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ABO)

公演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閶風 本章:公演

    詹尹宣中午便离开了,她还有事情要交接。若不是被单里那堆乱七八糟的飞机杯和茶几上的门票,祁徽总觉得发生过的一切像一场美梦。

    她给家里打了电话,也订好了下周五的高铁票。接下来的日子便仿佛度日如年,她已经不再摇摆是否继续学业,中京这座城市早已融在她的血脉中,是她的第二故乡。将近期末周了,作为毕业生的祁徽没有课也没有考试了,但她作为助教的工作还结束,除此之外便是日日思念着詹尹宣。

    她们每晚都有通话,祁徽翻来覆去都是辅导时遇到的搞笑的事,詹尹宣则是讲了一通遇到的艺人、歌星有多好看,听得祁徽生闷气。

    那一抹倩影从公寓楼梯间离开的模样依旧深深刻印在祁徽的心头,她总是难以自禁地站在廊道上,隔壁邻居见她如此很是奇怪,看向她的目光都变了味道。

    幸亏,难熬的时间过得很快。

    ct的母公司极其靠谱,最大一点体现在每次公演的安检上。祁徽将随身大件物品寄存在管理室,脱了鞋举起双手跨立在奇怪的检查仪器里,高科技感十足的检查仪在玻璃框中闪着绿光转了两圈。大抵是觉得祁徽没什么问题,工作人员很快便示意祁徽离开,喊下一位进来。

    詹尹宣给的是内部票,位置颇好。离演出还有大约半个小时,她的周围已经塞满了人,叽叽喳喳的万分嘈杂,吵得她头疼。右手边的男生似乎有搭话的意向,她叹了口气,本想驳人面子暂时离开去安静些的地方等待,但手机上与詹尹宣的最后一条短信停留在四个小时前,去别的地方也只是无聊踱步而已,于是打消了念头。

    “你不是粉丝群里的人吧?”男生直白地开门见山。

    祁徽也没想隐瞒什么,实话实说:“确实不是。”

    “那你肯定没能成功把横幅、荧光棒之类的带进来,”男生自说自话,还拍了拍前排的女生,“阿涵,拿个荧光棒和横幅给我。”

    “送给你啦!”  他接过应援的物品,递给祁徽。

    “谢谢,”祁徽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欲言又止,“但是——”

    “啊!”男生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又夺回祁徽手里还没打开的横幅,瞥了一眼,“我直接给了你詹老板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她。你喜欢哪位团员呢?我去给你换。”

    祁徽这下觉得自己应该收下了,几乎是抢夺般地拿回了横幅:“谢谢你,我最喜欢的团员恰好是詹尹宣。等公演结束我就把横幅和荧光棒还给你们。”

    “小事情!”男生露齿一笑,“我叫李珏,你要不要进我们的后援会呀?”

    祁徽好不容易摆脱了李珏的热情邀约,没答应要进后援会,可是没能拒绝掉加SnS账号的命运。  她苦恼地揉了揉了太阳穴,大概这就是横幅和荧光棒的代价?

    与人扯皮的时间正好冲掉了等待公演开始的时长。观众席的灯光倏然熄灭,舞台上登时被打光灯烘托得耀目起来。

    ct常驻人员为十二位,而预备团员则多达二十四位。除了门面不常动以外,总有四到六名团员每隔几个月便会被替换。詹尹宣作为门面之一,已经四年没被换下去过了。

    随着轰动耳膜的音乐从场馆四面八方响起,十二位花季少女在舞台上手牵着手被升起,唱着经典的ct团歌。等到舞台彻底固定住,她们方才放开手,唱着自己负责的部分开始走位。

    祁徽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为首的那位代表色为粉色的女子,将她的一颦一笑尽收眼底。这一次的公演演出服偏向保守,不过有着黑丝打底,无论怎么折腾也都称得上性感。

    她与周围同样深爱着ct这个组合的人们一齐呐喊,挥动着手里的发光横幅和荧光棒,喊得嗓子嘶哑失声。

    这是她第一次现场观看詹尹宣的工作,夺目的风采令她不由得鄙夷十八岁之前自己的短视和偏见。

    汗水被挥洒在舞台高高低低的台阶上,两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周围的人无一不露出意犹未尽的神情。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并没有老生常谈的闭幕曲,而是詹尹宣独自一人上前许多步拿着话筒,向观众们深深鞠了一躬:

    “感谢大家今天的来访!我是ct的队长,喜欢被大家称呼为詹老板的詹尹宣。今天趁着晴朗的夜空,我有一件万分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

    她的手向后方一扬,示意另一位相似服装的少女往前来。

    “自我加入ct这个大家庭已经六年过去了,而距离我戴上这个荣誉的臂章,也已经叁年过去了。我很荣幸,今晚可以将这个臂章授予给常珅,我最可爱的后辈之一。”

    詹尹宣的眼角有些晶莹的东西在反光,她顺畅地将臂章摘下来,

    “从明天开始,整个团的36位花季女生便要受你照顾了!”

    话毕,她第一个大力地鼓掌。

    祁徽被她的突然决定惊得大脑轰鸣作响,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四周的粉丝们也似乎陷入与她相仿的状态,一开始只有稀稀落落地掌声,直到十几秒后才热烈起来。

    夹杂在掌声里,尖锐的质问声也无比醒目。

    “詹老板你是要毕业了吗?”

    “为什么!?”

    “如果你毕业我也不活了!”

    台上,詹尹宣仔细地将臂章勾在了常珅的衣袖上,落落大方地与她拥抱了几秒钟而后再度向人群的叁个方向鞠躬,潇洒地先一步离开,退到后方去。

    常珅在发表感谢言论后开始自己的宣言,祁徽一个字也听不进,她沉重地用指腹刮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不知应该开还是不开。

    “刚刚詹老板把队长交接了?”李珏突然转身过来掐住了祁徽的肩膀,把她摇得像捣蒜一样。

    祁徽被摇得头晕眼花,木木地点点头。

    台上台下的喧嚣已经开始在她耳畔褪色,她十八岁以前硬说软说劝了詹尹宣不要参加女团将近六年,好不容易接受了她的职业并且今天切身了解到了她做的是一份多么了不得的工作,结果这人出人意料地在这个时间段发表队长交接即毕业预告。

    她彻底懵了,鼻腔里反复着不知名的酸楚。

    是什么原因让她不想做了呢?为什么上周完全没提及过?

    闭幕曲最终还是没被跳过,台上的十二个人挥着手向观众们道别。眼尖的人发现詹尹宣提前退场了,而新任队长常坤则接替了她的大将之风回应粉丝们的热情挽留。

    祁徽的手机很快便收到一条信息:

    你能来后台一趟么?

    本章走一波剧情,下章争取车门锁死

    正文也快完结了呢


如果您喜欢,请把《三月 (ABO)》,方便以后阅读三月 (ABO)公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月 (ABO)公演并对三月 (ABO)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