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差恋爱

12内射(h)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一级咸鱼选手 本章:12内射(h)

    沉世清猛地一停,直起身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葛弥可算能歇一会,大口吸着空气,没觉得刚才的话哪里不对,心想他干嘛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沉世清死死盯着葛弥,按在她大腿上的手使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再说一遍。”

    葛弥吓了一跳,这语气特别像小时候她闯了祸他骂她的那样,下意识以为她哪里说错了惹他生气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他是不介意她说这样的话的,想当初还教她说“要叔叔的大鸡巴”,这肯定不会触到他的雷点,那么……

    难道是“世清”?他不喜欢她这样叫他?

    也是,无论再怎么亲密他们也曾经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他不习惯,或者不允许她直呼其名也情有可原。

    可是连穴都肏了,一点调情的话都不让说吗?这仅仅是所谓的闺房情趣嘛!

    葛弥撇撇嘴,心里虽然有那么点不满,但还是怕沉世清生气,向他求饶道:“好嘛,我错了,我不该那么叫你,你就当没听见,我还叫你叔叔,不要生气了。”

    沉世清听完还是没反应,葛弥这下真的怕了,声音略微打颤:“叔叔?我真的错了,你别不说话啊,消消气,你想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

    沉世清突如其来一个顶腰把葛弥的后半句话顶进嗓子里,然后比刚才最激烈的时候还要凶猛的肏弄席卷了葛弥,她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感觉沉世清像发狂了一样在肏她,一点温柔一点照顾都没有了。她有点怕,但该死地更多的还是源源不断的快感,充斥在她全身,脑袋都有点不清楚了。

    逐渐地,小穴越被用力地肏弄越觉得痒,恨不得被肉棒永远抽插才好,葛弥也顾不上追问,和一直进攻根本不停的沉世清交换唾液,被他紧握的奶子好像真的要被掐爆了。

    这样狂放的性爱不知持续了多久,葛弥叫都叫不出来了,沉世清还紧抱着她往里肏。他们已经换过很多姿势,现在葛弥跨坐在沉世清身上,他不知疲倦地向上顶腰,她把手按在他的腹肌上随着大幅度起伏,奶子甩出随着一下下地摇摆也无人去顾,屁股被狠狠掐着,两个人下身相连的地方一片狼藉,连他的腹毛都被打湿了,一簇簇卷曲着趴在小腹上。

    葛弥的腿很酸,腰很酸,手很酸,嘴也酸,刚才沉世清不由分说地要她含刚从穴里抽出来的肉棒,扑面而来的淫靡气息轰得她来不及思考,张开嘴就把浸淫过他和她体液的东西吃了进去。沉世清这次根本不绅士,抓着她的头发就在她嘴里进出,葛弥这才知道刚才在学校他其实在压抑自己,现在直接连她被捅到舌根发出的咳嗽都好像听不见似的,已经彻底被欲望俘虏。

    后来他又开始插穴,把她搂在怀里按在自己身上,在她耳边不断地叫着“弥弥”,显得意乱情迷。葛弥被动地承受着,忽然感到他抽送的速度越发快,力道越发重,喘息也逐渐变质成呻吟。

    沉世清的声音很好听,不算低沉,音色很清,像他的名字一样悦耳。而他要高潮之前,说话的声音比平时高上一些,带点黏连和腻歪,一边舔着葛弥的耳廓一边对她说:“弥弥,再像刚才那样叫我。”

    葛弥这才知道原来他没有因为那个生气,放下心来,整个人也软了下来,没骨头一样趴在他胸前,小声叫:“世清,世清……”

    沉世清听得通体舒畅,看着她这副满面潮红而任他摆布的样子,很难把她和平时那个带点小聪明,格外机灵的年轻人重合到一起。

    他们的关系也和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葛弥是他的女人。

    会用各种手段勾引他,被他肏,一次又一次在他身下高潮的女人。

    仅仅只是想象,沉世清的感官就极大地被满足,何况葛弥正伏在他的怀里,这种由想象变作现实而带来的愉悦刺激着他,快感随着神经直冲头顶,使他来到濒临释放的边缘。

    沉世清掐上葛弥的腰,在她耳边说着“要射了”,打算顺势把她抬起来。葛弥却昂起头,抬手去拦他的动作。

    “不要拔出去……就……在里面……”

    “你想要我射在里面?”沉世清制住她,盯着她的眼睛,“你不害怕?”

