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44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44节

    谢珠藏的笑容,干净明快, 不是嘲讽不是嗤笑,只是单纯的心情好的笑容。

    等谢珠藏走到谢尔雅身边时, 谢尔雅还有点怔愣。谢珠藏却主动地对她道:“哥哥们嫌荡、荡秋千是……女孩子的玩法, 我跟着哥哥们, 远不如……跟着堂姐好玩。堂姐可不能就、就在这小池塘边上……流连忘返。”

    谢尔雅还没什么反应, 玄玉韫先瞪大了眼睛。

    谢珠藏这话一说, 让他还怎么找借口坐到秋千上去!这丫头果然记仇, 自己方才不过就开了她一个小小的玩笑,她转身就要给他挖个坑。

    谢尔雅神色间有几分诧异, 几分茫然。

    她听说了宫里传来的消息。虽然一个人的风评故事都做得了假,但谢尔雅以为,改宫规、压扈昭仪, 像是谢珠藏会做的事。

    谢尔雅还记得,画舫赏灯时,谢珠藏扑过去救周四姑娘时的场景。

    但谢尔雅同样也知道,要在扈昭仪的严防密守下,将这样好的声名传出来,得费多大的本事。而这样一个有本事的谢珠藏,不可能看不出她在谢家的作用。

    谢大夫人养着她,就是为了当太子良娣的——怀慜太子逝世,那就当玄玉韫的太子良娣。多简单的事。

    可谢珠藏,为何还要对她笑脸相迎?难道谢珠藏真的浑不在意吗?

    谢珠藏向谢尔雅微微欠身:“还没谢、谢过堂姐……画舫上救命之恩。”

    若说谢珠藏喜欢谢尔雅,那是不可能的。可谢珠藏同样也记得,当日画舫撞船,她差点儿落水,是谢尔雅站在她身后,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披风。

    虽然拉住她的那一下,只是谢尔雅的举手之劳。但电光火石之间的选择,可以窥见一个人真实的品性。

    谢尔雅忽地听到谢珠藏这句话,神色有些怔忡:“我怎么可能让你落水呢?那是举手之劳、自然之理,不必谢。”

    谢珠藏微微一笑:“若是换了别人,可就不、不可知了。”

    那时人群混乱,谢尔雅只需要佯装向前摔倒,谢珠藏无疑就会落水。若是再引侍卫来救,那谢珠藏的声名,当日就会被毁得彻彻底底。

    可谢尔雅没有。

    谢珠藏仔细回想前世,谢尔雅嫉妒她,总是含糊不清地挑拨离间。可谢尔雅也的确没想过要害死她,甚至还三翻四次的,替她与扈玉娇交锋。也正是因此,前世的她才会信任谢尔雅。

    谢尔雅如同谢家放在她身边的一柄双刃剑,刺伤了扈玉娇,却也割伤了她。

    谢珠藏的及笄礼就在两月之后,论理,谢尔雅是唯一的赞者人选。因为谢珠藏没有什么众所周知的手帕交,若是不选谢尔雅,恐怕会落人口舌,引人议论说谢珠藏与谢家不和。

    但是谢珠藏需要亲自确认,谢尔雅能不能当这个赞者。若是不能,她还不如请谢大夫人另为甄选合适的人选,大不了安个什么往来通信的手帕交,也不是不可以。

    谢珠藏向谢尔雅伸出手,但她不习惯跟谢尔雅亲近,便只轻轻地拉了拉谢尔雅的衣袖:“大哥、二哥和持星,都发现你没、没跟上来。”

    谢尔雅一愣,抬头看向谢家三兄弟。谢持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便蹬蹬地跑过来,扯了扯谢尔雅的袖子:“阿姐阿姐,你怎么还不来呀?要去坐秋千了!”

