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月缘 (简体版)

第六十八章芙柔回谷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星河 本章:第六十八章芙柔回谷

    当晚,他们歇在槐树下,槐树仙送予他们不少果子。莫洹捡了些树枝,生了柴火。幽森的林,夜里更显得黑影幢幢。

    白棠坐在莫洹身旁,蜷抱着膝,一颗心,尽是彷徨无依。和一陌生男子,要在这幽黯的林里撑过一夜,怎么想,都令她害怕。

    莫洹静静在旁,养着他一把平漠刀,若有所思。他若肯开口说话,她或许还觉得好些。他那双眼,那话声,似很能令她安心。但她,又不太敢同他说话。她还想着法子,道:「我…。」

    她尚「我」不出所以然。莫洹转过头,看了看她。

    她一紧张,又低下了头。

    莫洹却缓开了口,道:「这把刀…据传来自仙界,莫魁却不喜欢它。它刚正含容,一派正气,莫魁使起来,不太顺心。于是,便将它给了我。」又道:「莫魁,其实待我…并不很差。只是与我,一直若即若离。我与母后分开后,便让他送来千韧谷。他让一批老臣带着我,教养了几年,见我对他一派恭敬,也就管得松了些。又那桑玫,暗里作弄他子嗣,几位后妃怀不上男嗣,他只能将传位之望,寄托在我身上。他日渐给了我不少实权,十年前与月盟一战,我拥兵权,全然服顺他,他极是满意,防心又淡了些。但他不晓得,靠着我师父咒术相掩,我时常暗入昭氏谷地,练了不少咒术与武行,积累了不少人脉。我手下士兵,不少,都是隐姓埋名的昭家人。」他挥了挥刀,收刀入鞘。又道:「他,终究是严威暴戾,身旁兵将,多有不服。让我收拢了不少。」

    白棠对他实有些好奇,他面上总带着深不可测的笑,似无事能令他烦心。就是讲起反他父亲这等大事,也清清淡淡。她还听着,忽觉有些倦怠。她这两日,倦意总忽然袭来,她以为,是前些日子,在莫魁殿里从没熟睡过,疲累所致。然她方才还有些兴致听莫洹说话,却忽地沉沉欲睡,这般突然,只先时在兰台时有过几回。

    她倏然熟睡,身子一歪,莫洹连忙伸手扶过。他看着她的睡脸,有些忧沉,微运了息,用一脉森森气劲罩护她。

    她沉沉转着梦境,无尽阵势,无穷杀伐,她梦见那叫夜阑的男人,和他唤作盟主的月盟首领,朝她攻势频频,他们阵势不凡,她受的伤不轻,有些难以脱身。然她锐眼扫过两人,那盟主,甚想杀了自己,那夜阑却很是犹豫。让她寻得了破绽,倾天新剑凛凛杀出剑式,狠逼退了月盟。想要生擒她,还早得很。

    她还想再杀一阵,却让几绺槐树根困住了身子。那槐树仙化成的少年,浅笑望着她。

    她有些不明所以的挣扎,模糊间,一双大手,将她揽进了她有些熟悉的怀抱里,树根倏然退得净尽。

    余烬尤温,天还一片蓝紫。白棠转醒,见自己睡在莫洹怀中。他不知是还没睡,还是已经清醒,一双眼正望着自己。她恍然喃喃唤了声:「阿夆…。」

    抱着她的手一僵,缓将她扶了起,道:「醒了…?」

    白棠看清了他,一惊,连忙往后退坐。

    莫洹一叹,瞧着她关切道:「可有哪里不舒服…?」

    那绑生咒,用她替了些伤势,他昨晚运息,顺势疗了岩靖峰一身伤,好为她换点时间。内息运过她身,气海确有一脉敛着的花息,然她前后受了不少大伤,近来的寒毒散和暗房,叫她郁郁寒气纠缠,身子实不太好。然他今日,还要赴山巫谷大战莫魁,实不能再损气劲,日后,当得替她理理身子。

    白棠听他一问,轻摇了摇头。她倒觉得精神好了不少。

    「那我们得走了。」他又一把抱起她,道:「得快。」

    那槐树在旁化了人身,笑道:「自个儿当心,虽说你这徒儿有些不孝,我便不同你计较。待我和那老松下盘棋,自会去山巫谷帮你。」

    莫洹冷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有劳师父了。您要不检点些,当心我把这树劈了。」

    槐树仙笑看着他道:「我倒期待你修为,有那天高的一日。」

    莫洹一转身,冷道:「徒儿告退。」

    出了林,天色甫亮。林外一人迎了上来。

    莫洹看了看,笑道:「回来了?比我想得快一些。」

    莫芙柔睁着大眼,望向莫洹道:「哥!你…你。」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又太过震惊,话也说得零落。

