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京变

第三十一章 回府受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泼墨揉篮 本章:第三十一章 回府受辱

    几人下了轿子,影儿拽了拽右苏卿的胳膊,道“小姐,咱们这样私自回府,是不是会被骂啊?”

    右苏卿转身,伸出右手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道“你看我长得像受气包嘛?”

    影儿仔细看了看右苏卿‘谁敢骂老娘,老娘就撅回去’的表情,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说着,右苏卿领着烟儿和影儿,三人的背挺得跟树干似的,大步并肩地回了红香苑。

    庭院深深,正来来回回走动着的丫鬟小厮仆妇们,眼珠子都黏在三人身上了,看得三人简直如芒在背,但是还要装出一种‘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气度,腰不弯头不回地一往无前。

    只是四周的议论纷纷却在她们耳朵里横冲直撞

    “她怎么回来了?”

    “是啊,难道是夫人允了她回来?”

    “不可能吧,现在她因为劫持那件事情,名节早就污了,现下可是二小姐的婚事,大夫人哪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把她弄回来?”

    “你说的对,她这一参加婚宴,可不是让一些人戳着脊梁骨,看咱们家的笑话吗?”

    “那她是怎么回来的?”

    “不知道。”

    。。。。。。。。

    烟儿气性大,是个火药桶,谁点炸谁,虽然刚才算是大度地隐忍了那么几秒钟,可是这短短的几秒已经超过了她能继续隐忍的限度。

    她一听这些人如此诋毁右苏卿,背后的汗毛炸了一层,翻脸就要撸袖子打人。

    影儿见烟儿势头不对,忙揪住她的后衣领子,烟儿对着空气一阵拳打脚踢“别拦着我,这群王八蛋气死我了,我看他们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我得上去把他们都打哭!”

    影儿看了看右苏卿打算置之不理的背影,道“小姐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况且咱们这是私自回府,大夫人知道了肯定不高兴,说不定还想着借着这个由头承办小姐呢!你倒好!现在殴打家仆,可不是帮了倒忙了?”

    烟儿如此‘大义凌然’的出师理由被影儿贬低为‘帮了倒忙’,她心下极度憋屈,极度委屈,‘打’和‘不打’两个念头在心里天人交战,最后还是握了握拳头又放下,气得眼眶发红。

    右苏卿转头,看见烟儿眼角挤出两滴若有若无的泪珠,道“烟儿,人嘴里吐话,就好像洪水冲了闸,你硬堵是堵不上的,除非断了其水源的来处。”

    烟儿那帕子沾了沾眼角,道“可是,小姐,好歹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让他们不敢再胡说八道。”

    右苏卿将烟儿一扯,扯到自己身边,揽过她的肩头,一边走一边循循善诱“可是,就算你用余威将这些人震慑住,他们只是会臣服在你的暴力之下,却不会心服口服。在你面前他们是唯唯诺诺了,可是一旦你离开,他们又会翻起脸来骂你,说不定还会骂地更加变本加厉。”

    烟儿撇撇嘴,听右苏卿继续说“有人说,打人攻心,需得让他们闭嘴闭得心甘情愿,你说,不是吗?”

    烟儿抽了抽鼻子,看着右苏卿‘胸有成竹’的表情,道“小姐有办法?”

    右苏卿将拦在怀里的烟儿的肩头给紧了紧,笑得自信满满,道“处理这点小麻烦,还难不倒你家聪明机智的小姐!”

    说完,她微微叹了口气,好像忽然从欢乐模式切换到了伤感模式,不过伤感只有一瞬,她忽然眼中光彩大盛,透着三分坚定和二分凶恶,愤懑道“主要是这背后传谣的人,不知道好不好抓。”

    俗话说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右苏卿并不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那种人,但是为了维护自身的正义,她是绝对不会向诋毁她的恶势力低头的。

    那些欺负过她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虽然她不是那种打了一巴掌就一定要变本加厉地打回来的人,但是毕竟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若是连这份骨气都没有,那就真是披着‘宽以待人’的假正经做一个任人宰割的菜鸟了。

    三人走了不一会儿,便看见了红香苑的玄关。

    玄关内,那一大丛靠墙的竹林还未彻底返青,叶尖略微有些枯黄,风儿拂过,响起一阵好听的‘飒飒’声,那声音随风潜入肌肤之内,化成血管中‘梭梭’流动的血液。

    这血液让她身体里瞬间涌出一股暖流,这是每个人看到久违的熟悉事物的亲切之感。

    她快步走进院子,目光淡淡一扫,便看到了正在弯腰浇着菜地的苏嬷嬷。

    那原本是一处小花园,只不过里面原本该有的花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所以她在八天前辟成了一块小菜地,把那女人送的感恩土豆给种了进去。

    虽说是这些土豆是她种下去的,但她不惯常侍弄这些东西,简直就是拿土豆当放羊,其实连放羊也算不上,人家羊好歹有草吃,而她的土豆简直如同放生,连点水都没给他们浇过。

    要不是苏嬷嬷在替她顶缸养土豆,她可能都把那些呆在地下‘凉快’的土豆忘了个一干二净!