    葛弥垂着眼皮看向他,坏心眼地收紧小穴,点了点头。她想反正做的时候不戴套,要进去也会进去的,是不是内射又有什么关系。

    另外,她真的想要体会一次被内射是什么感觉。

    沉世清心中有一个邪恶的想法冒了头。他故意问:“就这么想给我生孩子吗?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你别问了……要做就……快、快点……”葛弥既心痒难耐,又被留在高潮的门槛前动弹不得,穴里又痒又疼,忍不住抓住奶子用手指搔着乳头用轻微的疼痛排解欲望。她探头去吻沉世清,用低而哑的嗓音诱惑他:“叔叔……射在里面,让弥弥给你生孩子……让精液填满弥弥的骚穴,好不好……”

    听她说出“骚穴”,沉世清伸出手在被肉棒撑开的穴口摸了摸,摸到一手水。他笑了一下,“确实够骚。”

    “我射在里面,你可别后悔。”他像宣告一般向她下最后通碟。葛弥让肉棒顶住穴里的一点摩擦,舒服得叫出了声,也不知听没听到他的话,不做理会,自顾自玩得高兴。

    沉世清念了一句骚货,也不再忍,更用足了力气肏干,紧紧抱住葛弥顶弄,巴掌扇在她颤抖的屁股上,饱满的肉晃动不停。她蜷起脚趾,最后几乎是在哭喊,沉世清粗重的喘息和他激烈的吻一起向她袭来,肉体上的快乐让精神也变得脆弱,她爽得直想哭,直到下身传来一种即将失禁的感觉,沉世清才仁慈地放过了她。

    他说:“骚货,夹紧点,都射给你。”

    葛弥便努力把他那根横冲直撞的肉棒含进身体,沉世清低吟两声,不再忍耐,精液从马眼冲出,直接灌进了葛弥被彻底肏软的穴里。

    “啊,进来了……要射进……子宫了……”葛弥确实有一种连子宫都被灌满的错觉,声音里带了几分哽咽,痛快地攀上高潮,沉世清却还没放过她,继续狠肏,直到把最后一滴精液射完,才松开掐在她腰上的双手。

    而葛弥早已瘫在他怀里没法动弹了。

    怎么会这么舒服。

    她仍靠在沉世清身上,身体不自主地痉挛,头脑却格外清醒。是以感受到他的下身依旧精神抖擞地挺立在她里面。汗湿的鬓角被轻轻地吻,葛弥缓了许久才出声:“你怎么还这么硬啊……”

    “太久没做。”沉世清笑了笑。

    经过刚才疯狂的性爱,怀里的小朋友身上留下许多印迹,嗓音有些哑,双腿也在不自觉地颤抖,看样子真是做得狠了。沉世清有些心疼,只是一周没有做就把人折腾成这样,怪自己定力不够,还有她不合时宜的刻意撩拨。

    当那句“世清,你肏得我好舒服”一出口,身体就不受意识控制了,只想肏她,肏到让她长记性,在床上不是什么话都可以随便说的。

    “以后不要那么说了。”沉世清舔去葛弥眼角的泪。葛弥算是缓过来了,脑筋变得灵活,又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她说:“为什么不能叫?我们都在一起了,做爱的时候说一说,不是很能助兴的吗?”

    沉世清没等她说完就掐住她的鼻子,“听听你在说些什么。你那样叫,我一受不了不一定会做什么事,把你弄疼就不好了。”

    原来这两个字还是他的开关。葛弥意会,转头又说:“可是我不能叫你的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叔叔吧,那样也有点奇怪。”

    沉世清瞧着她,忽然促狭地一笑。

    “怎么了?”

    他不理葛弥的追问,伸手在她下面摸了一把,发现还是一手湿滑,没有任何征兆又开始动作,这次比刚才温柔很多,但葛弥还是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没两下就高潮了,水又汩汩地往外流,和着沉世清刚才射进去的精液,缓缓流到了腿上。

    葛弥不敢去看两人把沙发弄成了什么样子,沉世清插得这么温柔,她也好恢复体力。只是没想到他在她耳边说这样的话。

    “在床上,还是叫爸爸更能让我兴奋。”


如果您喜欢,请把《格差恋爱》,方便以后阅读格差恋爱12内射(h)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格差恋爱12内射(h)并对格差恋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