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

第五十八章及时止损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茶茶好萌 本章:第五十八章及时止损

    陆柏珵说果断也果断,当年俩人不欢而散,在她低头向他说“对不起”以后,他脸上出现了一种仓惶又平静的表情,是失望,也是早有预料,所以转身离开时轻描淡写,他一次也没回过头。

    就像现在。

    他给姜绯打包好的饭菜是清炒藕条和粉蒸排骨,外带一份金黄色的鸡汤,车里很快就被这股味道侵袭,二人原路返回,姜绯拎着食盒下车,想开口问他要不要上去一起吃,但他只是看她一眼,说:“我走了。”

    也就真的走了。

    姜绯在他走后,又在原地停留许久,上楼时汤已经凉透,而钟蕴也已经离开。

    她才发现钟蕴给她发的消息。钟蕴说,罗阳来接她了。

    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姜绯想。

    她安静地将饭菜吃完,吃到后面实在塞不下了才停下。然而餐盒里还剩许多。

    上次分手就是这样的。她食欲不振好一段时间,但又强迫自己往嘴里塞东西,惹得不上不下的,连安梦茹都发现端倪。

    姜绯才刚想起安梦茹,安梦茹的电话就来了。

    安梦茹做了金桔蜜,说这喝了润喉,问她要不要,要就回家一趟。

    一个短暂又漫长的周末。

    才过两天,姜绯却觉得自己经历了太多太多,像是连续熬了一周的夜,她精神不济,不适合开车,于是拦车回了老街。

    到家时安梦茹正在和姜植聊天。天冷了,屋内锁住温暖,刚泡好的茶还在冒热气,隔着烟雾姜绯看到安梦茹望向自己的脸,一点变化也没有似的,需要看矮几上的合照才知道她也是年轻过的,只是因为朝夕相处,所以忽略了岁月的更替。

    “哎哟,你怎么穿个睡衣就出来了啊!”安梦茹扬声。

    姜绯低头,后知后觉自己还是和陆柏珵出门谈话那副装扮。

    她这一整天都过得不太清醒。

    从她昨天做了一个高空坠落的梦,到今天陆柏珵对她说分开冷静一段时间,她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醒。

    虽然她在感情里总抱着避坑落井的心态,疑心陆柏珵出错,又惶恐陆柏珵出错,总以为他们会无疾而终。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她又觉得难受了。

    活脱脱的作茧自缚。

    “出门太急了……”她说。

    “有什么好急的,你吃了没?”

    太阳开始西落了。

    “刚吃完。”

    “又吃饭那么晚,你这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待会儿还有胃口吃么?”

    “有的。”

    姜绯点点头,把鞋换了进屋,跟着安梦茹一起去了厨房,她看到一个玻璃罐子,双手正好合握住的尺寸,小时候她挺爱偷吃,不泡水,拧开盖子就抹喝指尖,舔一口,很甜的。陆柏珵因而老气她不讲卫生。

    安梦茹说:“早上起来,先喝杯白水,然后再泡,这样才好。”

    “知道的。”

    从回来,她就表现得乖顺安静,安梦茹古怪地看她一眼,“你怎么?”

    “什么怎么?”

    “和小陆吵架?”

    姜绯低头沉默。

    安梦茹这才摆正脸色,“吵很凶?”

    姜绯却疑惑,安梦茹今天怎么不挖苦她了。平常她都是要损一句,肯定是她脾气太坏陆柏珵才和她吵架的。

    她点头,又摇头,说:“他出差去了,这几天我住家里。”

    安梦茹再次反常地没有追问。

    直到晚上,她披着件外套走进姜绯的房间。

    姜绯刚擦完护肤品上床,见她进来并不意外,也不说话,就往床里让了让,给她腾出位置。

    安梦茹上床盖好被子,半靠在床头,垂眸看侧身躺着的姜绯,“说说吧,为什么吵架。”

    姜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只憋出一句:“我疑心病重。”

    “小陆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没有,”姜绯怕安梦茹误会。连忙解释,“不关他的事。”

    “那还吵架,你吃饱了撑的?”

    “……”

    对。她吃饱了撑的。

    安梦茹啧啧摇头,“我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这日子过得好好的,怎就非要闹点矛盾出来?”

    姜绯尚没回神,声音也小,说道:“观念有偏差。”

    “什么观念?”

    安梦茹嗤之以鼻,“等你们以后有了小孩,就知道如今这点小矛盾根本不值一提。”

    现在还能为情爱所困,说白了就是身上的棱角还没被生活磨平。

    “孩子的事,还早。”姜绯半晌才应。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还能不能继续。

    “是还早,”安梦茹没能抓住她的重点,还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思维圈子里,“得先结婚再谈孩子。”

    姜绯蹙眉,反应颇大,她抬起脸来问道:“为什么生小孩就一定要结婚?”

    安梦茹一滞,“那不然呢?你想未婚生子?”

    而姜绯这个时候的沉默,终于让安梦茹心跳加速起来。

    “姜非非,你什么意思?”

    姜绯如同机器卡顿,她缓慢坐起身来,徐徐开口:“我不想结婚,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安梦茹一瞬变脸,“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没有开玩笑。”

    起了个头,接下来的话就好说多了。

    姜绯说:“这事我和陆柏珵谈过,他也愿意接受——”

    安梦茹猛地拉下她欲放在嘴边的手,说:“你以为男人女人的优劣势就这么好权衡?陆柏珵能陪你闹,那是因为他没所谓!哦,你现在还年轻呢,长得也不差,处对象一点不亏,那等再过几年呢?到时候他想成家了,看你人老珠黄,拍拍屁股走人,剩你一个,谁来陪你?你想过以后没有?”

    姜绯早猜到安梦茹会这么想、这么说,她直白道:“该是我的就是我的,有没有结婚证都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而且真要走到那一步,谁也拦不住,闹起离婚还劳民伤财,还不如及时止损……”

    “所以你的及时止损就是不结婚生孩子?是不是陆柏珵在我们家吃过几次饭,你就真当陆家那边是哑巴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女孩子要自爱,你这不叫及时止损,只叫赔了夫人又折兵,折腾半辈子却给别人做嫁衣!”

    “……妈。”

    空气因为安梦茹的怒火而凝固,姜绯重重地喘了一声,却仍旧不改立场:“小孩的事,现在说还太早,要还是不要都是顺其自然。但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结婚的。如果陆柏珵不能陪我到最后,那就代表我和他没有缘分,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扛。如果没有约束我和他依然可以一直在一起,那就是我幸运,能遇到一个不舍得看到我孤独终老的人……”

    日子是自己在过,过好过坏在人,而不在婚,所谓维护双方权益的条条框框,又哪里框得住人心?

    可姜绯话还没说完,安梦茹的巴掌就落了下来。

    她捂着心口,气不顺地说:“姜绯,你真的是想气死我。”

    那一瞬间,姜绯竟感觉不到疼。

    她只觉得脑袋发懵,却还反复咀嚼自己方才说的漂亮话。

    说什么自己的选择自己扛……这话就像是堵住酒瓶的木塞骤然被拔去,陆柏珵中午同她提出分开冷静的后劲慢慢上来,她反应迟钝,眼角浸湿才惊觉自己根本就不是真的想和他分开。

    她只是,太怕和他分开,但又不想承认自己的软弱罢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不婚》,方便以后阅读不婚第五十八章及时止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婚第五十八章及时止损并对不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