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

第289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三花夕拾 本章:第289节

    余觅双站起来后深深地向宁初夏鞠了个躬,正要说对不起的时候,就见宁初夏起身,从身后的桌上拿了份文件:“你来得很巧,事实上如果你没来,最迟一个月内,这件事也要曝光。”

    宁初夏怀疑高知卓已经很久,她等了一段时间,终于等到某人按捺不住的行动。

    余觅双瞳孔微张,这张纸张写的一切颠覆了把她对高知卓最后的那一点崇拜都给淹没。

    她到底爱了个什么样的人?

    “谢谢你,对不起。”余觅双没想到宁初夏会把这样的文件给她看,这是何等的信任。

    当然,其实她这想法还是想多了,事实上宁初夏已经查到这份上,高知卓早知道晚知道改变不了什么。

    来的时候是“灰色”的她离开时依旧是如此,可那满是汗水的手心,总算有了些许能握紧东西的力量。

    余觅双打开门时正对上门外沙发。

    沙发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苏文建拿着平板,正在同宁瑾幸一道看着科普类纪录片,宁瑾幸时不时地发出并不幼稚的提问,苏文建则挨个耐心解答,不用问,这两人肯定是来等宁初夏的。

    余觅双自然是认得宁瑾幸的,家里有宁瑾幸的照片,她也见过宁瑾幸本人,那时候的宁瑾幸文静异常,总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一言不发。

    那时候她觉得这是懂事,现在却只觉得可怕。

    临要进入电梯时,余觅双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出来的宁初夏正在和苏文建交流着公司最近挖来的人才,两人言语间冒出好些个余觅双根本听不懂的词,很是专业,刚刚还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的宁瑾幸这时候倒是挺安静,一等妈妈和苏文建讨论完问题后才继续插嘴。

    电梯门关上,余觅双伸出手搓了搓脸,她当年怎么会觉得宁初夏没了高知卓迟早后悔?

    现在看来,反倒应该说高知卓耽误了宁初夏的人生。

    心里的所有谢意和愧疚交织,踏出电梯门的那一刻,她试着将脆弱的自己武装成战士,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

    当看到热搜第一那个陌生的名字时,所有人都忍不住揉了揉眼,而后下意识地吐槽一句这年头的小明星还真是敢买,听都没听过的名字都敢买到热搜第一,随手这么点进去想吐槽几句,却发现这回他们居然还真猜错了!

    点进去便映入眼帘的热门微博是个看上去也很不营销号的账号,全英文的名字,搜都不好搜索。

    再一看内容,嚯,这就厉害了。

    博主竟然是在怒斥某高校教授高知卓化身学术裁缝,将他人学术成果移花接木以此刊登论文,申报成果。

    虽然隔行隔重山,可这位博主的表述清晰又连贯,说起事情来头头是道。

    这位高知卓教授当年还在读书期间,就已经开始施展他的蹭名字和捡垃圾大法,将白嫖贯彻到底。

    凭借着这两招,他非但顺利毕业,还成功进了不少人的梦校a城大学工作,并以那些根本不新颖甚至已然要被淘汰的成果骗补贴、骗经费,只是他手伸得短,没往国家级项目申,倒是一直没被扩散出去。

    后来在a城大学混不下去的他到了一所相对普通的二本高校工作,那高校唯独有一点显得凸出,那就是博士点和硕士点的数量,高知卓成功混上了名额,在今年成功又当上了硕士导师。

    而问题就出在这,以往还只是偷偷捡着业内大牛边角料吃剩饭的他,这回直接试图侵占学生的研究成果――当然,对此高知卓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只说两人做的是同一个课题,恰恰好一起出了成果罢了。

    学生求助无门,自觉无法和在学术界肯定比他说话有用的老师对抗,可却没想到,居然收到了来自他人的帮助。

    这件事让网友们不由地同仇敌忾。

    一是这种学术造假本就可恨,而且这种事情还是出在在社会上颇具有地位的职位上头。

    二是高知卓凭借这些偷来、缝补的成果获得了不少利益,即使被拆穿了一次后竟然还敢再干。

    三是不少人工作、生活中也都有被人偷窃成果的经历,看着聊天记录里高知卓振振有词颠倒黑白,一副为学生考虑,好像真的一切只是偶然巧合的模样让人能隔着屏幕感觉到学生的无力。

    这要不是那博主帮忙,又有之前高知卓裁缝经历在前,谁会相信高知卓这么个名校毕业剽窃学生的“微小成果”――毕竟这成果还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

    评论区里立刻有人放出了a城大学和高知卓现在任职学校之前曾经发布在网上的招聘公告。

    截取下来的图片被拼接在一起,用红笔标注着的全都是令人震惊的重点部分――

    高额年薪、人才补贴、日常津贴、安家费用。

    而这样的费用高知卓居然还拿了两次!

