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限)

穷凶极恶(五十五)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默默里 本章:穷凶极恶(五十五)

    自从进了婴儿用品店,严晓芙一路摸一路新奇,不时发出“天呐,好可爱哦!”、“你看这个,也太可爱了吧!”之类的惊叹。那个样子不能说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总之是她逛时装店和打折村时从来没有过的样子。

    严莫两手抄着口袋,一言不发站在她身后,头皮发紧,女人有了孩子以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他不禁有些担忧以后在家里,还有没有他的位置,不是,他还有地位可言吗?

    严晓芙拿起一个绵粉的头围,转头问他,眼睛亮晶晶的,“这个好不好看?”

    他两条长眉微微蹙着,不附和也不说不好,表情清清淡淡的,眼看着气氛要凉下来,一旁的售货员笑着打圆场,“多好啊您看这颜色。”对严晓芙说:“像您这么漂亮,要是生个小公主的话,一准儿也是白白粉粉的,戴上这个,一定漂亮极了。”

    不得不承认,这售货员很会说话,一句话就说到了严莫心坎子上,眼前连画面都有了。他接过那片小粉帽子,柔柔软软的,说:“是挺好看的,买吧。”

    严晓芙说:“还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呢,先看看吧。”

    他说:“男孩也没关系,反正刚生出来也不明显,大小合适就行,有的戴就不错了。”

    “那不行。”严晓芙不乐意,“要是个男孩,带个粉帽子,肯定会被问是不是女孩子,跟人解释还得扒开裤子确认。不能委屈我儿子,反正又不贵,再买几个其他颜色吧。”

    “……”

    买完了帽子严晓芙就挽着他进了时装店,这片商场最出名的是楼上几家高档美容院,购物区规模不大,店里上新不全,男装更是稀少。

    严晓芙知道他穿衣一向很挑,比她还挑,别看身上常年就是黑白灰蓝这几个颜色,看着相差不大,却没一件不是价值不菲。他从不穿过季的衣服,西装更是不惜飞去英国在私人裁缝店量身定制。

    他用物讲究,严晓芙的审美也是从小受他影响,眼高于顶,品味很刁,做工不精良的看不上,不好看的看不上,以至于上班没钱那一阵子,将就着凑合,处处难受。

    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穿衣上,也渗透进了口味、看人和爱好上。

    比如他不碰香菜和芹菜,不吃动物内脏,不喝羊奶,她也是。再比如处对象只找好看的,喜欢机车,喜欢风驰电掣的刺激,她也是。

    严晓芙上初中的时候,他刚上高中,出国前,两人在同一个外语高校的附属初高中系统里念书,校区连在一块。

    严莫那会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了,长得好学习好家世好,但并不安生,属于让老师又爱又恨,管也不好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那一种。

    晚自习下课出了校门,严晓芙时常看到他一脚哄起机车油门,后座载着短裙长发、不是校花就是班花,要么就是临校花班花的女朋友,轰鸣着呼地开出去,声音飘在风里,越渐越远地跟她叮嘱:“保密啊!一会儿见!”

    等严晓芙坐着车回到家门口,他已经送完女朋友回家,赶到了。

    邻居家的奶奶常年孤身,只有一个保姆,稀罕他们兄妹俩,关系好,他就把机车藏在人家院子。

    这个时候他通常是揉着被头盔压得有些扁的头发,从隔壁暗着的忍冬花丛里,踩着草地沙沙地走出来,从她手里接过自己的书包,再从书包里抽出皱巴巴的校服抖一抖,假模假样地穿上。

    学校是重点高中,管理严格,教学质量一流,统一的校服却做得跟面口袋似的,他平时也是百般的不爱穿,但不可否认,这样的衣服穿他身上也是好看的,清俊挺拔,差不多就是小白杨那种感觉。

    往屋里走的时候,他会在她梳得整齐的马尾辫上看似随意,实则很轻地拽一把,瞥着眼问:“今天怎么样,有人欺负你吗?”

    严晓芙捏着双肩包带子,乖乖地说没有。

    自从他开着机车捎着长发飘飘的女朋友,进到初中部尘土飞扬的操场,将骚扰她的男生堵在器材室后面揍一顿后,就没人敢欺负她了。

    男同学都知道,高中部的严莫是她哥哥,高中部的学生也知道了,初中部那个娇滴滴的一枝花,是严莫的妹妹。

    那会严晓芙校园生活的诸多便利都是他带来的。她的女朋友好看又友善,还多,还有一些不认识的小姐姐,总记得给她带零食吃,还教她化妆打扮。

    他的兄弟朋友也很照顾她,走哪看到了,都会叫一声“严家妹妹”,问“要不要捎你一程?”、“要不要帮你提?”

    她第一次喝啤酒是跟他,第一次去网吧是跟他,第一次坐机车是跟他,找得第一个男朋友也是他跟前的兄弟。

    ---

    弱弱问一句,有人知道作者简介下面,给读者的话,这一栏的内容从哪改吗?


如果您喜欢,请把《人间(限)》,方便以后阅读人间(限)穷凶极恶(五十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人间(限)穷凶极恶(五十五)并对人间(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