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22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22节

    谢珠藏一时怔愣, 还没来得及说话, 耳边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船要沉了!!有人落水了!”

    “姑娘!!”

    这两声尖叫同时在谢珠藏耳边炸响,阿梨着急忙慌地挤过来:“姑娘!咱们快进厢房呀!”

    阿梨瞧见人群都往厢房里挤, 下意识地就想护着谢珠藏往厢房里去——毕竟玄玉韫也在那里,他犹如定海神针,让阿梨总觉得, 在殿下身边总是没事的。

    谢尔雅也急着想跟着人流往厢房走,却被谢珠藏一把紧紧地拉住了手腕。

    谢尔雅惊愕地回头。

    “不!”谢珠藏高声道:“拉、拉……”她心急之时, 根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知道指着那些跟着贴身使女抱头鼠窜的闺秀们。

    “拉住她们?”阿梨惊骇地问道。

    “对!”谢珠藏斩钉截铁地应下来:“快!”

    阿梨不假思索, 立刻就带着谢大夫人留下来的文泱和文沫, 冲过去拉住就近的奔逃闺秀。一边拉, 阿梨还一边嚷道:“不要跑!不要跑!”

    谢尔雅走不了, 她一脸震惊地看着谢珠藏:“为什么?大家都在往厢房赶呀!”

    “人……人、人多!”谢珠藏说话太费劲, 只吐出这两个字来。

    她牢牢地记得玄玉韫早先警告她的话——人多的地方容易出事, 要待在人群外,不要受了冲撞, 以免跌跤被踩。

    谢珠藏警惕地攥着谢尔雅的手腕,小心地避开人流,顺着甲板的边缘走到另一面甲板上去。好在她们本来就是在人群的边缘, 压根就没人想往她们那个方向瞥一眼。

    等避开人流之后,谢珠藏立刻对入墨道:“救、救、救……落、落、落水!”

    入墨一个激灵,立刻道:“辛丑、辛卯、辛巳、辛未,跟我去找落水的人!”卫率领命,跟着入墨直奔呼救声而去。

    谢尔雅神色复杂地看着谢珠藏。谢珠藏没有看她,而是短暂地舒了一口气。

    阿梨紧赶慢赶的,也只拉住了几个跑得慢的小娘子,更多的早就闯进人群里,哭丧着往厢房里挤。

    被阿梨等人拉住的人都恐惧的回头看着她,阿梨梗直脖子就道:“我家姑娘身边有卫率!”

    那些姑娘们犹自在拼命地挣脱,不顾仪态地嚷道:“快松手!!你们怎么害人啊!”

    有人挣脱了阿梨的手,不管不顾地往前冲。然而,她才将将冲到人群中,就只听人群里发出一声惨痛的呼声:“别挤了!别挤了!有人摔倒了——啊!!!”

    这一下,被阿梨等人拽住的小娘子们,如惊弓之鸟“蹭”地跳起来,瞪大了眼睛,头也不回地往谢珠藏身边跑。阿梨一个踉跄,差点儿被带倒了。阿梨稳住身形,朝谢珠藏跑来。

    谢珠藏却在此时,突然松开了谢尔雅的手,向前奔去。

    “阿藏!”谢尔雅大惊。

    阿梨和谢珠藏错身而过,阿梨还来不及惊愕,想都没想又扭头跟了上去。

    谢珠藏一下子跑到了那个摔倒的小娘子身边——此时,人流早已越过这个摔倒的小娘子。她委顿在地,发髻杂乱,鹅黄色团花纹棉裙上满是脚印——正是周四姑娘。

    周四姑娘一双眼睛迷迷瞪瞪地睁着,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

    谢尔雅立刻反应过来:“文泱,文沫!快去救人,把人搬过来!”谢尔雅说罢,一咬牙,也跑了过去。

    人群尽管已经越过这个摔倒的周四姑娘,乌压压的脚仍旧在她们眼前杂乱无章地左右晃动,待在原地必然是极不明智的选择。

    谢珠藏朝谢尔雅用力地点头,她太急了,以至于嘴唇发抖,再说不出话来。

    好在文泱、文沫合伙抬起周四姑娘,阿梨则用力地掐着她的人中,让她清醒地被抬到卫率的保护圈里。

    谢珠藏大松一口气。

    周四姑娘受了巨大的惊吓。身边的使女乱窜,她一个人被推搡在地,差一点儿就命丧黄泉,就连疼都麻木了,只知道下意识地呼痛。更是死死地攥着谢珠藏的衣袖,眼里都是惊恐和呆滞。

