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密码

暗涌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麦下 本章:暗涌

    这些年,唐写意每每觉得自己已经遇到或者见过足够多的荒诞人事时,生活就总会给她出其不意的再给她补上一些,仿佛就像是真的为了让她更全面的成长起来。

    起初她会愤慨爆裂的对抗,后来发现像她这样张扬惯了的人,选择用平和与柔顺来做铠甲,把自己全幅装点起来,好像更能对付那些层出不穷的恶劣。

    于是,她在表象上慢慢的变成现在的自己。

    可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本质其实从来没有改变,尤其面对尚且不能释怀的旧人,她仍然止不住的想要撕碎这身伪装,拿出最本真的自己去犀利质问。

    她到底算什么?

    是凡善可陈的生活里一点无聊消遣,还是需要怀缅时刚好撞见的记忆碎片。

    她想了一夜,即使身体支撑不住陷入沉眠,由内而外的矛盾都没有消减一点点。

    第二日醒来时,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外面的人。

    她在房间里走走停停,或坐下或瘫倒,任凭脑子里的两个念头拉锯,理智告诉她要冷静,本性却要她冲出去问一个来龙去脉。

    等她决意走出房间时,午饭时间早已过去。

    大厅里有几个住客各自为据,零散的坐在不同的沙发和凳子上,小刘在吧台前整理台面,其他人不见踪迹。

    见唐写意进来,小刘扯出标准的笑容问好,然后又告诉她:“看你一早上没出来,想着这一周应该是累坏了就没叫你,但是王姨特意给你留了午饭在厨房呢,赶紧先去填肚子吧。”

    唐写意没回答她,只问:“其他人呢?”

    “川哥刚刚送气科院的那两个专家去搭周师傅的车啦,听说要赶去西宁参加明天的一个什么大会。做项目的那几个听说受扶贫办的邀请,也一起出去了。”小刘回她。

    唐写意听清前半句时,有一瞬间是想冲出去的,但是当大脑被突然升腾起来的念头塞满时,她发现自己根本迈不动腿。

    她自己纠结较劲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问了自己无数遍到底要直拳出击还是迂回婉转,结果没等她想好,目标先消失不见了。

    就像一场短跑,她卯足了劲要冲刺,脚已经踩在脚蹬上,可是就在埋头呼吸聚气后,突然发现终点没了,对手也没了,所有的劲儿都没处使。

    唐写意咬了咬后槽牙,半晌后才扯着嘴角给了小刘一个大大的微笑:“那我去吃饭了。”

    小刘看着她脸上,因为嘴角过度用力牵扯出来的极深的酒窝,感觉她的甜总,今天这过分甜美的糖衣里,好似藏着炮弹,一不小心就会劈头盖脸砸下来。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瑟缩了一下,心里祈祷被砸中的不要是她。

    唐写意吃完饭后,裹紧自己的厚外套在院子里踱步,一会儿看看王姨的菜,一会儿和离店的客人话别。

    看似漫无目的,漫不经心的敲击这地面的脚步却更像守株待兔。

    小刘胆战心惊的观察着外面,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倒霉催的惹了她的一看就不简单的甜总。

    结果看到陈川沅的车刚驶进院子,唐写意就顿时停下来的脚步和变得犀利起来的眼神,她还是怂了,根本没胆围观老板们的恩怨,一溜烟就往二楼跑了。

    院子里,唐写意还站在原来的位置,只目光直直的跟随陈川沅倒车锁车。

    从车上下来就看到她这幅样子,陈川沅有不详的预感,却还上硬着头皮问她:“天这么冷怎么在院子站着?”

    “冷空气能让人冷静。”

    “……”

    “我们聊聊吧。”唐写意收了灼灼目光,最后对陈川沅说。

    说完后她转身往拐角处的连廊走去。

    陈川沅摸摸鼻子跟在她身后,想着莫不是她发现了,他们这间店其实还有比他俩更大头的股东,而且那个股东还是与她两情相悦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棘手了。

    虽然他当初在网上发布招股书被但丁看到,来看场地后就直接与他签了合伙协议时,唐写意都还没生出要来和他合伙的心思。

    可后来唐写意突然要加入,陈川沅去征寻但丁的意见,却被他用一个跨过十年的守护故事说动,答应了从设计到装饰都让她做主导,并且不要在她面前提还有其他合伙人。

    这让一贯以诚待人的陈川沅,在后来与唐写意相处的时间里,总是带着无措和歉意。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真被被唐写意发现了也并非不好,至少这背后但丁的付出能被她看到,也能让她知道,她的心意从来没有一刻被辜负。

    陈川沅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准备,结果坐在连廊上的唐写意开口却不是期待中的内容。

    她说:“我可能要离开格尔木了。”

    陈川沅错愕:“为什么?”

