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61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61节

    *

    谢珠藏静静地站在养心殿门前。

    她穿上吉服之后, 就在毓庆宫等着, 直到入墨给她传回来了第二次消息——玄玉韫带着扈大将军回宫了, 队伍里没有天师。

    一听到这个消息, 谢珠藏立刻就赶来了养心殿。

    然而,自高福进去通禀, 养心殿的门一直紧闭着。

    天渐渐下起了小雪,落到谢珠藏的发髻和肩头。阿梨连忙伸手遮在谢珠藏的头顶,低声道:“姑娘, 您别跪着了,去屋檐下躲一躲吧。”

    谢珠藏摇了摇头,伸手接了几片雪花:“瑞雪兆丰年,是好事。”她握拢手掌,又定定地望着那高大的朱红色的门:“等着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谢珠藏只简简单单地说了两句话,阿梨等得有些焦急的心,竟渐渐地平静下来。

    养心殿的门,果然“吱呀”一声开了。高福手中撑着伞,急匆匆地躬身递到了谢珠藏的头上:“谢姑娘,陛下召您进去呢。”

    阿梨一喜,连忙搀扶着谢珠藏站了起来。

    谢珠藏不及抚去肩上的雪,就问高福道:“请问高福公公,太子和诸位大臣……可还在养心殿中?”

    高福低着头,只道:“扈昭仪在穿堂等着您。”?轻?吻?最?萌?羽?恋?整?理?

    谢珠藏紧抿着唇,不再发问,而是随着高福绕开养心殿的正殿,从侧面走入了穿堂。

    这穿堂的东西两面是墙壁,南北两面连接着后寝殿与正殿,却都用重重的帷幕隔开。穿堂自成一体,望不见后寝殿和正殿的模样,也听不见两端的声音。

    扈昭仪坐在铜炉旁,一见谢珠藏,立刻焦急担忧地道:“阿藏,你这时候怎么穿着这一身朝觐的礼服来了?你还是赶紧去劝劝太子殿下吧。太子殿下也不知跟陛下怄的哪门子气。陛下的病情耽搁不得,总得请天师作法,才好叫人安心呀!”

    高福给谢珠藏搬了个绣凳来,谢珠藏挥手推拒了,让阿梨将绣凳上的软垫放在了地上,然后她面朝后寝殿径直跪了下来:“臣女浅薄,不敢妄议是否应当奉迎天师。”

    扈昭仪好似唬了一跳,一下就站了起来:“你你你……不敢妄议不议论便是了,好端端的,你跪着作甚呀?”

    扈昭仪脸上的焦急、关切,仿若全是发自内心的一般,再真切不过。

    然而,谢珠藏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声音清楚地道:“然,臣女叩请陛下,慎思韫哥哥的建议。”

    扈昭仪眸中的嘲弄一闪而过,她捂着自己的胸口,难以置信地看着谢珠藏:“阿藏,你可别犯了糊涂。天师作法,自是保佑陛下长命百岁。太子殿下阻止天师作法,这……”

    扈昭仪叹了口气:“陛下顾念父子之情,阿藏,你却也要明白为妻之道,可得好好地劝一劝太子殿下,便是国之贰储,也需得谨记孝道。”

    扈昭仪在“孝道”上用力碾声,她的温言软语,每一个字都如淬毒的箭,透着置人于死地的冷光!

    寒风不知从哪里漏进来,叫穿堂的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谢珠藏挺直着脊背,没有抖动:“扈昭仪此话,臣女不明白。”谢珠藏在凛冽的寒风中,冷静地开口:“扈昭仪,韫哥哥哪有不孝之处?”

    谢珠藏扭过头,冷冷地看着扈昭仪——这一瞬,扈昭仪心底的窃喜漏了底。

    扈昭仪跺了跺脚:“若是太子早日奉迎天师,替陛下扫除痛楚,自然是毫无不孝之处。”

    “若是韫哥哥奉迎天师,才是大不孝。”谢珠藏斩钉截铁地道。

    穿堂的气息好像一瞬间凝固了,一直垂首站在角落里的高福,都忍不住惊愕地看向谢珠藏。更不用提就坐在谢珠藏身边的扈昭仪,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扈昭仪开了口,立刻指责道:“谢姑娘,你可是才说过,你不敢妄议是否应当奉迎天师!”

