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ABO)

小冲突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閶風 本章:小冲突

    祁徽坚决摇头,誓死不答应詹尹宣的请求。

    詹尹宣好说歹说也没用,换了个说法:“以后有一天可以让我看看吗?”

    祁徽为了摆脱她现在的纠缠,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她觉得往后未必会再见到詹尹宣,现在答应这种奇怪请求应该无妨。

    用过晚饭的詹妈妈进来把两个小鬼头擦干了,赶她们去吃饭然后督促祁徽做祁冲规定的作业。

    春假即将结束了,樱树的花季短暂,祁徽作为小学生很快便得返校了,她的两位母亲的纪念日旅行亦马上进入尾声了。

    詹尹宣很喜欢跳舞,她的父母亲借此次归国暂居的机会,送她去学传统舞。她回到家中后总是缠着父亲和祁徽,要他们看自己表演。祁徽从最初的津津有味到后来的呵欠连天只用了叁天,詹尹宣气不过,作势要咬她,却也没下狠劲,只是浅浅地留了些许印子。

    等祁冲上门接女儿回家,见两个孩子如胶如漆的模样,不由得戏谑地问女儿:“以后你让宣宣做我们家儿媳妇好不好?”

    “为什么?”祁徽不解地反问。

    “笨蛋,你这个时候应该说好。”詹尹宣一点也不害臊这个问题,从后面抱着祁徽,像是在抱一只巨大的玩偶熊。

    “噢喔,好。”祁徽皱着眉头答应了,她还在困惑母亲的问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祁阿姨,也请你务必让祁徽做我们家的儿媳妇。”詹尹宣古灵精怪地同祁冲征求道。

    “好啊,阿姨求之不得呢。”祁冲哈哈大笑几声,向老友詹妈妈嬉皮笑脸地挤眉弄眼,“老詹子,我们要做亲家了。”

    “吵死了,快带着你女儿和这一摞作业滚。”詹妈妈最讨厌祁冲那副不正经的样子,更别提对方在这里诱拐自己的女儿。

    “好啦好啦,你们是不是在考虑搬家?我那个小区挺不错了,邻居正好要卖房。”祁冲真心邀请老朋友和自己做邻居,接下来将自己小区的好处描绘得天花乱坠。

    詹芫从高中起就不吃她这套,摆摆手冷漠道:“再说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等宣宣的弟弟出生后我还得去把A国的工作收尾。”

    “现在不买就是错过嘛,反正你们总有一天要回来的。现在就知道呈栋肚子里是个男孩了?”祁冲向女儿招招手,将她抱在怀里,站在玄关处继续同詹芫寒暄。

    詹尹宣见状也跑向祁冲,张开手也要抱。于是祁冲便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气也不喘地将她们托高托低。

    “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了。”詹芫温柔地瞄了一眼丈夫,踱步到门口送客,“你和小微不准备再要一个孩子?”

    “算啦,光祁徽一个就已经把我们折腾的半条命没有了。况且你,”祁冲神神秘秘地凑到詹芫耳边悄声问,“是不是为了要个Alpha孩子才又怀一个?”

    “你说什么话。我当然不是为了这个。”詹芫有些生气,她把女儿从祁冲怀里抱走,推搡着赶人走,“快走啦,你的提议我会考虑的。每次回来都没有落脚的地方也不是个办法。”

    祁冲也不再抬杠了,背上祁徽的一打书,向屋里的叁个人挥挥手告别。

    “詹阿姨,唐叔叔,宣宣,再见。”祁徽被妈妈轻揪了一下,礼貌地道别。

    “拜拜!”詹尹宣幅度很大地挥手,詹芫差点没抱住她,教她一头栽下去。

    “你看,妈妈给你找了一个漂亮媳妇。”祁冲有意继续逗女儿。

    祁徽也不吃她这套,这会儿闭嘴一句话不说作势要睡去。

    “不高兴离开朋友呀,”祁冲察觉女儿低落的情绪,安慰她,“别难过,很快他们就要同我们家做邻居了。”她说这话是有原因的,上次聊天时詹芫隐隐透露西都的一个龙头企业请她回来工作,位置给的很高,高到如果是祁冲来做这个选择,她会毫不犹疑一口答应下来。

    “……”

