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

第65节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瞬息 本章:第65节

    这一转身,玄玉韫瞬时就愣住了。

    眼前的谢珠藏,是他从未见过的娇艳——她穿着一袭云雾绡裁成的朱红色水袖长裙,如水一般的云雾绡贴合着她日渐长成的玲珑身段。她眉心贴着花钿,朱唇轻点口脂,展颜笑时,脸上小小的两个梨涡,融着天真烂漫与妩媚娇娆。

    “你……”玄玉韫神色怔怔,喉结微动,低声喃喃。

    谢珠藏狡黠地往玄玉韫跟前一凑,纤纤玉指在他鼻尖一点:“韫哥哥,看好啦。”

    她如一阵风,从玄玉韫眼前拂过,只留下鼻尖一段淡香。眨眼间,她就跃入那块淡粉的绒毯,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手。

    院子里可见的,只有玄玉韫和她两个人。但是随着谢珠藏的拍手声,悦耳的琴瑟,忽地周遭的屋子里响了起来。

    谢珠藏的身形,也跟着动了起来。

    红衣映着辽阔的碧空,缤翻的杏花从枝头从绒毯上飘起来,在她的旋转翻飞中忽忽地摇曳。

    谢珠藏的舞姿当然比不上宫里那些长袖善舞的宫妃,灵动里还藏了几分笨拙。可偏是这样的一支舞,却让玄玉韫心中半是欣喜半是酸涩,一时五味杂陈。

    这三年间发生了如此之多的事,他是见证着以往文静乖怯的谢珠藏,渐渐地变得如此的坚韧而又自信。这变化,用翻天覆地来形容,恐怕也并不为过。

    随着琴音落,谢珠藏漂亮地收尾。她也不等玄玉韫再欣赏一段时候,提着裙摆便兴冲冲地跑进萱椿亭来:“怎么样?很好看吧!”

    她已经不是那个穿一身红裙,还会担心他觉得不好看的少女了。

    “很好看。”玄玉韫伸出手,轻轻地抚去她脸颊的汗滴,真诚地又道:“是孤见过最好看的长袖舞。”

    他也不是那个,在这样的小事上,还要吝啬夸奖的少年了。

    谢珠藏微微昂首,略有些得意地道:“那是!我可是花了练五禽戏的时间,悄悄地练的这一支长袖舞呢!”

    玄玉韫见她高兴,唇角更弯,将纷繁的心思放下,给她倒了一杯水,又促狭地道:“光是这一支长袖舞,可不够孤欣赏的。俗话说,载歌载舞。舞有了,歌何在?”

    谢珠藏狡黠地朝他眨眨眼:“我就知道韫哥哥会这么说!”

    玄玉韫好笑又好奇地问道:“那你?”

    谢珠藏将桌上的两杯盏一个放在自己面前,一个放在玄玉韫面前。然后,她拎起一旁装着冰雪酒的酒壶,倒满了两杯酒,清了清嗓子:“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玄汉帝就是踏着这歌声走进了毓庆宫。

    他是第一次听见谢珠藏唱歌,脚步不由一顿。高望知道玄汉帝只想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早就给毓庆宫在外守着的槐嬷嬷打了招呼,叫不让人通禀。

    玄汉帝没有走到萱椿亭去,只站在拐角处,静静地听着谢珠藏干净的歌声。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谢珠藏举起酒杯,跟玄玉韫一碰。两人相视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空的酒杯,像是表了践行三愿的决心。

    谢珠藏放下酒杯,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玄玉韫:“韫哥哥,你现在能回答我除夕夜问你的问题了吧?”

    玄玉韫就知道,这丫头真是记得牢牢的。他故作沉思状,还没来得及逗她,谢珠藏就拽着他的手臂,娇声道:“韫哥哥~”

    玄玉韫这下知道了,原来不仅是谢珠藏的哭他招架不住,她撒娇,他一样招架不住。

    “咳。”玄玉韫清咳了一声:“你问孤为什么不想纳良娣啊?”

    拐角处的玄汉帝心神一凛。

    下一瞬,他就听玄玉韫一本正经地道:“孤所求者,无非家平国宁。妻妾者众,图惹是非,哪有什么必要?”

    谢珠藏失望地撇撇嘴:“只是这样?”

    她的失望摆在了脸上。玄玉韫看着她,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这你也信?”

