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56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56节

    谢珠藏裹紧披风, 推开门。

    月色静悄悄地笼罩着西殿的庭院,庭院里唯一的烛火是阿梨手上的提灯。宫人们不敢点灯扰了主子们安睡, 只能趁着月色, 无声无息地清扫风灯的碎片。秋风将树叶吹得唰唰作响, 除此之外, 这个夜晚显得无比的安静。

    谢珠藏走到祥旭门前, 脚步微顿。通过门洞, 她已能看见前星门前持刀燃灯的太子卫率。

    守着祥旭门的是宫侍,纷纷向谢珠藏行礼。阿梨一直屏气凝神, 此时也忍不住劝道:“姑娘,夜深了,您不好出毓庆宫啊。”

    许是听到了阿梨的说话声, 前星门值守的卫士倏地转过头来,狐疑地看了谢珠藏等人一眼。

    这卫士与身边的人交谈了一番,然后朝祥旭门略走了几步,站在祥旭门和前星门的中间,向谢珠藏行礼:“谢姑娘有何事?”

    谢珠藏抿了抿唇:“我忧心殿下,你派人去文华殿,看看殿下可安好。”

    这卫士拱手应下,立刻就派人去文华殿探视。

    卫士的脚步声去得匆匆,回来的也匆匆。

    “回姑娘,殿下入夜应召,去了养心殿,至今未归。”卫士肃声回禀。

    至今未归!

    谢珠藏下意识地把手握成了拳头,急急地问道:“你回来的一路,可见宫道亮灯火?”

    卫士不假思索地道:“只见南三所亮了灯,宫道如常。”

    三皇子住的南三所亮了灯。

    谢珠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然而,还没等她说出下一句话来,前星门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穿着宽袍的影子。

    “来者何人!”卫士立刻将这道影子拦了下来。阿梨一惊,连忙挡在了谢珠藏的身前。祥旭门值守的宫侍也乌泱泱地站成一排,挡住了祥旭门。

    那道黑影跪了下来,声音尖细:“小的是司礼监的人,高望公公命小的来请谢姑娘入养心殿!”

    *

    谢珠藏直奔养心殿,但在养心门前,被扈昭仪拦了下来。

    “谢姑娘,这夜半三更,风大天寒,你往养心殿来作甚?”扈昭仪说的冠冕堂皇,可她的音调明显带着火气。扈昭仪连昵称也不叫,更在“谢姑娘”这三个字上重重地咬字。

    谢珠藏看了扈昭仪一眼——养心殿前,只有她和扈昭仪的仪仗。养心殿大门紧闭,两派持戟卫士目不斜视,好似对发生在眼前的争执看不见也听不见。

    “臣女应召而来。”谢珠藏回道。

    “你应召而来?”扈昭仪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翊坤宫跟养心殿就隔着一个永寿宫,本宫这才能知道养心殿夜半亮了灯,涌来了太医。本宫都进不得养心殿,你可不是嫔妃,怎么会应召而来?”

    灯火在扈昭仪脸上摇曳,更透出几分阴森与不悦:“可别是听了什么动静,矫召而来。”

    扈昭仪这指控,直是恨不能让谢珠藏下诏狱。可正是她的指控这么尖锐刻薄,谢珠藏才安下心来,知道扈昭仪这是恼羞成怒,而无精心算计。

    召她来,恐怕当真是玄汉帝的意思。

    谢珠藏的神容愈发镇定:“扈昭仪惦念陛下,见灯亮就能匆匆赶来。臣女不比扈昭仪,不敢揣测圣心。”

    “你!”扈昭仪脸色更沉。

    谢珠藏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她紧盯着养心殿的动静,刺探帝心吗!她想把刀贴在谢珠藏的脖颈上,却不曾想,竟然被这小妮子反手握住了尖刀,反手贴在她自己的喉管上了!

