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19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19节

    松烟会意,立刻朗声道:“官老爷查案,闲杂人等回避!”

    第24章 智断案

    人群一片哗然,他们都忙着看热闹,也不知道谁悄悄去报了官。一听说官老爷来了,立刻左顾右盼,看看有谁穿着官服。

    那中年男子笃定地站着,笑着迎上来,见是个十五六岁大的少年,他笑容更大了,语气中带上了几分傲气:“哪家的官老爷是这样年轻的后生?可别是偷了父亲的官印,跑出来作威作福的吧?”

    众人一听,议论纷纷,也有胆大的嚷嚷道:“快点换个正经的官老爷来!一个毛头小子顶啥子事哩!”

    “连官服都没穿哩,是真的官老爷吗?”

    那中年男子一听来了底气,下巴微微扬高:“我见识不多,却也是与几位官老爷有过交情的……”

    松烟不等他把话说完,直接把玄玉韫的私印怼到他的脸上。与其同时,太子卫率分两端列队,亮出了腰间别着的刀。

    众人吓了一跳,噤声不语。

    “官老爷!”中年男子一震,一个趔趄,手一抖,翻手就想把酱菜碟子倒了。

    松烟反手攥紧了他的手腕,笑着露出了灿白的牙:“这位苦主,您要是想讨要个说法,可不能把证据毁了。不然,要是冤枉了好人,可就不美了。”

    中年男子尝试着抽手,却发现自己压根就动不了,只能赔着笑,眼睁睁地看着一旁的卫率紧接过了他手中的酱菜碟子。

    “搬桌子来。”玄玉韫看也不看这中年男子一眼,只悠悠地吩咐。

    郭大娘两眼放光,从地上一溜烟爬起来,一抹鼻涕一抹泪,冲进铺子里就搬了张桌子来,还拿布细细地擦了。

    “诸位。”玄玉韫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干脆利落地道:“这颗……”

    玄玉韫看着碗里这颗黑灰色的东西,语气稍滞,有点嫌恶地抿了抿唇,才继续道:“这污物,落入酱菜碟子里,表面必然会沾上酱汁。”

    众人还沉浸在太子卫率突然拔刀的惊骇之中,下意识地齐声应是。

    “但是,这并无法决定它究竟是早就在这酱菜之中,还是——”玄玉韫冷冷地看了那心惊胆战的中年男子一眼:“有人后来故意放进来的。”

    “就好像这面饼。”玄玉韫并不空讲,而是向旁观者讨要了一小片面饼:“现在就放进酱菜碟子,一样会沾酱汁。但是面饼里,却不会湿得那么快。”

    然后他把面饼丢进酱菜碟子里,搅了搅,再夹出来,示意卫率抽刀劈开。

    果然,外头沾着酱汁的面饼,里头还是干的。

    “面饼吸水更快。若是早就放进了酱菜坛子,这面饼必然从里到外都是酱汁。”玄玉韫简单明了地给众人解释道:“这污物,也是这个道理。”

    众人伸长了脖子,都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都说这主意好,要松烟立刻就剖开来看看。

    玄玉韫看向汗巾子上头的老鼠屎,轻咳了一声:“所以,拿刀来,将这污物劈开便知。若里面是湿的,那就是在酱汁里久泡,则错在郭家。若是干的……”

    “那就是这小娘养的狗东西害俺家!”郭大娘嚷得震天响。她自问问心无愧,自然是无所畏惧。只觉得老天爷都已站在自己这一边,虎虎生威地催着郭大郎去后厨拿刀。

    那被卫率制住的中年男子,唇边却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他把头扭过去,不看着玄玉韫所在的方向。

    谢珠藏跟激动的人群不同,她始终关注着那个中年男子的神态。一见他反常地扭过头去,她立刻就明白过来,连忙催促阿梨:“要……人证……老人来当。”

    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太明白众口铄金的道理了。如果没有人证,玄玉韫很可能会被反咬一口,说他故弄玄虚,就是想护着老郭家早食铺。

