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云墨倾

第222章:问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匪夷清醒 本章:第222章:问责

    江云墨喘着粗气,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脚摔的有多重。

    此时的慕容正在明光宫看奏折,看着张公公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他皱了皱眉头:“何事这么慌张?”

    张公公慌忙跪下:“王上,不好了,刚才紫云宫的宫女来报,姑娘,姑娘摔倒了,现在——现在命在旦夕。”

    慕容从猛地站起来,慌忙朝紫云宫快步走去。

    “快!快去请御医!快!”慕容从边走边说,声音都在颤抖。现在江云墨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了,想到这里,慕容从的心都在颤抖。

    “已经派人去请了。”张公公慌忙说。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慕容从喃喃自语。

    张公公卡按着慕容从苍白的脸,慌忙说:“姑娘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慕容从甚至没有打伞,他走在茫茫大雪中,原本他想着等云墨诞下孩子,就会给她封位,让她名正言顺的住在这宫中。现在他只希望,云墨平平安安的,这样就好了。

    整个皇宫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慕容从铁青着脸站在殿外,看着进进出出的宫女,一盆一盆的血水端出来,看得他触目惊心。

    而殿内的江云墨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她的肚子疼的厉害。

    “落落,慕容呢?”江云墨仅存的一点意识,她紧紧的握住落落的手喃喃的问。她现在心里怕的要死。

    “王上!王上在殿门口,姑娘!别怕。”落落鼻子一把泪一把的。

    江云墨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男人是不能进产房的,否则会有血光之灾。

    “姑娘,这孩子恐怕要早产了,我要去跟王上禀报一声。”御医叹了口气看着江云墨说。

    江云墨因为疼痛,满头大汗的看着御医:“御医,如果有任何不测,请——请你保住这个孩子,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

    御医为难的看着江云墨:“姑娘稍等!”说完匆忙走了出去。

    “御医,怎么样?”慕容从拉住跑出来的御医。

    御医叹了口气:“王上,姑娘恐怕是要早产了,需要一个稳婆才行,要不然——”

    “快去,快去找!”慕容从怒吼一声。

    御医看着慕容从:“王上,刚才姑娘说了,如若有任何不测,保孩子——微臣还是想问问王上的意思——”

    “什么意思?你是说只能保一个?”慕容从看着御医,眼神嗜血。

    御医慌忙跪下:“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如若有危险!”

    “两个都保,保不住,你们提头来见!”慕容从看着跪在地上的御医冷冷的说。

    “是!王上!”御医战战兢兢的回到。

    “王上,不好了,姑娘昏厥过去了。”落落跑出来说。

    慕容从一听,大惊失色,也顾不上男人不能进产房的规矩了,跑了进去,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江云墨。

    “云墨,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他紧紧的握住江云墨的手,她的手冷的可怕。

    “慕容,我——我有些累了!累了!”江云墨看着慕容从,这个男人,自己注定是要辜负了,她太累了,她不想再坚持了,她想睡一会!

    “云墨,不行!你不能休息,你忘了吗?你还有几十年的债要还给我呢?你不能睡!我会让你平安的把孩子生下来,我还要教他好多东西呢!你不能剥夺他生的权利。”慕容从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绝对不允许江云墨这样离开。

    “王上,王上,稳婆来了,您先出去吧,这里不吉利。”御医劝阻者慕容从。

    慕容从紧紧的握着江云墨的手,怒吼一声:“都什么时候,还在乎这些,快点救云墨,如果她死了,你们都去陪她吧。”

    “是!王上!”

    御医拿出银针刺中江云墨的穴位,让她吊着一口真气,不会昏迷。

    而此时同样未眠的还有玲美人,她笑了笑,看着杯中的茶水,已经冷了。这次江云墨看样子是凶多吉少了,自己的夙愿总算是要达成了。

    “姑娘,现在可不能睡啊,如果睡了,孩子就没有救了,您要使劲啊。”紫云宫中,稳婆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稳婆,她鼓励着江云墨,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

    “王上,跟她说话,让她不要睡!千万不能睡啊!” 稳婆看着慕容从说。

    慕容把江云墨揽入怀中:“云墨,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怀里的江云墨睁了睁眼睛,勉强笑了笑:“嗯!我记得。当时我在路边,差点都要被冻死了,是你救了我。”

    那个时候真好啊!慕容从还是威震八方的镇北将军,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医,女扮男装。

    慕容从笑了笑:“是啊!当时你女扮男装,我还以为我喜欢的是一个男子呢?纠结了许久,没想到——”

    “慕容,如果有什么不测,一定要选择一个,保住我的孩子,好吗?”江云墨紧紧的握着慕容从的手,艰难的说。

    慕容从看着她,一滴眼泪落在江云墨的脸上:“我比较贪心,我两个都要,所以你们都会好好的。”