    然而,不等扈昭仪再说下去,养心殿紧闭的大门忽地就被打开了,高望从房中走了出来。

    “昭仪娘娘、谢姑娘万福金安。”高望朝她们行礼,灯笼映照的眼里,没什么外露的情绪。

    高望还没直起身子,扈昭仪就语气和缓地道:“高公公可算开了门,不然,本宫还不知要拿阿藏如何是好。本宫方才还想劝阿藏,可别听风就是雨。夜深露重,要保重的,可不仅是自个儿的身体。”

    高望在扈昭仪面前低着头,借着暗夜隐没了他的神色:“不敢瞒娘娘,是奴才命人去请谢姑娘来的。”

    “咔嚓”一声脆响,是扈昭仪掰断了自己的护甲。

    “本宫在这儿吹了那么久的风,满心焦虑,也不知陛下是不是圣体安康。你这奴才倒是乖觉,居然给毓庆宫递信。谢姑娘来养心殿,难道能贴身伺候陛下?高公公,你究竟是何居心!?”扈昭仪的话说得又急又快,显然是积蓄了不少不满。

    高望深深地弯下腰来:“昭仪娘娘息怒,奴才是陛下的奴才,命是陛下的,心也是陛下的,哪里会有二心?”

    扈昭仪冷冷地瞥了高望一眼:“照你这么说,把本宫挡在这养心殿外,也是陛下的意思?”

    “娘娘容后责问吧。”谢珠藏开口为高望解围:“高公公,陛下可圣体安康?”

    扈昭仪脸色一沉,正色怒斥道:“还不快让本宫进去!?”她素来以温柔和美示人,可今日她心急如焚地赶过来,竟然吃了闭门羹!

    “回谢姑娘、昭仪娘娘的话。”高望依旧维持着折腰的姿势:“先前太医署在问诊,奴才也不敢叨扰,这才不敢让娘娘进去。现在太医署的人问完了,在辩方,奴才立时就来引娘娘进去。”

    扈昭仪面色稍霁,只要知道不是玄汉帝吩咐叫她吃了闭门羹,她就心安了一半。扈昭仪“哼”了一声,也不管谢珠藏了,甩袖直奔养心殿而去。

    高望依然没有动。谢珠藏便走上前去,低声安抚高望道:“牵累高公公了。昭仪娘娘也是没料到我也来了,所以才会生气。秋风寒凉,高公公腰不好,起身吧,多保重。”

    入墨机灵地上扶着高望直起了腰。

    高望依然低着头:“奴才做奴才本分的事。姑娘体恤,是奴才的福分。”高望说罢,顿了顿,伸手给谢珠藏向养心殿一引,声音也沉了几分:“原是不该夜半惊动姑娘的,只是……”

    谢珠藏神色微凝,她跟着高望走进养心殿。一入殿,扈昭仪那刻意压低,却又难以压抑的声音直往耳中冲:“你们是怎么照顾陛下的!陛下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不能见本宫呢?”

    扈昭仪没想到,自己进了养心殿,居然还是看不到玄汉帝。

    谢珠藏停下了脚步。

    透过重重的门和重重的幕帘,有人低声解释:“奴才们不敢瞒娘娘,只是,这确实是太医令的吩咐……”

    然而,他显然来不及解释完,因为谢珠藏已迎面撞上了提着裙子,怒气冲冲地冲过来的扈昭仪。

    扈昭仪一看到她,立刻就怨怼地道:“陛下不能见人,却召了她?”扈昭仪伸手指着谢珠藏,质问高望:“高公公,你要如何同本宫解释!?”

    “娘娘息怒。”高望又深深地弯下了腰:“陛下召谢姑娘来,原也不是要见谢姑娘。陛下惦念着娘娘,知道娘娘会来,特意吩咐奴才给娘娘准备妥了偏殿的寝具。只是,太医署有吩咐,陛下多见一个人,就多受一份累。”

    “太医署的人任务繁重,只得老奴来担这个罪。还请娘娘千万顾惜自个儿的身子骨,也免陛下病重惦记娘娘。”高望声音沉沉,透着十足的恳切。

    谢珠藏微微抿唇。

    如果玄汉帝不见她,那夜半召她来,所为何事?

    扈昭仪心情也平静了下来:“罢了,本宫知道你素来忠心,起来说话吧。本宫也是一时心急,要知道,陛下不仅是你们的九五至尊,他更是本宫的夫君,是本宫的天,是本宫的命!”

    扈昭仪说罢,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而看了缄默的谢珠藏一眼——扈昭仪也想到了谢珠藏心中的疑问:“既然你说陛下召阿藏来,不是想见她,那所为何事?”

    “这……”高望迟疑着,不知该不该开口。

    扈昭仪眸子中的精光一闪而过:“高公公,你领阿藏来,总不至于是叫她在偏殿枯坐吧?既然来了,本宫就跟你们一道去。养心殿也没个长辈在,她进出多有不便,本宫就舍了休憩的时候,陪阿藏一道,如何?”