    谢持星虽虎头虎脑的,可是扯谢尔雅的袖子,也不用力,轻轻地拉一下就放了手。谢持星又蹬蹬地跑到谢二公子身边去,张开手想要谢二公子抱。

    谢二公子吓得赶紧避开,连连朝谢尔雅招手:“尔雅你快点来!我可真是抱不动这个秤砣了,让他赶紧秋千上待着去。”

    谢尔雅噗嗤一声笑了,她抬手悄然地抚去眼中的泪花,声音清朗地道:“欸,来了。”她应罢,回身看着谢珠藏:“多谢。”

    谢尔雅很明白,他们都知道自己为什么停下来落在人后,可没人点破让她难堪。哪怕是玄玉韫,也只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或许,她的处境,比之谢珠藏,也没有那么不堪。

    *

    然而,等谢珠藏坐上秋千时,谢尔雅再一次意识到了自己和谢珠藏的差距。

    玄玉韫本来还想假装生一下谢珠藏气,谁叫她说“荡秋千是女孩子玩的”,男孩子怎么就不能玩荡秋千了!但是,等玄玉韫一看到谢珠藏坐上秋千,双手握着两边的粗麻绳,玄玉韫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不要荡太高。”玄玉韫厉声道。

    阿梨本来喜滋滋地给谢珠藏推秋千呢,突然被玄玉韫这么一下,差点儿推了一下狠的。阿梨虚抹了一把汗,只好小心翼翼地用力。

    谢二公子忍不住捂着嘴哈哈笑了起来——实在是谢珠藏荡得也太低了,她腿一伸直,都能直接搭到地面上。

    谢珠藏脸上有了薄红:“要高一点!”

    玄玉韫忍了忍,看到谢珠藏终于荡到了双腿伸直够不到地面的高度,立刻道:“可以了!”

    阿梨也算身经百战,对玄玉韫就在耳畔的声音已习以为常。只是谢珠藏就有些不爽快了,她让阿梨停下秋千,一溜烟从秋千上滑下来:“韫哥哥,你来坐,我来推。”

    玄玉韫惊讶地看着她:“你来推?”

    就在不久之前,谢珠藏可还试图阻拦他坐秋千呢。

    谢珠藏认真地点头:“对呀。”

    她又哪里是真想阻拦玄玉韫呢,不过是想杀杀他的威风,谁让他光拿她作筏子了。

    “坐嘛。”谢珠藏轻轻地推了一下玄玉韫,笑道。玄玉韫严肃地摇了摇头:“孤不坐。”

    谢大公子和谢二公子都看着呢!

    谢珠藏眨了眨眼,对谢大公子道:“大哥哥,劳烦你去问、问问,凌波亭的小舟……能乘了吗?”

    这话自然不用谢大公子亲自去问,但谢大公子闻弦音而知雅意,当即便道:“好。二弟,持星困倦,你带着他去寻阿娘。尔雅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凌波亭布置得如何了。”

    谢二公子和谢尔雅都是聪明人,只是谢持星有点儿懵:“我不……”他正兴奋着呢,一点儿都不困啊!

    谢二公子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抱着谢持星就走:“走咯!”

    玄玉韫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谢珠藏伸手握住了肩。

    谢珠藏本来是想学那大刀阔斧的模样,把玄玉韫一把按到秋千上的。只是她忘了自己比玄玉韫矮上不少,她垫着脚是能伸手够到玄玉韫的肩膀,要施力按下去,却有些难。

    乍一看,倒像是谢珠藏伸手环抱着玄玉韫一样。

    阿梨多机敏的人呢,当即就一手拽着入墨,一手拽着松烟,硬是悄无声息地把宫人们都带着转过了身去。

    谢珠藏没意识到,她还较着劲儿,打算再尝试一下呢。

    玄玉韫先乐了。

    他身子微微后仰,双手虚扶在谢珠藏的腰际,以防她不小心跌跤,嗤笑道:“阿藏,你是不是忘了刚刚才刻下的身量?”

    谢珠藏扁着嘴,松开手,放在玄玉韫的胸前推了推。

    玄玉韫见她模样委屈,只觉得好笑。他伸手握住谢珠藏推拒的手:“你把人都撵走了,一会儿把孤的衣裳弄乱了,到时候你怎么跟伯母解释?”

    玄玉韫倒没多想,他不过调侃两句,脑子里想的也是担心失礼,又或是谢大夫人误以为他们起了争执。

    可谢珠藏的脸却腾地一下红了。

    玄玉韫到底在说点什么虎狼之词!

    她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就唰地从玄玉韫怀里溜了出去,噌地坐到了秋千上,低着头:“你不坐,那我坐!”