    还有政府公示出来的归还补贴的数额,那也同样是个颇为惊人的数目。

    博主本人在评论区补了两张长图,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网友们不太爱看,可业内人士却全都叹为观止。

    高知卓所发表的论文只要不是第一作者的,全都是发表在水刊的灌水论文,还有那种倒贴版面费才能上的刊物,看上去高大上的论文标题,内里是打碎组合的内容,几乎可以为所有写论文的学生上一课什么叫解决查重技巧了,充分展示了中文的博大精深。

    这条微博分量十足,已经足够引发网友讨论,却还有人往上面泼了一勺油。

    泼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高知卓现任妻子余觅双。

    余觅双一等事件曝光,跟着注册微博挂了认证发了长文。

    在长文中,她直接亲身上阵,将高知卓最后一点脸面撕扯下来。

    她没给自己面子,站直挨打,将自己当年做过的事情和盘托出,还附上了当时的判决文书,同时又对于自己的一路心路历程做了解释,她自嘲自己是不撞南墙心不死,身在局中还自以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结果撞了个头破血流才知道错。

    如果说在和宁初夏的聊天记录里,高知卓还只是以冷暴力为主,在和余觅双的聊天记录里,由于现实生活的糟糕,高知卓所赋予的言语暴力便也多了起来。

    高高在上的职责,对于自身罪名的全盘洗清,明着暗着的责怪,无限地抬高自己的付出。

    可作为佐证的聊天记录里,高知卓根本就没为这个家做太多贡献――虽然说是出钱,可就他那掏钱的频率,还真就够不上富养,就用他那点钱,连给自己添置点衣服护肤品都不行,可就这么没有怨言的余觅双,居然也一样遭到了高知卓的“抹黑”。

    而余觅双放出的不只是这些,还有她和高知卓学生的聊天记录。

    对方被余觅双说服后选择了坦诚,在聊天记录里仔细地描述了高知卓平日里呈现在学生们面前的形象和有意无意展现出的糟糕妻子,和前头余觅双的心路历程一对比,简直是拥有令人惊诧的相似程度。

    “学术上,你复制黏贴,感情上,你也复制黏贴,身为老师的你,能不能别再对你的学生下手?你到底还要毁掉多少人才会心满意足?”

    这条微博,直接链接到了当年的事件,不少高强度冲浪选手这才想起来当事人居然在当年也小红过一把,而且这事居然还牵扯到了现今国内的知名女企业家。

    新瓜叠旧瓜,雪球越滚越大,现身说法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毕竟接收到高知卓暗示信号的可不只余觅双一个。

    这不,在前头那些罪名上又加了违反师德,凭借教师的心理优势地位引诱学生……而且还十足彰显了这人的品德败坏,不知感恩,永不认错,一边压榨指责别人,还要给自己做个道德金身,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菩萨下凡一样。

    最后高知卓的丧钟还是由宁初夏来敲响。

    @宁初夏:有人曾让我觉得我是个废物,不过我现在终于明白,我是____。

    她这条微博留了空格,以供网友填空,向来风评的她获得的是无数个代表着正面含义的词。

    因为她的这条微博,还衍生了不少网友的相关讨论――在社会上为家庭牺牲的一般都是“母亲”的角色,这种牺牲是毫无理性思考的,好像天生由她牺牲就要更合理。

    没人想过被牺牲掉的那个人,可能能绽放多少光彩。

    就像高知卓,差点毁掉了一个知名女企业家,还改变了一个颇会读书的学生的命运,他凭什么?就凭他会“裁缝”吗?

    而且这人是什么没有心的变态败类?他的两任妻子那叫一个掏心掏肺,就没见他对她们有半点好。

    这样的人不配做老师,更不配做人!