    玄汉帝抿了抿唇,暗骂了一句“臭小子。”

    但玄玉韫接下来的话,却让玄汉帝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作者有话要说:  【引1《长命女·春日宴》冯延已】

    第77章 情所钟

    “家平国宁, 听起来那么正儿八经的理由,我干嘛不信?”谢珠藏撇撇嘴,有点儿委屈地嘟囔道:“再说了, 韫哥哥说的哪句话我不信呢?”

    玄玉韫哈哈一笑:“你还真是长进了。一牙尖嘴利起来, 就露出了小狐狸尾巴。”玄玉韫调笑地望着谢珠藏,眼里藏了化不开的温柔。

    谢珠藏眼睛一亮,拽着玄玉韫的袖子, 好奇地问道:“那韫哥哥, 到底是为什么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好的事, 可不能反悔。”

    玄玉韫笑了笑,给她的杯子满上冰雪酒:“因为‘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玄玉韫说罢, 将杯盏端到谢珠藏的面前,静静地看着她。他此时的神色不见玩笑, 严肃而又端正。

    玄汉帝远远地听出了玄玉韫说此话时的认真与严肃,他这时才皱起了眉头——他全然不知玄玉韫将这句话重复一遍有什么意义。玄玉韫和谢珠藏都住在毓庆宫, 他们本来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有什么好期望“常相见”的?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常相见……”然而, 谢珠藏双手接过杯子, 轻轻地叹了口气。

    玄玉韫肃穆的眼神渐渐地融化了:“孤就知道, 你明白的。”玄玉韫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很淡:“也是啊, 你自五岁入宫,就跟母后住在一块儿。你怎么会不知道坤宁宫什么时候亮灯,又什么时候熄灯呢?”

    槐嬷嬷适时地呛了灰, 咳嗽了起来。虽然她只咳了一会儿,却足以让谢珠藏和玄玉韫双双看向了拐角处——那儿自然空无一人。

    但是,谢珠藏沉默地看了一眼拐角——如果她所料不错,玄汉帝此时该来了毓庆宫,只是无人通禀——她今早去送那幅《春日宴》,本来就是打的这个目的。她只希望玄汉帝能看在他们两小无猜的份上,不要急着往他们身边塞人,给她多留出一点时间。

    玄玉韫也顺着谢珠藏的目光看向了拐角,他了然地笑了笑,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自顾自地说下去:“从巳时到辰时到卯时,越来越早。”

    “韫哥哥……”谢珠藏迟疑地开口,想要打断玄玉韫的话。昭敬皇后是玄汉帝心中的痛楚,他们都知道。她不知道玄玉韫若无其事地提及,究竟有没有领会到,玄汉帝来了。

    却没想到,玄玉韫看了看她,然后伸手沾了沾茶杯里的茶水,在桌上写了一个“父”字。

    他伸手拂去桌上的字,镇定自若地看着谢珠藏:“阿藏,你知道坤宁宫和养心殿之间有多远吗?”

    谢珠藏哑然失声地看着玄玉韫,她已了然玄玉韫的意图。他想借此机会,在玄汉帝面前迂回地剖白心迹。

    可她本以为,玄玉韫会不露声色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比如那句“家平国宁”,其实说的就很好。可玄玉韫如今这话要说下去,或许该落得个“石破天惊”。

    坤宁宫和养心殿之间有多远?不过一条宫道分东西,两道宫墙之隔罢了。

    然而,“至近至远东西。”谢珠藏看着玄玉韫,缓缓地吐露出了这六个字。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玄玉韫没有说错,她太明白坤宁宫是如何一点点地改变了熄灯之时的。从殷切期望,到漠然以对,不过就是那么几个瞬间。这一段短短的宫道,令夫妻生而不得见,又隔了生死。

    哪怕玄汉帝宠爱扈昭仪是想拿扈昭仪当幌子,可后宫三千佳丽,难道都是幌子吗?

    “是啊。”玄玉韫知道谢珠藏明白了,他的目光越来越沉静,原本心中对于思及往事的百味杂陈,此时也都淡了:“世人都说那样很好,或许吧。”

    “可我不想。”玄玉韫连敬称也不用,看着谢珠藏的眼睛,认真地道:“阿藏,我不想。我只想要一盏,无论我何时走、何时归、往何处去,都会替我点燃的灯火。”

    “三千灯火耀耀,那都是假的。一朝虎落平阳,她们全都会灭,谁也不会纡尊降贵地燃着。全天下不会有第二个人,不论我是什么身份、遇何等处境、受何等褒贬,都只视我为‘韫哥哥’。”

    不是二皇子,不是太子,不是怀慜太子的弟弟。只是玄玉韫,只是他自己而已。

    不论在什么时候,谢珠藏的心思从来没有变过。

    而不论在什么时候,玄玉韫永远珍视这样的心思。如那张放在荷包里小心珍藏的荷包,贴身的放在最妥帖的地方,日日戴着。

    泪水顺着谢珠藏的眼角,静静地流淌了下来。

    玄玉韫温柔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你还真是个傻的,这有什么好哭的。母后去世前,不是拉着你跟我的手说,要让我一辈子对你好吗?我今日说的话,你不早就该知道了吗?”