    高望仍是迟疑的模样,谢珠藏却忽地站了出来,朝扈昭仪福了福:“有劳扈昭仪了。”

    扈昭仪有些意外地挑挑眉,她微微抬起下巴,对高望道:“阿藏都应了,高公公就引路吧。”

    “喏。”高望微弯着腰,给扈昭仪和谢珠藏引路。

    扈昭仪走在最前面,谢珠藏则稍稍落在后头。

    高望走到了养心殿偏殿的门口,门外亦有卫士把手,面色森严。

    “谢姑娘,请。”高望欠身,对谢珠藏道。

    扈昭仪看了高望一眼,又看了眼谢珠藏,径直推门而入:“她能进得,本宫自然也能进得……”

    扈昭仪的声音在推开门的那一瞬戛然而止,她的唇边勾起得意而又了然的笑容:“啊呀。”

    作者有话要说:  是谁呢。

    ——

    第67章 我有你

    偏殿跪着的人抬起头, 寻声望来。

    谢珠藏与他四目相对的一瞬,紧绷的心竟忽地放了下来。

    “韫哥哥。”谢珠藏向前一步,越过扈昭仪, 泰然地走进了偏殿, 跪在了玄玉韫的身边。

    玄玉韫看着她,咬了一下唇,却没有说话。

    扈昭仪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扭头问高望:“高公公, 这是怎么回事?这大半夜的,陛下忽然病得招了太医, 怎么太子反而跪在这儿?”

    高望低着头:“老奴也不知晓。老奴只是按陛下的吩咐,请来谢姑娘,也好劝一劝殿下。”

    喜色从扈昭仪的脸上一扫而过, 她抬起大袖,借机压下自己的幸灾乐祸:“高公公, 这大半夜的,阿藏要劝太子什么?莫不是陛下卧病在床, 都是太子气的不成!?”

    扈昭仪说到后半句, 声音虽压低了, 却亮出了可怖的毒牙。

    谢珠藏倏地望来, 面沉如水:“扈昭仪, 慎言。”

    “太子之事, 乃国事。宫妃勿论国事,望您心中清明。”谢珠藏的声音不高不低地从屋内传出来。

    扈昭仪心中一咯噔。但她自觉拿捏住了玄玉韫和谢珠藏的一个把柄, 此时也不像在养心殿吃闭门羹时那么焦躁:“阿藏好伶俐的口齿,当真是心系殿下。万事不知呢,先急着替殿下说话, 还连口吃都忘了。”

    “不比扈昭仪,陛下卧病,还要闯门。”谢珠藏人虽然跪着,但腰背挺得笔直,直接顶了回去。

    扈昭仪这一番质问,几乎是明面上要跟她撕破脸——谢珠藏早不是当年怯弱的她。

    “你!”扈昭仪气个半死,但是她心里也知道,她是不可能逼问出玄玉韫和玄汉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扈昭仪心里憋着气,直瞪瞪地看着谢珠藏,眼里能喷出火来。严嬷嬷见势不对,连忙低声道:“娘娘,您要不先回房去歇息?明儿一早,也好再问陛下安。”

    扈昭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气咽下去,让它绞得心肝脾肺肾疼,也不敢吐露出来。

    扈昭仪转身就走,临行前还得假惺惺地叮嘱高望:“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高公公且再给阿藏添个厚点的垫子吧。这睡梦正酣却得跪在这儿,心里头多少不好受。”

    扈昭仪说完,连高望的回应都不想等,马不停蹄地走了。她生怕走慢一步,非得被谢珠藏气得在养心殿失态,这就太得不偿失了。反正,看今夜的态势,必是天家父子互生嫌隙。

    玄汉帝还对玄玉韫有父子之情,这是自然,不然也不会把谢珠藏叫来。

    但是,互生嫌隙以至于反目成仇的事,她听说的太多了。

    谁又知道,会不会发生在玄汉帝和玄玉韫身上呢?

    扈昭仪唇角勾了稍纵即逝的笑容,施施然地隐没在黑暗之中。

    *

    高望带上门,将被褥等物什准备好,放在偏殿的小榻上。

    “有劳高公公。”谢珠藏低声道。

    高望叹了两声:“姑娘客气了。火炭虽足,地上还是凉。您跟殿下说说话……”高望看了玄玉韫一眼:“好生劝劝殿下吧。”

    高望说罢,对站在阴影里的高福招了招手:“小福子。跟我出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56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56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