    “是啊。”谢珠藏二话没说就应了下来:“可臣女方才所议的,是韫哥哥纯孝与否,这难道不是扈昭仪抛出来的问题吗?您无端指责臣女不知为妻之道,这便罢了。您居然还暗指韫哥哥不知为子之道。若是臣女闻而不动,才是当真失了夫妻一体的本心。”

    “你说话怎么这么顺……”扈昭仪没顾上回应谢珠藏的话,先惊骇地喃喃道。她早在玄汉帝病重刚起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可直到谢珠藏此时顺畅无比地说出这一大段话来,扈昭仪才真正从心底透出寒气来。

    “扈昭仪,臣女还当您一直顾念臣女,希望臣女早日口齿伶俐呢。”谢珠藏语带失望地回道。

    扈昭仪心中一紧,梗直脖子道:“那是自然的。不过,阿藏可别误会了本宫的意思。本宫何曾说过太子不孝?而你方才所说,奉迎天师才是不孝,那更是无稽之谈!”

    “因为扈昭仪不是韫哥哥,所以扈昭仪才觉得理当奉迎天师。”谢珠藏不再看着扈昭仪,重新面对着后寝殿的方向。

    谢珠藏知道,后寝殿的玄汉帝一定在悉心听着她的话。而照高福那神态躲闪的模样来断,恐怕朝臣亦在她身后,静听着她的话。

    她已了然自己在此事的角色。

    谢珠藏沉沉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古来方士、天师,如过江之鲫,都号称自己长生不老,可能见谁百年?便是青史之上,也至多只有骂名。臣女不才,尚能得知一二,更何况韫哥哥仰赖陛下、文华殿悉心教导?若韫哥哥仰赖天师,才是有违陛下苦心。”

    “此为其一。”

    扈昭仪一听到这四个字,吓得一下子揪紧了自己身下的坐蓐——这不就意味着谢珠藏还得说出个四五六来吗!

    谢珠藏当然不为扈昭仪所动,她继续道:“再说,陛下承天景命,若论全天下得天地福佑者,难道天师还能大过陛下不成?若韫哥哥奉迎天师,这是敬天师胜过敬陛下,这才是大不孝。此其二。”

    扈昭仪哆哆嗦嗦地拿起杯子,想要喝口水将自己的惊骇压下去。

    谢珠藏说的这两句话,她竟然无一句可以反驳!

    “其三……”谢珠藏顿了顿,她静静地望着后寝殿与穿堂中间那白色的帷幕:“宫中也不是第一次奉迎天师。”

    “啪”,扈昭仪的杯子脱手,掉在地上碎成了两瓣,水花溅起,打湿了扈昭仪的衣裳。

    “谢姑娘!”扈昭仪压根顾不上自己的衣服,登时厉声喝止:“你这是要剜陛下的心吗!?”

    谢珠藏以头触地,深深地拜下去。她没有说话,只等着后寝殿深处的那声击磬。她知道,这声击磬一定会响。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沉闷的击磬声,终于响了起来。

    扈昭仪哑然失色。

    谢珠藏三叩首,她的声音依旧朗然清晰:“韫哥哥与兄弟,一向兄友弟恭。天师作法,带来的究竟是喜、是痛,天底下除了陛下,只有韫哥哥,比我们任何人都知道。”

    谢珠藏慢慢地说着,眼中不由得噙了泪。她知道,这番话玄玉韫不可说,旁人不敢说,只有她,能替他将心声说出口。

    “若深痛在心,却不思其痛,反而曲意逢迎,奉迎天师——如果韫哥哥是这样的人……韫哥哥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谢珠藏掷地有声地道。

    “所谓孝,难道是眼见着前面的火坑,却也要逢迎父母,让他们坠入火坑而不顾吗?这算什么孝道!”谢珠藏的声音高了起来。

    但她不再望着后寝殿,而是倏地扭头,将激烈的情绪对准僵在座位上的扈昭仪:“就连扈昭仪这样代掌凤印的宫妃、扈大将军这样声名远播的名将,都觉得奉迎天师是正道,韫哥哥难道不知道他拒绝天师作法,会受到多大的阻力吗?”

