部惊讶的看着凤。

    “大约三四年前的时候,一个自称是卿克国一等军师霍辛的人,带着几千人的大军攻入第黄山,说是要占领了第黄山,给他们王主献礼。”

    白洛知晓凤不爱多说,只好在他沉默思考如何剪短的说明的时候,替他说了。

    “迎战他们的人是我们十大暗卫,斩杀他的正是阮,此人武功不低,但心气很高。”

    “那如今为连智出谋划策的,是谁?”沈亦星不解的问道。

    “我有一个猜测……”凝知露勾唇说道。

    “你是说,侯影?”兰辙蹙眉问道。

    “你不觉得吗?”凝知露反问道,“据调查,侯影约三年前失踪,霍辛名声大噪,百面君同于那段时间传出金盆洗手的消息,再于同年时间,我发出了对百面君的追杀令。”

    “我还以为你找百面君是有事相求,或是说真的想从他那儿学点手艺啥的。”

    兰辙略微有些尴尬,终究是他将她的身份想得太简单了。

    不过查起来也确实是简单不过的,唯凝家大小姐,后父亲与亡母和离,归于亡母一组。

    兰辙摇了摇头,伸手捏了捏凝知露的小脸,轻笑出声。

    “百面君就是当年差点害死我的人,是也正是叶如林所救那次。”

    凝知露仰头看向兰辙,一时间气氛凝重了起来。

    “百面君害怕叶如林身上的香囊,应该是知晓如兰曲的缘故,反正轻易的被叶如林救下了。事后,沈家介入约半年有余,知晓那次事件是百面君所谓。”

    “百面君有一大嗜好,那便是美人皮,当时十一二岁就已经出落的十分好的小知露,便被他盯上。这事我和叶先生商讨过,大约害怕的不是叶先生,而是凝芹双。”

    沈亦星开口说道,“当时凝芹双是谁,真正身份是什么,恐怕只有走南闯北,四处招摇拐骗的百面君才知道。”

    “也就是说因为叶先生十分像姑母,才逃过一劫,我也因此逃过一劫。”

    “据说凝芹双每个半年,就会离开卿克国寻子,半年为期,也就是说半年在外,半年在卿克国内,手段定然非同一般,如若不然,百年军也不会只是看到叶如林就会被吓跑。”

    沈亦星的分析并非空穴来风,百面君的为人,以及凝芹双的手段。

    在卿克国虽无人敢提及,但在其他地方,但凡提及凝芹双,都有着几分忌惮。

    “你怎么应对这件事?”

    兰辙摇了摇手中的信。

    “慌什么,十大暗卫虽不是我的亲卫,确是东都帝城的暗卫,而我是谁?东都帝城的帝主,赤莲蛊中的帝王蛊。”

    凝知露勾了唇,笑得阴邪。

    “让城主来见我。”

    凝知露打着要反阴一把的算盘,笑的花枝招展。

    凤眉目不动声色的微微蹙了蹙。

    打算利用东都帝城的势力来对抗?

    不是说这些年帝主发展出了自己的势力了?

    “白凤啊白凤,空有武力可还不够,还得有脑子!”

    凝知露瞥了一眼凤,便知道他在想什么。

    “远水救不了近火的道理懂吗?归义坊虽然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但那些都还是上不得台面的。”

    凝知露叹息一声,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手在桌子上画着圈圈。

    “归义坊……也是你的?”

    兰辙忍着心中的止不住的惊讶。

    “唔……这么跟你说吧,我说有的基础都建立在沈家残败之上,但沈家明面上的东西并不多,背地里的倒是挺多的。”

    凝知露理所当然的说道,“而且沈家流失的铺子和人,除了本家损失惨重意外,其他的都被管理的很好,也被隐藏的很好。”

    凝知露说着看了一眼沈亦星。

    叹息一声,道:“他的铺子之下还有他母亲的,他母亲不受本家人待见,所以他母亲的铺子也是隐藏中的一部分。”

    “如此算来,沈家除了整个本家的损失,他这一脉的损失并不大。”

    兰辙见状,心中多少好受一些了。

    凝知露不点头也不摇头。

    “最疼爱他的兄长在这场纷乱中走失了,父亲和母亲一死一残。”

    兰辙闻言,微惊,十分歉意的看了眼沈亦星,但沈亦星终归是低着头,没有做声。

    “别自责,他母亲虽残,但现在活的很好,也在关键时候遇上了我和师父,留下了命,活的也比以前舒坦了。”

    凝知露拍了拍兰辙的肩膀。

    这个从来不认为自己错了的男人,竟然还有对别人心怀歉意的时候。

    是因为她吗?