    莫洹瞟了她一眼,道:「怎么,有这等意外?」

    莫芙柔气急败坏怒道:「你不来救我也就算了,在这里搞什么名堂,你真要…真要和爹打?」

    莫洹淡淡道:「我这兵都围上了,自是当真。你该选边站了。」

    「有什么好选。」这自小莫魁也不太搭理她,只宠着其他后妃生下的几位小公主,她每每有难,都是莫洹替她出头。

    「只是…你真要冒这大险?好好守着你这千韧谷,日后,山巫谷自然也是你的。」

    「我杀他,本不是为了山巫谷。」莫洹满眼含笑,望着白棠,她正认真打量起他停在林外的马匹,自袖中取了些槐树仙赠予的仙果喂牠,他那匹黑马,轻顶弄了她一下,雄纠纠的昂首嘶鸣,逗得她面上难得淡淡一笑。

    莫芙柔瞧他这哥哥,看人家看得目不转睛,不是为了山巫谷,难道真是为那白棠了?她自乌尔南林入了青川,便让令山的人拦了,道莫洹起兵,要她先回千韧谷。她见那山巫谷满山围兵,气势严然,确是莫洹的人马。虽说她也知莫魁和莫洹有些矛盾,莫洹终也没显露过反心,就连这希骛和令山,何时成了莫洹的人,她也毫无头绪。

    「我还以为…你寻个借口罢了,没想这般认真。」又朝白棠道:「前些日子见你,都带着面纱,没想你生得这般,我看那月盟,不安什么好心。」

    闻言,白棠静静垂下眼,心上又覆了层冰霜,让马儿逗笑的脸,倏然沉寂。这公主明明让洛青带了去,却安然无恙地回谷,她实不太敢听她自月盟带回的消息。才找了匹马转心,她却朝自己发话来了。

    莫洹淡淡道:「他们那些心思,她不清楚,于我,也无损。」

    「就算无损,仍是冒险。」想起月盟,莫芙柔道:「哥,但我欠了那月盟,不如你也放她回去。」

    「我料他们不至伤你,确没料你这般有本事,还能让他们放了你。」莫洹想她这连槐树仙都教不来的妹妹,武行平平,虽打不过人家,这耿直正义的性子,想来也叫月盟杀不下手,何况白棠尚在谷内,她约莫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按理,我救下白棠,应付你那人情,绰绰有余。何况她身上,有绑生咒,这么出谷,会害了她性命。」

    「你真要帮她。」

    她瞧这莫洹,为白棠当真拼命,这约莫,是要救来当嫂子了。她和他哥哥本默契绝佳,想帮一把,看了看白棠,又道:「你那洛堂主…待我挺好,他称他娶过亲,委实与我不配,还容我好好想想。这回…也是怕两方驳火伤及了我,才先让我回谷。我瞧着,他人是不错,就有些薄情,你不如跟着我哥哥,还好得多。」

    白棠静静听着,默不作声,却有些红了眼眶。

    她本不太懂洛青心思,对他那刻变时翻的情意,有些不明所以。在莫魁宫里,她有时绝望至极,实也胡乱猜臆,洛青娶她,或是要让她甘心为月盟赴汤蹈火,但她,总即刻遏止了这番揣测,她宁可相信,辰家多谋,但洛青与她,还当真爱过。

    如今,一颗心却愈发飘摇,好不容易撑起的一点信心,几经摧残,终也渐渐消磨殆尽。她不过就是辰老家的一把剑,战乱中丢了,便算作丢了。

    莫洹虽乐见她对月盟失望,却有些不忍她心伤,向莫芙柔道:「行了。先顾我们这两条命吧。要杀莫魁,你帮个忙,带白棠去趟昭氏谷地。我得先去山巫谷。」他遂将昭虹和槐树仙的话,向莫芙柔分说了。

    莫芙柔皱起眉,点了点头,道:「好是好,但昭氏谷林地那些小树精,我实在讨厌得很,他们嫌我不会跳舞,怎肯让我进谷…。」

    莫洹一笑,道:「不是要你带白棠去么,就是老树王,见了她一身仙气,自然帮我们。」

    白棠听这真要送自己去那莫名的昭氏谷见老树王,不免又担心起来。

    莫洹看透了她心思,道:「白棠,老树王,什么事都知晓,你这次去,只需要向那些小树精跳支舞,请他们帮忙,没什么难事。想来,还会比我早先回这千韧谷。」

    他这人,做起事来,似很是稳当。他既说了只要跳支舞,该是可信。白棠看了看他,轻点了头。

    跳舞…,至少这事,她稳稳当当是会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岱山月缘 (简体版)》,方便以后阅读岱山月缘 (简体版)第六十八章芙柔回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岱山月缘 (简体版)第六十八章芙柔回谷并对岱山月缘 (简体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