    她只得了一段沉默。祁冲无可奈何又宠溺地亲了亲女儿的发顶,真不知道她像谁,明明自己和微微都不是这么不善言辞又闷的人。

    祁冲的话不到半年就应验了,只是搬到隔壁的只有詹芫和詹尹宣母女俩,至于唐呈栋和詹尹创父子俩则是去了东都老家安养—詹尹创有哮喘的毛病,詹芫的公公婆婆不放心,和儿媳妇商量将儿子和孙女孙子接过去。詹芫同意了让丈夫和儿子过去,但将女儿留在身边—詹尹宣上小学了,她觉得不宜动荡。

    詹芫很忙,祁冲身为大学教授相较于她要清闲些,往日里接送祁徽的都是她,现在也一并承办了詹家的女儿。

    祁徽的另一位母亲也是个工作狂,与詹芫有得一比,都是早出晚归不见人影的那类。祁冲虽然大体上还算有空,但并不能时时刻刻都盯着两个孩子,每次检查完两个人的作业就任她们去闹,大多数时候詹尹宣都会扯着祁徽回自己家。

    她总在尝试偷窥祁徽用腺体上厕所,祁徽也总是想方设法地避开她。久而久之,这竟成了两人玩耍的乐趣。

    这样清澈的童趣直到小学六年级才结束。

    詹尹宣被班上的一位alpha男性同学告白了。

    那小少年紧张地满脸发白,规规矩矩地站在詹尹宣跟前,弯腰将自己写的情书递上,结结巴巴地说:“我喜欢你!请、请做我的女朋友吧!”

    詹尹宣也不直接拒绝,反倒是接过了那封信,直接拆开来看了,良久才认真地看着对方,义正言辞地拒绝:“抱歉,我并不如你想象地那么美好。虽然你很有勇气,但我不喜欢你。”

    在等待中汗流侠背浑身发颤的小少年得了意料之中的答复,有些不甘心地问:“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詹尹宣断然摇了摇头,转身拨开看热闹的人群扬长而去。

    祁徽本来是凑过来看热闹的,没想到风波的当事人之一是自己的青梅竹马,目睹这一切的她有些不是滋味。她觉得詹尹宣是自己的,她不该阅读别人写给她的情书。

    难得的,一放学她便跑了,抛下了一直以来和她一起散步回家的詹尹宣。左等右等没看到祁徽的

    詹尹宣问了一下同学,晓得祁徽一早就溜了,聪敏地意识到她肯定看到了先前那场闹剧,又好气又好笑地往家里的方向追上去了。

    “开门,祁徽。”她用力拍着祁徽家的大门,“不然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祁徽不高兴地开了门:“都多大了还玩绝交那一套。”

    “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跑了。我等了你好久。”詹尹宣喘着气脱掉鞋子,质问。

    “没什么。”祁徽连抽了好几张纸巾,递给香汗淋漓的小青梅。

    “你吃醋啦?还是嫉妒我收到了情书?”詹尹宣边擦着汗,边问。

    “我没有吃醋,”祁徽忿忿不平地反驳,“我觉得你不应该看他写的情书。”

    “我凭什么不能看?”詹尹宣奇了怪了,她是为了了解对方怎么想的,方好拒绝人家。

    “你就是不该看!”祁徽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像只被人踩到尾巴而跳脚的小狮子,吼道。

    “你居然凶我?”詹尹宣气恼极了,将擦过汗的纸巾扔在祁徽脸上。

    祁徽见她居然敢用纸巾攻击自己,脑子一热,冲上去掐住了詹尹宣的肩膀,把她一步步推倒在沙发上,一只手便困住了詹尹宣的两只手。被控制住的詹尹宣更生气了,抬腿就往祁徽身上踢,第一脚正中对方的肚子。祁徽忍着痛,欺身压住了詹尹宣反抗的两只腿。

    “你松手!”詹尹宣叫喊着,她觉得很委屈,被祁徽这样对待,“你弄痛我了!”说完,黄豆大小的泪珠便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祁徽心下一惊,更是心疼,立即收了手,难为情地道歉:“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情绪。”

    詹尹宣抽泣了一会儿,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气还未消地又踢了祁徽一脚,见她确实是在反省自己,眼珠子咕噜一转,想到一计。

    “你惹我生气了,祁徽,你太不讲理了。”她佯装盛怒地瞪着祁徽说。

    “那,那我怎么道歉你才肯原谅我?”祁徽果真上套。

    “你得补偿我。”詹尹宣大义凛然地说着似乎很有道理的话。

    “怎么补偿?”

    “你把裤子脱了,我要打你屁股!”

    下一章标题我都想好了《打屁股》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月 (ABO)》,方便以后阅读三月 (ABO)小冲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月 (ABO)小冲突并对三月 (ABO)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