    事件集聚的关注很多,高知卓一度还注册了微博试图替自己解释,却敌不过网友的键盘威力,他苍白的辩解没能发挥作用,线上的风暴很快便在现实有了反应。

    高知卓本硕博就读的学校宣布取消他的学位。

    原本打算花重金培养他的的院校开出了解约合同。

    登载过他论文的期刊纷纷致歉,曾经和他有过合作的学者全都划清界限。

    被他侵占学术成果的学生在众人的帮助下起诉维权。

    余觅双选择了起诉离婚,强硬地夺得了女儿的抚养权后回到了家乡陪伴于父母身边忏悔。

    而已经销声匿迹了许久的吴总重出江湖,他原本只以为高知卓是灾星,却不想高知卓从头到尾都在骗他!和他同时出现的还有当年被高知卓骗过的其他企业,他们强强联合,非要给高知卓下绊子不可。

    这回墙倒众人推,高知卓曾经赖以行骗塑造自己形象的东西全被抽离,他再也没法轻易骗人,只是带着已经是负累的母亲不断逃离。

    宁初夏后来没有关注太多高知卓的消息,不过还是多少听到一些。

    他在业内的名声已经化为乌有,教师行业更是视他为洪水猛兽――说起来当年临要离婚时他还被人在监控死角蒙头打了一顿,只是不知道是哪个被他伤害的人下的狠手。

    曾经的成果全被推翻后,他却也在另一个层面上长久地留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毕竟可不是谁都能像他那样为国内期刊去水化、审核标准严格化添砖建瓦,更不是谁都能凭借一己之力使得国家企业补贴要求细化严格,还有了专门的业内评审团队,正因为此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被拉出来鞭尸辱骂。

    现实里的高知卓再一度选择了落荒而逃,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路了,吴总和身边一些朋友对他念念不忘,见不得他能有半点好,而他现在学历化为乌有,就业经历等同于无,业内名声糟糕透顶,只能找些专业性不强的工作辗转做着。

    他甚至再也没有可以用来操控和折磨的对象,只能和同样不懂爱不懂关怀只会毁灭对方的母亲在一起毁灭彼此。

    而在高知卓一无所有的时候,宁初夏和苏文建也成功带着文夏集团走向世界,使得国内的芯片行业不再受制于人,她和苏文建是最信任彼此的伙伴,是势均力敌的战友。

    两人的关系对内对外都是公开的,虽然在一起生活,可却都默契地从未谈过领证的事情,不受现代婚姻制度限制的他们,却始终保持着对爱人的忠诚和对彼此的支持,默契前行的两人功成身退,在年纪到了的时候毫不恋权,将公司交到了宁瑾幸的手中。

    后来有位老师上课谈到两人感情生活时这么说道――

    “好的感情,是互相成全,糟糕的感情,是毁灭。”

    “婚姻制度,约束的永远是能约束的人,在不想被约束的人面前,它只是一张纸,在不必被约束的人面前,它依旧只是一张纸。”

    ……

    再度回到演播厅现场,宁初夏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事实上确实是“隔世”,足足十七个世界的辗转,她总算攒够了愿力,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继续自己的人生,当时那场造成她直接死亡的车祸在她醒来后成了一场只造成了她晕眩的小事故,要不是记忆里快穿的经历太过清晰,她都要误以为一切如梦。

    做了十七个世界的包子,她好像对于她的这份工作,她面对的求助人有了新的认知和感觉,大概这就叫做因祸得福吧?

    “初夏姐,今天节目有新来的临时嘉宾。”

    宁初夏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他们节目收视率很高,这几年已经成了不少人上来混脸熟的地方,就连明星都来过好些。

    她接过更改过得台本一目十行地确认了情况,今天新来的嘉宾还有些多,有过来刷脸最近有电影要上的圈内小生;出了书在巡回签售的知名作家;替朋友代办的知名大学心理学教授……宁初夏大概记下了关键的内容,点满了主持技能的她已经想好了可以让嘉宾说话的时间节点。

    她站在这很久看着人来人往,看着台下的观众席坐满,熟悉的背景墙出现,那颗苏醒后一直漂浮着的心落到了实地。

    摄制时间一到,节目拍摄准时开起,灯光亮起,宁初夏一如既往地站在舞台的中央。

    “欢迎大家来到《家长里短保卫战》的拍摄现场。”

    “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宁初夏。”

    (全文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方便以后阅读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第289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第289节并对受气包她不干了[快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