    谢珠藏的声音又渐渐低缓:“可他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只有他这样做,才不会令他敬爱的父亲踏入这个火坑。哪怕是他以身扑灭之,又有何妨。”

    “扈昭仪。”谢珠藏虽然仍旧跪在那儿,可她的声音竟好像幻化成了人影,声声向扈昭仪逼来:“您难道还觉得,韫哥哥是为不孝吗?”

    明明是逼问,可她的声音却透着无限的悲意。那是为玄玉韫饱受误解而无法自辩的悲意——她是真正地,在感同身受玄玉韫心底的痛苦。

    扈昭仪的肩一下垮了下来,她震惊地往后缩了缩,才意识到自己必须要用全新的目光,来打量眼前这个少女。

    “可是……陛、陛下允了啊。”扈昭仪慌不择路地颤声问道。

    一直竖着耳朵的高福一听扈昭仪这句话,立刻就重新低下了头——他知道,扈昭仪完了。

    谢珠藏说了三条原因,却没有一条指责玄汉帝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扈昭仪,却将矛头直指了玄汉帝!

    也就在此时,扈大将军的声音立刻在养心殿正殿响了起来:“谢姑娘大义,臣如当头棒喝。臣有失察之责,臣有罪!”

    毫无疑问,扈大将军敏锐地意识到了扈昭仪的失误,立刻做出了弥补。

    这声音如波浪涌过穿堂,又涌向后寝殿。在这波浪中,那把雕龙刻凤的椅子,再一次缓缓地踱过重重的帷幕,若隐若现,即将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玄玉韫的声音,却倏地在此时响起——

    “扈大将军,你的罪状,可不止这一项吧?”

    第73章 灭国蠹

    玄玉韫这句话, 令那抬正缓步朝穿堂而来的椅子骤然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扈昭仪看不见玄玉韫的身影,她又怨怼地看向了谢珠藏。谢珠藏亦倏地抬起了头,但又很快低下去, 只安静地跪着。

    正殿里的诸位大臣, 却都惊骇地看向了玄玉韫。

    扈大将军紧皱着眉头:“太子殿下此话何意?”

    “永憙四年。阿兄病重,扈大将军荐天师入京。老赵监御史本欲随行上奏,却突然病重, 难以出行。而扈大将军也以边境未定为由, 驻守苗郡。”

    扈大将军没想到玄玉韫竟然从永憙四年开始说起,顿时心中一咯噔:“太子殿下好记性。那时你年不过十岁, 难体会臣镇守边关和回京看望陛下的两难也就罢了,难道你现在还无法体会吗?”

    玄玉韫没有接扈大将军的话,他只肃声继续道:“永憙五年。母后病逝, 天下大恸。老赵监御史亦于此期间与世长辞,他手中的奏本消失无踪。但因母后仙逝, 朝中的精力都放在此事上,便无人追究老赵监御史究竟是因何而亡。”

    扈大将军一直和蔼的面色也渐渐地冷凝, 他压低声音道:“臣听明白了, 太子殿下是在指责臣害死了老赵监御史啊!”

    “臣兢兢业业、斩杀山贼乱民无数, 便是在应天城的士林之间, 也是有口皆碑。殿下竟要因这子虚乌有的事, 给臣扣上杀头的罪名吗!?”扈大将军厉声道, 声音里皆是愤慨。

    “是啊,扈大将军的声名之盛, 孤也有所耳闻。”玄玉韫不接他最后一句喝问,而是只就着前半段话点了点头。

    “永憙七年,扈大将军大捷, 朝野振奋。除却按扈大将军奏章中新增的军费一百万两,父皇另赏扈大将军上等丝绸五万匹,中等丝绸十万匹,白银一万两。朝野之中,无人不应,只说赏的少了。”

    “永憙九年,也就是今年。扈大将军时隔两年,再次大捷,奏章中再求新增军费一百万两。永憙七年前,苗郡原本的军费已是两百万两。两次新增之后,每年苗郡的军费为四百万两。”

    玄玉韫扭过头去,看着丞相问道:“敢问丞相,曾曾祖父平定倭寇时,每年所用军费为多少两?”