    阿梨心领神会,立刻嚷道:“还得有人证才行!不如就请街坊邻居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出来做个见证,也免得说官老爷出了差错。”

    松烟已将老鼠屎夹了出来,拎刀的手一顿。

    玄玉韫亦是一怔。他也熟悉阿梨的声音,而阿梨出声,必然是谢珠藏的示意。他的目光越过人群,看向谢珠藏。

    谢珠藏与玄玉韫的目光在空中相汇,她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谢珠藏还是穿着一件素白的斗篷,冬日还是这个积了细雪的冬日,可她整个人却陡然明丽起来,褪去了苍白和孱弱。

    她是真的,有认真地在吸取教训,努力地向前走啊。

    玄玉韫温声一笑,看向人群的目光也变得分外的和蔼:“劳烦诸位推举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前来做个见证。”

    众人立刻就七嘴八舌地推选了三个人出来,皆说是街坊邻居看在眼里,有口皆碑的老好人。

    “多谢。”玄玉韫温和地谢过,亲自请他们上前:“麻烦三位做个见证,看看这污物里头,到底是干的,还是湿的。”

    松烟轻轻地一切。

    刀落在那颗老鼠屎上的一瞬,就有人惊呼道:“妈呀这人咋的尿裤子了!”

    众人纷纷往后退,捏着鼻子震惊地看着被卫率制住的中年男子。

    “干的!”见证的人上去左瞧右瞧,还有人拈了拈那颗老鼠屎,立刻齐声宣布。

    哪还用他们宣布,人群早就群情激奋地骂起来:“俺就说老郭家的一向都老实,咋可能做出这种事来!有娘生没娘养的恶心玩意儿,净害人!嘿唾!”

    “穿得人模狗样的,就是个黑心肝哩!”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官爷年纪轻轻,好生厉害,一定是来微服私访的!”

    郭大娘拉着郭大郎和儿女,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贵人大恩!贵人大恩哩!”

    人群自发地给玄玉韫让出位置,玄玉韫挥了挥手:“事了就好。”然后,径直走向谢珠藏。

    他才刚走出人群,应天府尹就带着官吏匆匆赶了过来:“上元节庆,何事如此喧哗——”他厉声呵斥的话在看到玄玉韫时戛然而止。

    应天府尹瞪大了眼睛。

    玄玉韫瞥他一眼,指了指身后抽搐的中年男子:“大人,人证物证俱在,有劳。”

    他一拱手,绕开了应天府尹,走到谢珠藏身边去。

    玄玉韫走得潇洒磊落,身后的老百姓七嘴八舌地跟应天府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间或还有一两句与有荣焉的夸耀:“青天大老爷,这是您手下哪个官爷呀?厉害的不得了哩!”

    “有理有据,彬彬有礼,后生可畏啊!”做了见证的老人,摸了把胡子,文绉绉地道。

    应天府尹吓了一大跳,连忙呵斥道:“切莫胡说,那贵人可不是本官手下的差吏。”

    众人一听,更兴奋了,交头接耳道:“比府尹官还大哩!”

    他们久居应天城,自然是知道应天城里多的是达官贵人。但管着他们的也就是应天府尹,其他三公九卿,大都是听说而没见过。听应天府尹这么一说,人群登时就传开了。

    郭家虽然没什么见识,嘴巴倒是很严,压根没玄玉韫和谢珠藏是宫里头的人,郭大娘见人群那么热闹,虽然心里头得意,却揪着郭大郎的耳朵,把儿子和女儿都叫进去好好地叮嘱了一番。

    他们是谢家的家生子,蒙受大恩,头一条要紧的事,就是得嘴巴牢。

    应天府尹自然也不敢说出玄玉韫的身份,他厉声让官差跟留着看守中年男子的卫率交接,把人押送到衙门去。自己还是忍不住神色复杂地看着玄玉韫离去的背影。

    赏梅宴的事,他耳聪目明,自然也听说了。

    可如今看来,那些人口中“鲁莽冲动”的太子殿下,原来是个这样冷静聪慧的少年啊。

    *

    玄玉韫将众人的夸赞与困惑都抛之脑后,他起初脚步稳健,可越靠近谢珠藏,他的脚步不知不觉就快了起来。

    他的心不由自主地在期待着——

    “韫哥哥!你好厉害!”谢珠藏眼睛里有光芒,她几步走到玄玉韫的面前,仰着头看着他,言辞凿凿,仿佛在说什么天大的事一样,极其诚恳地道:“韫哥哥……最厉害了!”

