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就要赖着你

第一百八十八章决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踏寻秦 本章:第一百八十八章决裂

    无奈之下,杨小乐只能点头,跟叶景云退出房间,在外面等候。

    过了一会,医生出来了,对两人说:“你们暂时先不要进去,病人有身孕,不能一直打镇静剂,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等她情绪稳定后,再过来看她。”

    “她、不会有什么吧。”杨小乐担心她想不开。

    “我们会派人看着,放心吧。”

    有了医生的承诺,杨小乐也是累了,在叶景云的陪同之下,回了别墅。

    情殇是一种致命伤,有些人用了一辈子,都无法痊愈,有些人,连愈合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这些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茉莉跑了,半夜里从医院逃跑,医院给杨小乐打电话的时候,茉莉已经失踪将近一个小时。

    杨小乐想立刻赶过去,却被叶景云叫住,“站住。”

    “干嘛?”

    “不准去。”她一天天的跑来跑去,也够了,帮人,也要有个限度,况且,她现在根本就帮不了什么。

    杨小乐抿了抿唇,“可是,我真的担心她。”

    “乖乖的呆在家里,我去帮你看看。”叶景云将她按在床上坐下,自己则去柜子拿出衣服。

    杨小乐知道叶景云也是紧张她,便乖巧的点头,“那你小心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

    朦胧夜色,寒风习习,路上,一个狼狈的瘦削身形,正在踉跄着前行。

    身上的病号服,很是抢眼,让偶尔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她一眼。

    风,吹乱了她的长发,遮挡她的视线,她似乎,看到对面的入口。

    凌晨的村子,格外的安静,只有秋虫在不停的鸣叫。

    茉莉看到进村子的那条路时,她已经忘记自己走了多远才来到这边。

    因为心急,过马路的时候,刚好有车子飞驰而过,擦着她的身旁飞过,倒镜擦到她的手臂,她没站稳,扑倒在地上,车子一眨眼就消失在夜空当中。

    手臂擦伤,她都毫无感觉,从地上艰难的爬起后,她跌跌撞撞的进了村。

    一个心碎的人,任何伤痛,都无法让她感觉到半点难过。

    来到沈凌住的地方,茉莉疯狂的拍着门,大声的叫着:“沈凌,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天空还没亮,村子里的人都起得早,五六点已经有人出来晨运,城中村跟深山老林不一样,村子里的人一般都往附近的公园散步,一大早起床,就看到茉莉正在拍门。

    “她是没带钥匙吗?”大妈窃窃私语。

    “怕是个疯婆子,最近村子好像来了好多外来人,都不认识的。”

    “肯定是疯的,她身上还穿着病号服。”

    一顿讨论之后,都认定茉莉是个疯女人,正打算要不要打电话报警,楼下绿色的铁门突然打开了。

    沈凌拖着一个行李箱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茉莉,一怔之下,立刻问:“茉莉,你怎么来了?”

    “沈凌,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茉莉抓住他的前襟,咆哮着,头发凌乱的像一把野草。

    沈凌一副痛苦的表情,放下箱子,扶住她的肩膀,“茉莉,你想冷静一下,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不听,我不听,你这个骗子。”茉莉崩溃的,疯狂的摔着头,哭声大的吓人。

    “茉莉,你别这样,小心我们的孩子。”

    “你还记得,我们的孩子?”茉莉抬眸,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男人,凄凉的笑了,“没了,孩子没了,我在医院拿掉了。”

    “茉莉,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沈凌惊恐的瞪大双眼,抓住她肩膀的手逐渐的用力,手背的青筋凸了起来。

    他不敢相信,茉莉会亲手杀死两人的孩子,不久之前,她才说,等她拍完戏,他们两个就可以带着钱,带着他的孩子,远走高飞。

    现在茉莉竟然跟他说,孩子被打掉了?

    茉莉凄然泪下,放开他,跌跌撞撞的后退两步,“是你先背叛我,是你先背叛我的,不能怪我,不能怪我。”

    “茉莉,我没有……”

    “你说谎,你说谎,你跟了姓沈的,你说他帮你举办雕刻展览,帮你开工艺品公司,帮你成立自己的团队,都是你说的,你选择了他,就不能怪我。”

    “茉莉,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沈总他只是……”

    “只是什么?既然你选择了金钱这条路,我也可以选择我自己的路。”

    茉莉冷冷的看着他,抬手,擦干脸上的泪痕,忽然笑了,笑声在寂静的空旷地带,非常的瘆人。

    周围围观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房东也从二楼下来,看到两人在吵架,周围还那么多人,她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

