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可

16喝多了是吧(微h)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林麦欧 本章:16喝多了是吧(微h)

    电梯在叁楼停下,是艺人住的一层,方便明天拍起床出发的镜头。

    陈安可把林逸惟送回房间,又返回电梯处,按了上行键等着。

    电梯打开,陈安可看着低头站着的男人,觉得好不容易有点醒的酒,这会儿又醉过去了。

    本来稍微有点理清的思绪,又混在了一起。

    本来遏制住自己异想天开的幻想,这会儿又开始做梦。

    他和杨璃然会不会从来就没在一起过。

    他这些年会不会一直洁身自好。

    他...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从来没能放的下。

    倏地想起前两天这男人还和自己接吻的样子,感觉醉的更狠了,大脑已经宕机,陈安可便不去理会那浆糊似的废物脑子,遵循生理渴望,上前两步走进电梯,脚步虚浮的靠近欧诚,抬手直接把自己挂了上去,“我喝多了。”

    原本低着头准备走出电梯的欧诚,突然被抱了个满怀,吓了一跳正准备拉开时,就听见颈侧传来熟悉的声线。

    欧诚只愣了一瞬,就从自己脖子上拉下陈安可的手,“喝多了去别处撒酒疯去。”

    冲动来的快,后悔来的更快,陈安可这会儿把自己脸埋在男人脖颈一动不动的装死,感觉马上就要被欧诚扯开了,又无力的重复着,“我喝多了。”

    欧诚正想说什么,就听见走廊远处传来嘈杂声响,似乎是成璇的声音,在那群人走近前,欧诚抬手关了电梯,按了四楼。

    “四楼到了,下来。”

    陈安可坚信装死装到底,就能装的天衣无缝的道理,还是纹丝不动的紧搂着欧诚脖子。

    欧诚似乎知道陈安可大概是不好意思了,便没再说什么,叹了口气,就揽着陈安可的腰,从她口袋拿出房卡看了一眼。

    以一种诡异的方式,他拖着陈安可向前走,陈安可被抱在怀里往后退的姿势走着。

    到了门前,欧诚抬手刷了房卡,把人又半抱到门厅,等了一会儿,感觉肩膀上的力道松了一些。

    陈安可没抬头,但慢慢站离了欧诚怀抱。

    欧诚等了几秒,看这人不打算说话的样子,便转身打算离去,还没走出一步,就感觉身后有个力道。

    欧诚低头看着拽着自己衣角的小手,喉结滚了一下,冷冷说,“松手。”

    陈安可抬起头沉默着和欧诚对视。

    僵持了一分钟后,欧诚俯身单臂把陈安可抱在鞋柜上,与她平行着对视,“陈安可,松手。”

    陈安可还是没说话,但手上力道又紧了几分。

    欧诚点了点头,抬脚踢上门,欠身咬住陈安可下唇,等到陈安可因为疼痛微微后撤身子时,欧诚松开她,一手放在自己领口解着扣子,一手摸到腰间拽开皮带,恶狠狠的对着陈安可说,“喝多了是吧。”

    把陈安可扔在床上,欧诚跪在她两侧压下时,昏暗的卧室里,欧诚裹满情欲的低音声线在陈安可耳边响起,“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话。”

    陈安可咽了口口水,手抓着床单还是沉默着。

    欧诚常年弹吉他的指尖有些粗糙的薄茧,从陈安可的腰间探进,顺着腰线流连,抓到软绵的乳时,陈安可身体难以控制的轻颤了下。

    欧诚的唇舌撕咬着陈安可颈间,叼起一处处的皮肉轻磨着,手也从她胸前绕到那光滑的裸背,顺着清晰的脊柱窝往下探,摸到尾骨时,还轻柔了两下。

    欧诚把手抽出,拎着陈安可纤细手臂放到自己肩上,“刚才不是搂的挺紧?”

    话说完,从她身前探下,挤进陈安可紧闭的双腿间,探到那密林,指尖微压,感觉到了一丝湿润。

    欧诚有些愉悦的音调响起,“这样就湿了?”

    陈安可没说话,但搂着他肩的手用了些力气。

    欧诚掰开她一条腿,用膝盖顶着防止她闭合,中指轻揉着陈安可下身那敏感的肉珠。

    打着圈的揉,时不时的重按一下,欧诚太熟悉这具身体了,知道怎么让她高潮,更知道怎么让她难耐。

    果然手上没动作几下,一股热流从那隐秘小口流出,欧诚抹了一把,润滑了自己手指,两指合并,指肚按在那蜜穴口,试探着往里进。

    明明穴口一圈被那蜜水泡的有些松软,明明已经听见陈安可有些急迫的轻哼,但手上的阻碍却又异常清晰。

    手上又用了些力气往里挤,手臂就突然被她抓住制止住动作。

    欧诚也是许久没有发泄过,这会儿人就在身下,手上湿润撩的他感觉自己内裤下的肉棒充血的有些胀痛,没理会陈安可拽着手臂的动作,换成一指探进两个指节,轻搅着扩张。

    “放松!夹这么紧干嘛”欧诚一边手指快速戳弄着,一边声音难耐低吼着。

    陈安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关于自己四年没做过,现在下面肯定会紧这件事。

    于是只能深呼吸,放松小腹,尽量无视久违的下体异物入侵的难受。

    等中指完全裹满滑腻时,再次抽出插进时,欧诚加上了无名指,手指并行上弯着,去抠挖陈安可穴口浅处体内那隐秘小凸起。

    “嗯~”陈安可尽力忍着但还是不由自主泄出声响,被点到敏感处刺激的她细腰反弓,皱着眉承受着欧诚手指的入侵。

    看着陈安可比曾经的时刻更敏感的样子,欧诚唇角微勾,手上继续动作着,蛊惑性的问着,“跟别人做过吗?”

    陈安可听见这话,很想反问他,你呢,你和杨璃然做过吗?

    但这种时候,都在床上了还追究些有的没的,明显不是色欲熏心的成年人会做的事。

    不过陈安可还是控制不住的顶了一句,“当然!”

    当然没做过。

    欧诚愣了一瞬,手指抽出,昏暗中与陈安可对视几秒,后槽牙咬紧,没说什么翻身下床。


如果您喜欢,请把《安可》,方便以后阅读安可16喝多了是吧(微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安可16喝多了是吧(微h)并对安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