    江云墨看着慕容从:“慕容,如若这次我能够逃过一劫,我们——”这是第几次了,她已经不记得了。

    “我娶你,做我的王后!”慕容从含笑看着江云墨。

    “好!”江云墨点点头。

    “姑娘,用点力。”稳婆一边抚摸着江云墨的肚子,一边说。

    江云墨咬紧牙关,用尽全力,只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哪怕是用尽全力,也是于事无补。

    “姑娘,再用点力,这个时候不能停啊。”稳婆也是满头大汗的。

    不知道昏厥了多少次,每一次昏厥,御医都用银针把她扎醒,然后接着用力。

    “啊!”整个紫云宫传来江云墨撕心裂肺的声音。

    随着一声婴儿洪亮的啼哭声,江云墨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云墨!云墨!”慕容从看着苍白无比,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江云墨,已经一点生气都没有了。

    “王上,您让一让,我来为姑娘扎针。”御医慌忙说。

    慕容从站了起来,站在一旁,看着御医一针一针的扎在江云墨的身上,心如刀绞。

    “恭喜王上,是个皇子。”稳婆已经把孩子包好抱了过来。

    慕容从抱过稳婆怀中的孩子,把他紧紧的抱在怀中,因为没有足月,所以显得很小。

    “好!好!快唤乳母过来。”慕容从吩咐道。乳母早在一个月前就找好了,原本是想两个月之后召进宫的,没想到云墨早产了。

    当天亮的时候,御医终于松了口气,摸了摸江云墨的脉搏:“王上,姑娘的脉搏已经恢复了,只要好好养着,身体不日便会恢复的。这次因为是早产,所以元气大伤,还需要好好养着。”

    慕容从一听,吊着的一颗心终于回了原位。

    “恭喜王上喜得皇子!”紫云宫里的人跪了一地。

    慕容从的手紧紧的握住江云墨的手:“好!好!所有人都有赏!朕终于有皇子了。”

    江云墨虽然还在昏迷中,但是她已经安然的度过了,以后会渐渐好起来的。

    “王上,姑娘,身子虚的厉害,一定要好好休息,以免落下病根。”御医皱了皱眉头说。

    “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好姑娘,因为她是你们的王后。”慕容从知道予以说的虚是什么,就说。

    “微臣遵旨。”御医慌忙说。

    一连好几日,慕容从不再上朝,朝堂上的大臣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紫云宫的那位早产了,都有些惊愕。

    “丞相大人,现在紫云宫的那位在怎么说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现在虽然生了皇子,但是依旧是个没有名分的人,不知道王上是怎么想的?”有人问丞相。

    丞相叹了口气:“那位现在皇子都生了,应该是要被封为王后了吧,毕竟是第一子。”

    “可是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怎么能——”有人提出了质疑。

    “这是王上的意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被更改的。”丞相大人叹了口气说。

    “要不我们联名上书吗?紫云宫的那位,无论是封为夫人还是贵妃,都可以,可是要封为王后,是万万不可的,我听说——”

    一群文臣在那边窃窃私语,说的全部都是江云墨的不是,卞开听不下去了,他走到那群人面前:“怎么?别国的女子看样子是进不得这燕国的后宫吗?还是说诸位大人只是觉得江云墨不合适?”

    “卞将军,这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也是听闻,紫云宫那位,和华凌国的君主似乎有一段渊源,我们也只是以防万一。”有人无奈的看着卞开解释道。

    卞开皱了皱眉头:“防什么万一?怕她是奸细?”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算是默认了卞开的话。

    卞开皱了皱眉头:“这话千万不要让王上听到了,否则你们的官位都不保了。”

    紫云宫内,江云墨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她看着一个婢女:“落落呢?”真是奇怪,自从她醒来之后,就没有见过落落。”

    “姑娘,落落姑娘现在兴许在忙吧,您需要什么,吩咐奴婢就好了。”婢女笑了笑说。

    “我想看看孩子。”江云墨含笑说。

    婢女笑了笑:“姑娘,王上吩咐了,姑娘身子弱,等姑娘的身体好一些了,就会让乳母把小皇子抱过来给姑娘。”

    “王上呢?”江云墨又问。

    婢女慌忙回答:“兴许是在处理政务吧。”

    事实上,此时的慕容从正在御书房,他看着战战兢兢跪在地上的落落:“说吧,是谁这么处心积虑,派你来的?”

    江云墨在门口摔倒的事情,一直让他很奇怪,好好的又怎么会摔倒,而且这么大的雪就算是摔倒了,也万不可能摔的这么重。果然他派去的安副官随即就回话了。江云墨摔倒的地方,虽然表面上看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下面是一层厚厚的冰,应该是被人提前泼了水的缘故,水遇冷结成了冰,再加上下雪被覆盖了,所以从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但是人走上去却十分的滑。再加上江云墨大着肚子,重心不稳,所以就摔倒在了地上,身体和冰硬碰硬,自然就比平时摔的更重了一些,这次能捡回一条命,完全是因为江云墨福大命大,要不然真的是母子俱亡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陌上花开云墨倾》,方便以后阅读陌上花开云墨倾第222章:问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陌上花开云墨倾第222章:问责并对陌上花开云墨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