    “要吵就滚远点吵,别在我家门口,你不怕别人笑话,我也怕被人说闲话,收你几个房租钱我可不想被人指指点点。”房东撇嘴,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

    沈凌早已见惯这种嘴脸,他习惯性的赔礼道歉,连声跟房东说了几句对不起,就拉着茉莉跟自己的行李箱,朝前走,拖着茉莉。一直走到村口的大榕树下面,茉莉不肯再走,甩开他的手。

    “你放开我。”她寒着脸,试图想甩开沈凌的大手。

    沈凌握着她不放,左右看看,周围都没人注意,他这才开口说:“茉莉,你冷静点听我说好吗?”

    “好,你说。”疯狂过后,茉莉突然冷静下来,她倒想听听这个渣男怎么解释。

    沈凌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沈老板是真的想投资我一个手艺人训练班,不是公司,他看中的是我的手艺,而不是你说的,给我钱让我离开你。”

    “你敢说他没开条件?”

    沈凌脸色一僵,随即低下了头,过了一会,他摸出了烟,点燃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才开口道:“有。”

    茉莉冷笑,“他就是想让你不要跟我在一起,他想拆散我们。”

    沈凌又吸了一口烟,“不是,他并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反而是让我们继续在一起。”

    “你说什么?”沈默会这么好人,不拆散两人,还让他们继续在一起?“他一定有什么阴谋,你别相信他!”茉莉根本不相信那个魔鬼。

    沈凌扔掉烟头,狠狠的用脚踩熄,“他没有阴谋,他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他只是要求你跟他、跟他上床,我们还是能在一起。”

    “你说什么?”茉莉一双凤目瞬间瞪的老大,她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大力的抓住沈凌的衣服,“你答应了?”

    “茉莉,这是我出人头地的好机会,你也知道,手工艺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如果有了沈总的投资,我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等以后赚了钱,我就可以跟你远走高飞,离开这里,茉莉,你就当为了我,好不好。”

    “为了你,哈哈哈。”茉莉凄厉的笑了,两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为了你?你让我去陪沈默睡?你知不知道,他对我做过了什么!”

    她一伸手,嘶啦一声,撕开自己身上的病号服,露出一身的伤痕,条条淤青看得令人触目惊心。

    “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他干的好事,他禁锢我,折磨我,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孩子,我早就自杀说了,沈凌,你现在跟我说,让我为了你,回到他身边?沈凌,你还是人吗?你是不是人!”

    也许,她身上的淤青,的确很骇人,也许,她受到的一切,的确令人同情,也许,沈默的罪行的确令人发指。

    可惜这一切,都无法改变沈凌的想法。

    他只想着如何出人头地,如何借着沈默的手,实现自己的梦想,如何像电视上说的,只要你成功,天下的人就不会追究你的前尘往事。

    尽管,那些事都是那么的龌蹉,那么的不堪。

    他黑了脸,冷冷的说:“这些事,沈总都对我说了,他也道了歉,他已经做出赔偿,就是市中心的一套房子,只要你点头,他就不计较你叫人去破坏他别墅的一切损失,茉莉,你清醒点好不好。”

    他再次抓住她瘦削的肩膀,死死的捏着,大声的说:“如果你这样都不帮我,就没资格说爱我,只不过是让你陪沈总而已,又不是作奸犯科的事,我不会嫌弃,更加不会对外人说些什么,以后赚到钱,我出名了,你也有一份功劳,工艺大师夫人的头衔,难道你不想要吗?”

    工艺大师?夫人?

    待在这样一个,为了成功不惜出卖自己的男人,茉莉突然发觉,原来,她一开始就错了。

    像他这种人,野心比谁都要大,难怪那个时候,他总是幻想自己能被人赏识,能有人看到他的潜能,能在他身上投资一笔钱,让他飞黄腾达。

    难怪,那个时候,他总是说她在娱乐圈应该认识不少大腕,还想让她帮忙牵线,让他好实现自己的梦想。

    原来,他一早就想着,让她出卖自己的身体,换来他的成功。

    “我不想。”茉莉甩开他,抬手,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眼神冷到极点。

    “茉莉……你想想,你只是付出一点点,就能得到天大的回报,难道你不想得到那一切?”