    那些被阿梨拉下来的小娘子围拢过来,也不知道她们以往感情如何,而今却是相互依偎着,目光黏在谢珠藏的身上。

    谢珠藏轻轻地拍了拍周四姑娘的手背,阿梨解下自己的斗篷,披在周四姑娘的身上。

    然后,谢珠藏看了看文泱和文沫,朝她们指了指入墨去的方向。她记得谢大夫人说过,文泱和文沫犹擅凫水。

    文泱和文沫会意,立刻就赶了过去。

    “阿藏!?”

    熟悉的声音便是在此刻,于惊恐之中,推开一扇生门。

    人群分左右散开,谢珠藏遥遥而望,忍不住露出了灿烂的笑意:“韫哥哥!”

    应天城的鼓擂响最后的那十下,焰火簌簌而落,比星辉更加耀眼。岸上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庆贺新的一年,万物更新。

    玄玉韫就在这星雨中,朝她飞奔而来,像化雨的春风,吹开寒冬的坚冰。

    然后,紧紧地一抱。

    恍若要将她溶入骨血,永不分离的力度。

    *

    玄玉韫的一抱太突然了,不仅是谢珠藏,他们身边所有人都没回过神来。还是阿梨,听到玄玉韫问“怎么回事?”的时候,磕磕绊绊地把之前谢珠藏做的事说了一遍。

    玄玉韫的脸色由青转白,急急地喘了几口气,才轻斥她:“你胆子真是越发大了!”

    谢珠藏也回过神来,她朝玄玉韫眨了眨眼睛,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入墨高兴地道:“人救上来了!”

    与此同时,有人落地的一声闷响。除了受伤的小娘子和留下来照顾她的人,其余人连忙赶过去看。

    谢尔雅呼吸一滞,难以置信地道:“程哥哥!?”

    谢珠藏还没回过神来,谢尔雅已经越过她冲到了最前面,却又在躺在地上昏迷的人面前戛然止住了脚步。

    文泱看了谢尔雅一眼,埋头按压程云溶的腹部,逼着他把腹水吐了出来。程云溶“噗噗”地吐了好几大口水,倒吸一口气,悠悠地醒了过来。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了眼前的人,低声嘶哑地道:“尔雅……?”

    谢尔雅一默,悄无声息地退到了谢珠藏身后去。

    谢珠藏扭头看了谢尔雅一眼。谢尔雅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谢珠藏对谢尔雅的感情不可谓不复杂,她不喜欢谢尔雅是真的,毕竟前世谢尔雅故意误导她,今生也想过借刀杀人。可今日,谢尔雅拉住她的斗篷,却又着实让谢珠藏意外。

    谢珠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挪动了脚步,挡在了程云溶和谢尔雅中间。

    玄玉韫压根没管谢尔雅的反应,他眉头一蹙,立刻道:“人流散开点,不要围堵在一块儿。”

    众人此刻对玄玉韫是唯命是从,当即就散了开来。

    程云溶似乎也看到了谢尔雅往后退,他仰着头,闭了闭眼,尔后对谢珠藏和玄玉韫露出了一个虚弱笑容:“多谢……”

    玄玉韫皱着眉头:“你别说话,好好休息,等伯母带大夫来。”

    玄玉韫对程云溶实在是生不出什么同情来。程云溶答应照顾谢持星,结果他落了水,却把惊恐的谢持星留在了厢房门口。

    要不是玄玉韫听到了谢持星的惊呼,在失控的人群的推搡下,谢持星又能坚持多久?