    玄玉韫还没来得及怔愣怀中一空,就见谢珠藏一副不愿搭理他的模样,陡生疑惑。

    要是为着先前他故意说她想坐秋千的事,也不至于现在才发作呀?他方才难道还做了什么天怒人怨、没有自知之明的事?还是……谢珠藏当真是想看他坐秋千?

    玄玉韫颇有些七窍开了六窍——一窍不通的困惑。他走到谢珠藏的面前,低头温声问她:“你怎么了?”

    当真是困惑极了。

    谢珠藏诧异地抬起了头——这是玄玉韫头一回没有“冷嘲热讽”地询问她,而是径直问她怎么了,言辞间,还带着点忐忑和不知所措。

    然而,谢珠藏忘了自己脸上红晕未消。她这猛地一抬头,一张粉嫩嫩、脸颊绯红若云霞的小脸,一下就冲击了玄玉韫的视线。

    玄玉韫鬼使神差地想到了那夜垂身的一吻。

    他伸手,摩挲着谢珠藏的脸颊——有一点点肉,软乎乎的,带着温热的气息。

    谢珠藏有点儿懵,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境况:“我……”

    谢珠藏自然说不出口。比起玄玉韫,她可是已经经历过大婚的人!

    谢珠藏低眉敛目,遮掩自己薄红的脸。她眉睫忽闪,沾染着骄阳,像涂着金粉的蝶翅,熠熠生辉。

    玄玉韫的呼吸一滞,又无可避免地急促起来。他下意识地用手勾着谢珠藏的下巴,想要看她明澈的眼睛,也再望一望,那温软的唇……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推荐】

    今天新发现一个看了会心情变得超级好的纪录片——《可爱的小崽子们》!

    刚刚出生的小动物真的太太太可爱了!

    第52章 掷千金

    “殿下, 可以入席了!”

    谢大夫人的声音忽地在身后响起,玄玉韫一个趔趄,一下把自己的下巴磕到了谢珠藏的头上。他心中才生的绮念, 顿时消失无隐无踪。

    “好疼!”谢珠藏和玄玉韫一个揉着头, 一个揉着下巴,都疼得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谢珠藏幽怨地瞪了玄玉韫一眼,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发髻。玄玉韫轻咳一声, 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衣襟。

    等两人准备好了, 这才双双站起来,向谢大夫人致意。

    谢大夫人唇边含着恰到好处的笑意, 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直到谢珠藏走到她身边,谢大夫人唇边的笑意才更深了些:“阿藏,你癸水来了吗?”

    谢大夫人轻声问她。

    谢珠藏脸上好不容易消散的红晕, 一下子又漾了起来,她摇了摇头。

    “那也快了。”谢大夫人欣慰地道, 却又很是遗憾:“要是能……”多留几岁,就好了。及笄过, 癸水至, 谢珠藏也就要出嫁了。不过, 谢大夫人将这后半句咽了下去。

    玄玉韫本走在最前面, 听闻谢大夫人跟谢珠藏在耳语, 只是听不太清楚。

    只是, 等他再一次看到谢珠藏通红的脸,玄玉韫的心里跟被羽毛挠过似的, 痒痒的。只是他怎么可能放下架子去问谢珠藏跟谢大夫人说了什么,只能板着脸,佯装一幅高冷模样。

    至于有没有坐上秋千这件事, 早就被他抛之脑后,忘得一干二净了!

    *

    等用过了午膳,玄玉韫心里就更别扭得慌了。

    玄玉韫眼睁睁地看着谢大夫人送谢珠藏和谢尔雅上马车,谢珠藏这个小没良心的,不仅临行前一直跟谢持星在一块儿,等走上马车了,竟还是一次也没有回头。

    玄玉韫抿着唇,觉得自己有点生气。

    等谢持星放开谢珠藏,玄玉韫一把把他带到自己身边来,按着,不许乱动。

    就在这时,马车帘被撩了起来,谢珠藏露出一张小脸,朝玄玉韫挥了挥手。

    “咳。”玄玉韫轻咳一声,有些微的得意:“晚膳前,孤去接你。”

    因为谢持星依依不舍,而特意撩开帘子跟谢持星挥手告别的谢珠藏:“……诶?”

    但是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情,点头高兴地道:“好呀!”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44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44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