    “你不用安慰我……”

    兰辙话未说完,被凝知露抱住了,脑袋搭在凝知露的肩头,细细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若真觉得自责,就帮忙找找人,他的哥哥,沈家唯一可能活着的嫡系血脉,沈尧归。”

    凝知露拍了拍兰辙的后背。

    “主……”

    沈亦星惊讶的不知该说什么。

    以往的随口一提,她竟然还记得。

    他逃离的时候,只知道本家护送他离开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但他觉得他还活着,那兄长肯定也还活着,所以和凝知露提过一次。

    “别感动了,我只是希望阿辙心里能好受一些。”凝知露笑道。

    “嗯,我只是希望露儿身边的人能好好护着露儿,因此对你感到抱歉而已。”

    兰辙略微有些别扭的将脸埋在凝知露的脖颈间。

    “无论是何,都万分感谢。”

    沈亦星抱拳作揖行礼,十万分的真诚。

    “我好像还没问过,你和宿星的关系?宿星也是本家的?”

    凝知露转头看向他。

    宿星是我娘的陪嫁侍卫,我娘来自缙云国,因为和那边断了关系,所以遇上沈家灭亡,也不敢回去求救。

    “说起来,沈家灭门之后,缙云国宫家的人曾去查看过。”兰辙蹙眉不解的说道。

    “宫家?不会这么巧吧?”

    凝知露嘴角抽了抽。

    说话间,城主到了。

    “帝主。”

    白年向凝知露行礼。

    “帝主唤白年前来,有何要事?”

    “借你十大暗卫一用。”

    凝知露笑看着他,这笑容让白年心中一颤。

    他怎么感觉她又要做什么吓人的事?

    “全部?”

    “不用,一半即可。”凝知露笑道,“去头去尾,从凰开始的五个人。”

    “那就是凰、阮、琴、瑟和洛,您稍等。”

    白年让人叫来琴和瑟二人。

    “凰、阮和洛帝主已经见过了,那就只需见一见琴、瑟两姐妹了。”

    “孪生姐妹?”

    “是。”

    琴、瑟二人来后,凝知露微惊。

    她们二人额间的赤莲,竟然是残缺的。

    一人只有一半,刚好合在一起是完整的印记。

    “琴。”

    “瑟。”

    “见过帝主大人。”

    “客气,不必多礼。”

    凝知露感受到两姐妹平淡无波的眼神中,带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嫌弃。

    她示意白年对她们二人说,但是转念白年还未开口,又打断了他的话。

    “算了,不多说了,让白洛给她们说吧。”

    “你逗我们玩吗?”琴蹙眉不悦的问道。

    凝知露抬眸看了这二人一眼,转向白年。

    “还想尝尝帝莲之威?”

    “昨日这小两姐妹在东都执勤,所以没被波及到,但从昨日开始,整个东都帝城但凡有印记的,都浑身不利索,似乎是受了帝莲的影响。”

    白洛替两姐妹算开脱,又不似开脱。

    “是因为我身子不爽利。”凝知露直白的说道,“帝王蛊是死亡,可以给赤莲蛊带去直接影响,严重的会带走一批赤莲蛊。”

    “什么!”

    白年微怔。

    这就是老一辈的人,也不知道竟然有这般影响。

    “我问你,几个月前,可有人无缘无故陷入昏睡?”

    凝知露也不过是随口问问,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也不过是猜测。

    “有,老一辈的较多,年轻一辈的很少,向他们这些印记不正的,也有一些,大约算起来百来人。”

    白年如实回答,见她如此问,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如果您喜欢,请把《逍遥王爷乱国妃》,方便以后阅读逍遥王爷乱国妃第193章卿克国来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逍遥王爷乱国妃第193章卿克国来信并对逍遥王爷乱国妃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