    唐写意:“我有了比【境外】更想做的事情,这件事可能动辄叁五年,更长的我也不清楚。或许累了又会回来,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分我一间客房。”

    “是跟那个什么‘西行’项目有关吗?”陈川沅回想最近能触动到她的,大概率就是这一次去无人区。

    “我有跟你说过之所以离开媒体行业,是因为发现行业已经被资本浸泡,在里面看不到任何一点真实和希望了吗?”唐写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这次在唐古拉山镇的一个搬迁学校,我见到了一群孩子,他们对雪山外面的世界有着无限的向往。他们即便眼神里写满了渴望,却依然澄澈明亮,好似能穿透那个我们认定浑浊的世界。”

    “我们来到格尔木之前,或许都会觉得这个世界不会好了,可是从那些孩子的眼里,我觉得我看到了光,就想去推他们一把,再试一试。”

    陈川沅看着她仍旧散漫的坐姿,仿佛闲聊一般对他说出这番话,内心却震动不已。

    思忖了片刻,才说:“据我所知那种项目虽然表面人人赞颂,但是背地里很多东西都要自己扛,包括资金、资源……”

    唐写意好似被他传染,也跟着他的节奏思考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所以我可能还有不情之请,我想留着我投入的资金在你这里,但是可能会开始问你要分红,虽然我知道你其实完全能把我那笔钱撤出来,为我解急。但是我更贪心一点,想生生不息。”

    陈川沅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你其实知道我们有第叁个股东的事情了吧?”

    唐写意笑了:“我才是第叁个不是吗,你也是煞费苦心,帮他做这些掩护。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一天沉浸在自我感动里,到底是图什么。”

    陈川沅回想起当初,但丁为了说服他说起的那个故事,乐得贴油加醋的说:“也不是吧。在我知道的故事里,当初那个高叁的男孩子最后其实去了南京,只因为有个明明喜欢得明目张胆却百般拙劣掩饰的女孩说很喜欢那座城市。”

    “男生不回应,不过是知晓女孩子心性跳脱,极易被影响,想让她沉了心学习,去到想去的地方,再共写一个完美的结局。谁知道女孩子善变还没良心,不过两年时间,尚在病房眼睛都要瞎了,还大声舞气的与同学约定要去北京,去学新闻,去背包旅行,去开一家民宿……全然忘了曾经在各种社交平台上,信誓旦旦的写着:希望你和我是两只离群的羔羊,你在前面带路,而我只管随行,一起走过山川湖海和人间烟火,一走就是一生。”

    唐写意听着他故意放慢速度,像深夜情感电台分享故事一般抑扬顿挫的压低声音,娓娓道出她不曾知晓的另一半故事。

    纵使里面带着很多夸张的成分,却也让她心下惶然,仿佛把心脏泡在了盐水里,咸涩中有丝丝缕缕的刺,也有逐渐升腾起来的别样的甜与暖。

    想起昨晚崩溃的情绪和早上满胀的愤懑,唐写意只觉得比起温知雨的自我菲薄,她其实才是真正的自恋又自以为是。

    再开口时,声音带着怅然:“都已经过去了吧,而且他怎么会跟你说这些——”

    “什么叫都已经过去了?”陈川沅突然提高声音,“他明天与导师汇合,在西宁峰会上完成最后一个报告,就要和院里摊牌放弃科研,决定接受青海省的邀请来做援青干部,这其中应该也有你的原因吧。”

    唐写意一脸震惊,整个人不知所措的从横廊上滑下来,紧紧的盯着陈川沅问:“你说什么?”

    陈川沅大概还沉浸在自己刚刚说完的故事里尚未出戏,最后还愤懑的补充了一句:“这下倒好,他准备要来,你准备要走。”

    就像压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唐写意身体里各种混杂的情绪被陈川沅的最后一句话彻底引爆,她已经无暇去想过去和当下,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错位和暗涌,未来的齿轮又会不会对上。

    她只想去见他,说服他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热爱也好,告诉他这些年她虽然生了倦意可一直都没敢真正的放手告别,只怕下一秒他就出现也好——哪怕无话可说也好——

    她也想要见到他。

    唐写意的身体里升腾起沉淀已久的冲动,整个人不管不顾的凭着直觉横冲直撞。

    她从陈川沅手里扯过来车钥匙,转身往停在院子里的车奔去。

    陈川沅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听到风里传来她断断续续的声音,她说:“我走了——等我的消息——”

    —————

    今天真的是超级粗长的一章

    下班回来码到现在3000多字

    为那个车预热一下XD

    你们听到那个汽笛的声音了吗

    呜呜呜——

    它就要到站啦~

    祝福我终于快要开上车了啦啦啦啦

    o(╥﹏╥)o


如果您喜欢,请把《但丁密码》,方便以后阅读但丁密码暗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但丁密码暗涌并对但丁密码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