    “从此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她从脖子上,扯下沈凌送她的项链,砸到他的脸上,冷言道:“沈凌,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我发誓。”

    “茉莉,你要做什么!”沈凌头皮一阵发麻。

    茉莉冷笑,缓缓转身,朝着来时路,走去。

    “茉莉,你这个死八婆,你不过就是个戏子,人人都可以上的女人,你以为我没有你就成功不了?你错了,我早就想甩了你换一个干净点的带回家,你以为沈总真的想要你,他只不过是因为心里不爽你被人从他的别墅救走而已。”

    “你以为你是什么,你不过就是个混娱乐圈的小姐,离开沈总,你什么都不是,妈的,不识好歹。”

    那一声声的谩骂声,像极了一个在悬崖上看到稀世奇珍,自己却又够不着的人,只能跳着脚,不断的骂着。

    茉莉听的一清二楚,可她,再也无力转身去理会这个,曾经让她付出一切的男人。

    独自一人,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她回到了医院,护士都惊呆了,立刻推来轮椅,将虚弱的她,推回病房,然后给杨小乐打了电话。

    “她回去了?”杨小乐吓了一跳。

    “是的,杨小姐,医生已经帮她检查过身体,她只是手臂擦伤了一点,其他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

    叶景云在中午时分回到家时,杨小乐的心头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午饭吃的特别香。

    在家里休息了一下,睡了个午觉,经过叶景云的同意之后,她再次去了医院,看到了茉莉。

    意外的,她竟然在吃饭,她的助理给她送来的饭菜,她看起来胃口很好。

    “茉莉,你没事就好了。”杨小乐握住她的手,高兴的差点哭出来。

    “小乐,我没事,我想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为难自己了。”再也不会了。

    杨小乐虽然觉得她这话好像怪怪的,可又想不到哪里怪,只能点点头,“想通就好,人生在世,最重要是自己过得开心,如果在一起得不到幸福,那就算了吧。”

    “嗯,我知道了。”茉莉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像羽毛掉到地上一样,悄无声息。

    吃过午饭,杨小乐还想再呆一会,茉莉却说她累了,要休息,让杨小乐先回去,明天再来。

    看到她恢复平静,说话条理清晰,杨小乐最终还是点点头,离开医院。

    上了车,她看了一眼医院的方向,想起茉莉今天的样子,总感觉哪里不对。

    一个人短时间内经历这么多,怎么就恢复的这么快,被禁锢,被抛弃,被背叛,都堆在一起,怎么可能,过了短短的一个夜晚,她就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

    凌晨,她到底去过哪里,是去找沈凌吗?

    心头总萦绕着不详预感,她晚饭吃着吃着,竟然开始发呆,叶景云伸出筷子,敲了一下她的碗边。

    叮的一下,吓了她一跳,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叶景云蹙眉,“想什么?”

    “我、没有。”她放下筷子,“老公,你知道,一个女人受到重大打击之后,会做出什么事吗?”

    “为什么这么问?”

    “茉莉凌晨的时候不是逃跑了吗?虽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可是她回来后,做的事跟说的话,我都觉得怪怪的,可是哪里怪,我也说不上来。”

    “老公,你说,她会不会做傻事?”

    叶景云微微抬眸,瞟了她一眼,“你再不吃饭,就是在做傻事了。”

    “我认真的……”

    “我也不是开玩笑。”叶景云往她碗里夹了一些菜,温声道:“我不想看到我的老婆,为了别的女人,瘦不拉几的样子。”

    “怎么会,我中午都有好好吃饭的。”

    “那你昨晚睡过了,今天还要睡吗?不准狡辩,立刻吃饭!”

    命令式的语气,让杨小乐暗地里吐了吐舌头,他说得对,想照顾别人,也要先让自己有个健康的体魄,不然什么都是免谈。

    乖乖的再次端起碗,大口的吃着饭,叶景云又像个老妈子一样,在旁边叮嘱她,慢点吃别噎着!

    “我吃饱了。”一碗米饭下肚,她放下碗筷。

    叶景云转头看她,伸手,拿下粘在她嘴角的一颗白饭,又抽出纸巾帮她擦了擦嘴,“确定饱了吗?”

    “嗯。”杨小乐点头。

    “休息一会,我们出去散步。”

    半小时后,两人换上运动服,叶景云习惯性的牵起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拿了一个一千毫升的保温杯。

    出了门,沿着绿道缓缓的走着,路上遇到不少附近的邻居,都跟两人打招呼。

    杨小乐笑道:“想不到你人缘挺好的嘛,每次出来都有人跟你打招呼。”

    叶景云微微一笑,“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我相信,你的人缘会更好。”

    “怎么可能,我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吧。”相夫教子,平平淡淡的过完这辈子,也是一种福气。

    叶景云认真的道:“你甘心一直做我背后的女人?”