    想来是苏嬷嬷养育得法,那小菜地里已经破土而出了两排绿油油的小嫩芽。

    右苏卿正站在原地发呆,被西北风糊了满脑子的回忆,却没有发现苏嬷嬷已经浇完了水,站起身子提水桶的时候已经用余光扫见了她。

    苏嬷嬷看到她的一瞬间很是惊诧,提在手上的水桶‘哐啷’一声掉在地上,砸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那声响长驱直入进右苏卿的耳朵,才将她全身的汗毛砸地支棱起一半。

    苏嬷嬷将袖子卷下放好,朝右苏卿走了过来“小姐?您怎么回来了?”

    她走道右苏卿身边,煞有介事地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边,最后讷讷道“瘦了。”

    右苏卿抓住苏嬷嬷搭在她肩头上的两个小臂,笑道“嬷嬷,哪有这么明显的变化,我才出府不到四天。”

    她笑道“嬷嬷,我出府这些日子,梓柳苑没来找过您的麻烦吧?”

    苏嬷嬷冷笑一声,道“料她柳菁华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我虽然是个府里的仆妇,但好歹是你娘当年的贴身丫鬟。你娘才是正儿八经的正室夫人,她不过是个继妻,若是真敢对我怎么样,肯定得被人指着后脊梁骨说‘不尊先夫人,没有妇荣妇德’。”

    说完,苏嬷嬷牵起右苏卿的手,道“小姐,你怎么回来的?我前几日去找老爷,说你是右麝墨的娘家姐妹,也是太尉府的嫡长大小姐,想让他接你回来参加二小姐的婚宴。我知道你对二小姐的婚事如鲠在喉,嬷嬷也不是想接你回来看着他们碍眼,只是想着,借着这个由头把你接回来,然后就 不要回寺里受苦了,老爷本来也答应了,可是。。。。。。”

    苏嬷嬷话说到一半,忽然喉间像是卡了根刺,接下来的话忽然就吐不出来。

    右苏卿低眸,将苏嬷嬷将说未说的话接了下去“可是,不知道我被劫持的事情被什么人捅了出去,还添油加醋地多了些更多的细枝末节,这些细枝末节玷污了我的名声,街头巷尾议论不止,对吗?”

    苏嬷嬷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对,后来柳氏就用了软刀子,跟你父亲说不让你回来参加二小姐的婚宴,说大喜的日子不想听到外人污言秽语的指摘。”

    右苏卿心道‘怎么就这么巧,偏生在她将要被接回府的时候出了这么档子的事?明显是有人不想让她回府。可是右麝墨都已经得偿所愿出嫁丰禾王了,柳氏就这么想要赶尽杀绝?’

    不行,她一定要把这些日子在她伤口上撒盐的人给就揪出来鞭尸!

    他们不是不想让她回府参加婚宴吗,她偏不让她们如愿以偿,她不光要参加婚宴,还要在这次婚宴上让自己光芒万丈!

    这样想着,右苏卿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在身体里‘咕咕嘟嘟’地爆开了,简直要将她的脑壳烧穿。

    她摸了摸苏嬷嬷有些微凉的手,转身离开之前简短道“嬷嬷,你放心吧,苏卿有办法还自己一个清清白白。”

    苏嬷嬷见她转身要走,忙问道“小姐,您去哪儿啊?”

    右苏卿转身,莞尔一笑,道“去给柳氏一个惊喜。”

    花厅几乎被鲜艳的红绸给挂了个满堂彩,周围乱哄哄的,仆妇们鬓角各自簪着一支红花,映地面色白里透着艳,一个个喜庆洋洋地将更加喜气洋洋的新妇围在中间。

    右苏卿朝嬉笑的人群看了一眼,朝他们走过去,远远地就能嗅到马屁的熏天臭气。

    “‘麟之趾,振振公子’二小姐一顶能为王爷生上好多麒麟儿。”

    “愿二小姐和王爷恩情美满,琴瑟和鸣。”

    “二小姐的这身新服真好看,听说是陛下亲赏的翟衣,这金荻鸟的翟衣可是皇子妃最高级别的婚服了,可见陛下对这件婚事极其看中。”

    右苏卿淡淡一笑,已经走到了右麝墨身边“给二妹贺喜啊。”

    右苏卿虽然心中百般不情愿,但是依然曲了曲膝算是行礼,道“祝二妹好姻缘,事事得偿所愿。”

    右麝墨本来拿着团扇左右逢源,此时看到忽从天降的右苏卿,惊得一时间嘴巴像是黏住了,眼珠子惊慌不已地朝柳氏身上瞟。


如果您喜欢,请把《凤京变》,方便以后阅读凤京变第三十一章 回府受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京变第三十一章 回府受辱并对凤京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