    玄玉韫的心“咕咚”一下,在冬日泡进了温泉里,一下就荡漾起来。

    他轻咳一声,面无表情地道:“尚可。”然后,他朝谢珠藏伸出手,要扶她上马车。

    “才不是。”谢珠藏将手放在玄玉韫的手心,她借力坐上马车,扭头看着马车下的玄玉韫,十分严肃地道:“我的……韫哥哥,是世上,最、最、最厉害的人。”

    玄玉韫上马车的脚步一顿,他低着头,轻轻嗤笑一声:“也就你这么傻。”

    像是一声从唇齿间倾泻的叹息,倏忽就消失在风里。

    谢珠藏不乐意了,撇撇嘴,朝坐在她面前的玄玉韫伸出手。

    玄玉韫第一个反应是侧身捂住了自己腰间的蓝缎圈金铺绒绣葫芦桃子的荷包,他这么一动,倒是让谢珠藏愣了一下。

    玄玉韫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腰间挂着的已经不是小猫扑蝶的荷包了。玄玉韫轻咳一声:“你伸手作甚?”

    谢珠藏理直气壮地道:“韫哥哥都……说、说我傻了,那我一定……不、不能忘了要、要年礼。要不然,那、那就是真、真、真傻了!”

    玄玉韫愣了愣,随手从小几上拿了一个茶杯放到谢珠藏的掌心。

    谢珠藏瞪大了眼睛。

    玄玉韫放松地靠在引枕上,听着马车骨碌碌地往前走,漫不经心地道:“说了那么长一句话,润润口。天工坊和萃玉轩,你想买什么,随意挑。这样的年礼,够了吗?”

    谢珠藏忧郁地抿了口茶,放下杯盏,意兴阑珊地道:“行叭。”

    玄玉韫一噎,挪了挪身子,抬眼看着她:“这还不够?”

    他自己都怕钱没带够呢!

    谢珠藏朝他眨了眨眼,期盼地道:“我想要……韫哥哥……亲、亲手做、做的!”

    千金之宝,不如你亲自动手。

    反正她又不差钱。

    玄玉韫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那你就想想吧。”

    谢珠藏:“……”

    马车恰好停了下来,萃玉轩到了。

    玄玉韫利落地跳下马车,转身撩开车帘,朝车里气鼓鼓的谢珠藏伸出手。

    谢珠藏还有点“闹别扭”,玄玉韫严肃地吓唬她:“阿梨不过是你身边的使女,扈家都咽不下这口气。”

    谢珠藏一懵,不知道玄玉韫突然说这个作甚。她懵起来的时候,眉睫忽闪,瞧上去倒是乖得很。

    玄玉韫继续道:“郭家的事,没准扈家已经知道我们插手了。尽管扈家估计不会再铤而走险,找郭家的麻烦。但是,遇着你,给你使使绊子还是使得的。不必等画舫赏灯,就能在萃玉轩落你的脸面。”

    玄玉韫说到这儿,忍了又忍,可眉眼间仍旧皆是笑意。

    “所以,还不快到孤身边来?嗯?”

    作者有话要说:  【案件灵感来源:陈寿《三国志》孙亮辨奸】

    第25章 上元劫

    上元节的天不负众望, 很快就暗了下来。

    谢珠藏从萃玉轩走出来时,天色已暗,满街的灯火便有了用武之地。

    “好漂亮……”谢珠藏喃喃地左顾右盼, 顿时觉得手上挑中的金步摇, 都不若满街的灯火那样璀璨。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19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19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