    “不是甘心,是愿意,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不需要其他的。”就算有一天,他变成穷光蛋,她也愿意守着他一辈子。

    有她这句话,就够了。

    叶景云在她的额上落下轻轻的一吻,拥着她,站在围栏边,看着一江流水悄然流淌,心里满满都是幸福。

    几天后,茉莉出院了,她让助手带来化妆箱,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换上一条冬裙,外面裹了一件米色的长款薄外套。

    “茉莉,你好漂亮。”杨小乐进门,就被她惊艳到了。

    茉莉展颜一笑,“谢谢,其实你不用特意来接我,我助理有开车过来。”

    杨小乐在她旁边坐下,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打算,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再说吧。”她低头,伸手抚了一下小腹,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的暗芒。

    两天前,她把腹中的骨肉,残忍的舍弃了。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医院有保密协议,除非病人自己跟别人说,不然的话,谁也不会说出去。

    连杨小乐也不知道这件事,她今天过来,还带了不少礼物,几大袋的补品,还有小孩子的东西。

    她一直以为,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茉莉才会恢复的这么快,为母则刚嘛,遇到任何困难,只要想到孩子,咬咬牙就过去了。

    没想到的是,茉莉竟然用拿掉两人的骨肉这么极端的方法,来报复沈凌。

    离开医院,回到属于自己的家,茉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呆了一天一夜,看着日落日出,第二天她开始正常饮食,炖补品,身体快速的恢复过来,出院两星期后,她找来化妆师,帮她化了个很纯净的薄妆,让她看来更加靓丽清纯。

    休养过后的她,脸色白里透红,体态轻盈,眼神灵动,只是,眼底过了一抹隐隐的阴鸷。

    打车来到甜蜜影视公司的楼下,她抬头,看了看高耸的大夏,抬脚,走了进去。

    到了十楼,电梯门开了,她走出来的一瞬间,就被人认出来,那些人的眼里,充斥着各种看法,有好奇的,有鄙视的,有不屑的,更多的,是嘲笑。

    “你看,那不是说要息影的茉莉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听说她被男人甩了,一定是钱花光了,想回头再赚点吧。”

    “听说她那个男朋友是个穷鬼,怕不是没钱给她,她就回来求我们沈总?”

    “我看也是,这公司谁不知道她跟沈总的关系呀,真是不知羞耻。”

    声音不大,却声声入耳,茉莉却只是一笑而过。

    有些事,习惯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人生也不过如此,想要过得快乐,就要随着自己的心去做,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无视后果如何,才是她最想要的活法。

    那些日子她都经历过,这点鄙视不屑又算什么?

    锁定沈默的办公室,她直接走了过去,外面的秘书立刻站起,将她拦下。

    “沈总现在没空,你不能进去。”人走茶凉,更何况是娱乐圈?

    茉莉一伸手,将她用力的拨到旁边,秘书长得娇小玲珑,根本没法阻挡她的去路,想要再次拦住,茉莉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秘书下意识的停住脚步,茉莉的那一记眼神,实在令人发毛。

    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有这样的眼神,以前不都是摇尾乞怜的模样么,今天怎么看起来,这么吓人。

    茉莉冷冷的勾了勾嘴角,大步走到办公室门口,伸手,动力一推。

    里面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是嘶嘶梭梭的衣服,茉莉进去的时候,那个女人还没从沈默的大腿上下来。

    “不急,慢慢来。”茉莉坐到沙发上,从包里摸出一根女士烟,点燃,喷出一层薄雾。

    女人急急忙忙的滑了下来,扯好身上的衣服,低头小跑着走出办公室。

    茉莉微微侧头看了看,妩媚的笑道:“新来的吧,不然怎么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沈默坐在办公台后面没动,眯了眯黑眸,开口道:“跑都跑了,还回来?”

    “来满足你的要求。”茉莉掐熄烟头,站起,缓缓走向沈默,身上的薄外套,随着她的移动,滑到地上。

    她的身上,穿了一条短裙,长筒靴一直到膝盖以上,肌肤如雪,黑色的皮靴的拉长效果之下,两条腿显得更加修长。

    一字肩的打底衫,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宽松的领口,让半个肩膀露了出来,圆润晶莹,精致的锁骨,竟然,画了一朵玫瑰花。


如果您喜欢,请把《余生就要赖着你》,方便以后阅读余生就要赖着你第一百八十八章决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余生就要赖着你第一百八十八章决裂并对余生就要赖着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