    谢珠藏用力地摇头:“那不一样,不一样的。”

    她手中的酒杯摇晃,杯中的酒都快要洒出来。玄玉韫点了点谢珠藏手中的这杯酒,替她压着:“哪儿不一样?”

    “一辈子对我好,不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谢珠藏紧握着那杯酒,坚定地看着玄玉韫:“韫哥哥,你从来没说过你心悦我。”

    谢珠藏执拗地看着玄玉韫。玄玉韫的脸一下就红了。他眼神不由得游移到了萱椿亭外的杏树上,在思索怎么样才能更好地顾左右而言他。

    可谢珠藏却一口抿了杯中酒,一抹嘴唇,就好像要借着这绝不醉人的冰雪酒壮胆似的。

    她无比认真地看着玄玉韫,一字一句地道:“韫哥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这句话,她早该问了。上辈子,就该问了。

    “瓶子里的杏花好像有些蔫了……”玄玉韫想走,顺手去折一枝杏花什么的,却被谢珠藏紧紧地攥住了衣袖:“韫哥哥。”

    玄玉韫叹了口气。

    哭也没法,撒娇也没法,这么固执的时候,还是没法。

    文华殿教了他这么多,怎么没教会他怎么拿心上人有办法呢?

    谢珠藏才不会管他,她跟着玄玉韫的目光走,只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韫哥哥,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你真是……”玄玉韫大叹了一口气,伸手戳了戳谢珠藏的额头:“这天底下还能找出第二个让我这么无措的人吗?这样的傻问题,你还要问?”

    谢珠藏才不肯低头:“那是喜欢吗?”

    “不是喜欢。”玄玉韫无奈地道,眼中却藏了狡黠。可一看到谢珠藏眼底泛起的泪花,玄玉韫顷刻就忍不住了。

    他慌忙地替她拭泪,连连道:“好好好,孤不逗你了。是喜欢,是喜欢。”

    谢珠藏自己擦了眼泪,竟然反驳玄玉韫的话:“不是喜欢!”

    玄玉韫愣了一下,却见眼前的少女,执拗地鼓着腮帮子,前所未有的认真:“是情之所钟。”

    玄玉韫有那一瞬的怔忡,可他看着谢珠藏执拗的神色,一点点回过神来——她不是在期望他说这句话,她只是,在直白地表露自己对他的喜爱。

    “是。”玄玉韫的心一点点地沉静下来,笑容也融进了暖意。

    他低下头来,在谢珠藏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这一吻里,没有什么激烈的感情,而是如水一样,足以度过漫长岁月的情愫——

    “我情之所钟,非你不可。”

    *

    玄汉帝静静地听完,又悄然无声地走了。他脸上如古井无波,叫人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来。

    “停。”龙辇本来正稳当地行在通往养心殿的宫道上,玄汉帝却在走到与坤宁宫相望的宫道时,忽然喊了停。

    可他并没有看向那已经落锁了很多年的坤宁宫,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身旁宫道上立着的一个石柱宫灯上——这宫灯是个女子提灯的石雕,一入夜,就会彻夜不休地燃着。她守着往来宫道的所有人,却又谁也没有守。

    慢慢地,玄汉帝挪开视线,看向前方,看着那条寂寥的,几乎一眼望不到头的宫道。

    “把养心殿的画像撤了吧,也不必再呈了。”玄汉帝轻轻地道:“走吧。”

    “喏。”高望什么也没说,只低声应了,吩咐人先入养心殿将画像都撤走了。

    玄汉帝走进养心殿,竟陡然觉得空空荡荡。他坐回主位,拿出了谢珠藏绣的《春日宴》。

    玄汉帝的目光落在谢珠藏和玄玉韫相携的手上,百味杂陈地叹了口气。他的视线掠过怀慜太子、谢二老爷夫妇,最终落到昭敬皇后身上。云鬓衣香,美人如玉。


如果您喜欢,请把《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方便以后阅读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65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第65节并对原来我是太子白月光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