    玄玉韫此时冷静下来,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这时节水流不急,要造成刚刚的碰撞力度,压根不是两艘画舫“不小心”撞到所能导致的。更不用说这画舫一瞧就是扈家的,谁敢撞上来?

    玄玉韫立刻吩咐道:“己未,己酉,你们二人沿着船沿去查查,到底是那艘船撞了上来。”

    玄玉韫才吩咐完,谢大夫人和扈夫人就赶了过来。谢大夫人脚下生风地冲过来,简直不知道应该先看哪一个好。

    玄玉韫马上安慰道:“都没事。”

    谢大夫人来不及说话,大松了一口气:“好,好,好。”谢大夫人看着地上的程云溶,谢大夫人没有说话,程云溶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一向老练的谢大夫人,眸中竟然含了泪。

    “没……没事吧?”扈夫人怯怯地问道。

    “没事?”谢大夫人冷哼一声,扭过头来,直视着扈夫人和她背后的赵夫人、扈玉娇和赵二姑娘,疾言厉色地道:“只有你扈赵二家的人,才配说没事!”

    谢大夫人声音尖锐,显然是气狠了。

    围绕在谢珠藏身边的,惊恐不定的小娘子们,闻言都倏地看向了扈玉娇和赵二姑娘。

    谢大夫人三言两语,已足以让她们怀疑起扈赵二家。

    还坐在地上,正被大夫包扎伤口的周四姑娘,一边哭着喊痛,一边尖声道:“扈姑娘和赵二姑娘被叫回去,才发生了撞船!”

    周四姑娘本来还替扈玉娇觉得委屈,毕竟她家也跟扈家交好。

    然而,她现在满心都怀着对自己可能破相、可能不良于行,甚至差点丧命的恐惧,哪里还记得起家中的殷切叮嘱,只不管不顾地哭喊道:“要不是谢姑娘!我命都没了!”

    扈玉娇神色一厉,阴鸷地看向谢珠藏。

    第27章 幕后使

    然而, 这一次,更多的人站在了谢珠藏的身后。

    那些被阿梨叫住的小娘子们,心有余悸地看看地上躺着的周四姑娘。尽管她们更冷静, 在这时候, 却也半点不肯开口帮扈玉娇说话,而是缄默地,走到了谢珠藏的身后。

    而谢珠藏, 只静静地看着扈玉娇。

    她的目光平静而又笃定, 称得扈玉娇像个卑劣的,失道寡助的小丑。

    扈玉娇差点气到仰倒:“严嬷嬷只是看我身子不适, 叫我进厢房去休息!表姐只是陪我去,我们哪里知道会撞船!”

    “你自然是最清白无辜,什么都不知道。”谢大夫人冷笑一声, 看向站在阴影里的严嬷嬷。

    严嬷嬷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画舫停靠在桃叶渡, 己未和己酉也赶了回来,对玄玉韫摇了摇头:“属下查了一遍, 没看见周围有可疑的画舫。问过周围的人, 只说有来去隐秘的小舟, 但是不知道是否为撞船的小舟。”

    己未顿了顿, 又道:“不止一艘。”

    玄玉韫的眸色一沉。这明显就是难以追踪了。

    谢大夫人哈哈笑道:“这就是扈家的心意?”她的笑声倏地冷下来, 声音冷硬:“我谢家, 心领了。”

    “谢大夫人!”扈夫人急道:“我真的对此事一无所知啊!”

    “你当然不知道。”谢大夫人居高临下地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谢大夫人说罢,懒得再搭理扈夫人等人, 而是对玄玉韫和谢珠藏道:“今夜事多,好在殿下和阿藏都没事。早些回宫吧,免得小人作祟, 惹陛下忧心。”

    谢大夫人说罢,走到程云溶躺着的担架前:“溶郎,你是如何落了水……罢了,你没事就好,不然叫姑姑怎么跟你爹娘交代!”

    “姑母,我只是想出来看灯,不小心跌落进河里,没事。”程云溶勉强地安慰谢大夫人。

    谢大夫人的眸中却含了泪。

    谢大夫人素来是个极刚强之人,她陡然露出脆弱伤心的表情,让场上的众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22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22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