    丞相已经六十有余,此时听玄玉韫这么一问,他拈了拈胡子:“二百四十万两。”

    扈大将军脸色一沉:“苗郡蛮夷之地,山越难以自给自足,惯来烧杀抢掠,其悍勇比起倭寇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苗郡多山、多虫兽、多雾障,兵力损耗比起平定倭寇也不逞多让。而且,山越部族宗族意识极强,臣杀永憙七年杀辰溪一脉,就要防着雄溪一脉于永憙九年反扑。如此一来,增加军费有何不妥?”

    “扈大将军有没有听说过一本名为《溪蛮丛笑》的书?”玄玉韫仿佛是牛头不对马嘴地问道。

    “什么市井小书,臣不知。”扈大将军心中烦不胜烦,想都没想就甩出了一句话来。

    谢太傅的眼神却倏地亮了。那日玄玉韫去而复返,向他求教苗郡军务。这本书,正是他在那时交给玄玉韫的。

    “如果扈大将军看过这本书,恐怕就不会说出方才的话来。”玄玉韫冷冷地逐一回复道:“书中有载,苗郡虽然多山、多虫兽、多雾障,但百姓早知就地取药。药囊、熏药种种法子不一而足。”

    “至于雄溪一脉为辰溪一脉报仇,更是无稽之谈!”玄玉韫的声音陡然高了起来:“南蛮五溪,固守一条溪流,常因争夺可供耕种的土地而争强斗胜,根本就是世仇!孤览书尚能知晓,扈大将军难道会不知道吗?”

    “父皇信重扈大将军,所求之事,无一不应。但敢问扈大将军,这些年这么高的军费,您花到哪儿去了?”玄玉韫的声音陡然沉下来,他回过头,鹰视狼顾地看着扈大将军:“南疆的仗,真的打了这么多年吗?”

    养心殿死一般的寂静。只闻徐徐来的秋风,吹得帘幕沙沙作响。

    “您说的这些妾身一概不懂,妾身只知道,陛下卧病在床,太子殿下不思侍疾,竟然要在此时发难肱股之臣吗!?”扈昭仪歇斯底里地打破了这沉默——她知道,玄玉韫的质问,扈大将军不好答。

    “扈昭仪怎么会不懂呢?”谢珠藏的声音亦横插进来,她声音淡淡,浑不似扈昭仪那样声嘶力竭。谢珠藏四两拨千斤地道:“永憙八年,臣女和殿下赴扈家的画舫赏灯前,亲眼见到贴身侍婢家中早食铺被人诬赖。”

    既然扈大将军和玄玉韫都揭开了他们仍在正殿的事实,谢珠藏便不再以“韫哥哥”的家人间称呼,而改称“殿下”。

    谢珠藏扭头直视着扈昭仪,一字一句地道:“诬告者,正是受扈家大管事的指使。扈家大管事往来苗郡和应天城之间,干的可也不只这一件事。”

    “不可能!”扈昭仪断然否认道:“那诬告者明明未经受审,就已死于狱中!”

    “扈昭仪怎么会知道?”谢珠藏讶然地道:“臣女因着此事与贴身侍婢有关,所以才一直关注着。翊坤宫与此事毫无干系,扈昭仪怎么知道那诬告者明明未经受审,就已死于狱中?”

    扈昭仪“腾”地一下站起来,怒目圆瞪地直指着谢珠藏:“你——你——”

    谢珠藏在诓她!!

    “扈昭仪以为阿藏在诓骗你?”玄玉韫因谢珠藏出声相帮而泛起的笑意一闪而过,重又换上了冷峻的神色:“周左监手中签字画押的口供,扈昭仪可想看一看?”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61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61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