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看着我(兄妹骨科)

裴铃铛(三十二)

类别:辣文小说 作者:咏萍 本章:裴铃铛(三十二)

    唐香回来了。

    她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见朋友。造访裴家,却是和唐母一起来的。

    唐母十分客气,不仅带来了俄罗斯的特产鱼子酱,还有给裴家叁个小孩买的礼物。

    裴父赶忙招待着,却弄不清唐母何意。

    唐母施然一笑,对裴父道:“我好喜欢阿铛。明日本省在澳商会的主席有请,让阿铛和唐香一起去吧。”

    裴父鞠着笑容,连连答应道:“好啊,好啊。”

    唐母直接把裴铃铛带走。她给裴铃铛和唐香各买了一条端庄的小礼裙。

    裴铃铛提着购物袋回家。

    裴父讪着搭了句话,“买到新衣服啦?明日唐家来接,还是要司机送你去?”

    “唐家来接。”裴铃铛回道。

    裴父点了点头。相顾无言,他打发道:“唐香不是问起阿臣吗?他回了,你上去后,两头问问,看看他们要不要讲个电话。”

    裴父肯出言,教着裴铃铛做人做事,不过是为了裴家的利益。

    裴铃铛不傻,向裴父道谢后,上了楼。

    只是,裴铃铛回了房,并没有按照裴父吩咐的做。

    这早不是过去的年代了,唐香和裴嘉臣有彼此的联络方式。只要唐香有意,大可以随时给裴嘉臣打通电话。用不着裴铃铛牵头。

    果然,裴嘉臣从唐香那儿,听说了明日在澳商会回省,请了不少当权者与会、参席。

    他在裴铃铛的面前评论道:“老气,搞得衣锦还乡似的。”

    “大概吧。希望明天的菜好。”裴铃铛不接话。

    裴嘉臣道:“没有合胃口的,我再请你。”

    裴铃铛笑了一下。纵使眼里带笑,却进不了心。

    裴嘉臣一早和裴父、白珍丽出了门。裴铃铛打扮好后,上了唐家的车。

    商会招待宴举办得像模像样。与会者里,有许多年轻人。他们生在富裕的商人家庭,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做的事,也大有来头,再也不是华埠里一门一店的小生意。

    唐香和裴铃铛算是青春佳丽。两人打扮出众,站在唐母左右,任谁都要多看两眼。

    唐母欣赏与会的男女青年,与他们聊着大事小事。

    这才发现,他们中的不少人,融资早已不依赖银行贷款。而是靠拉拢风投公司,和私募公司,一轮轮地融资,做起来的生意。

    会闭,上宴席。

    本省在澳商会的主席,过来向唐母敬酒,夸赞两位少女蕙心兰质。

    唐香和裴铃铛都在心里发笑,她们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女孩子。裴铃铛突然想起裴嘉臣的评语,“老气。”

    菜上过了一半,澳商会主席又折了回来。他单臂挎着个男人,对着那男人一路殷勤。

    那男人,裴铃铛是认识的。张宗恺。

    澳商会主席向唐母介绍道:“这位是凯文,北美商会联合主席。阿香和阿铛,日后去澳洲念书的话,我来接承。去北美,看凯文的了。”

    唐母一笑。带女孩子们来交际,本就是为了她们铺路。不想到,更有意外之喜。

    她向张宗恺介绍唐香和裴铃铛。

    张宗恺点点头,与唐母说了几句客气话。

    澳商会主席要张宗恺再去见人。张宗恺对唐母道:“我去去就回。”

    唐母是没把这话当真的。

    可张宗恺不仅回来了,还挪了把椅子,不要餐具,在她们的桌子上坐下。由此而见,他就是来同唐母一行叁人说话的。

    “我认识裴小姐。”张宗恺道。

    唐母有些惊讶,有些欢喜。

    虽然她不愿捻去唐香的天真神气,却总在心里暗自担忧着裴铃铛。

    作为一个心思缜密的成年女性,她很清楚,裴铃铛在裴家是不大如意的。

    “她爸爸对她很一般,没多少关爱。”唐母的评判,只留在心里,从不对唐香讲。

    不想到,裴铃铛居然也有缘,五湖四海地结交些矜贵人物。

    “阿铛,怎么认识凯文的?”唐母问道。她想让裴铃铛多说几句,投桃报李,还上张宗恺的情面。

    “通过阿臣,一起吃过一顿饭。”裴铃铛说得小心,在裴家允许前,并不敢透露太多。只是说太少,有些敷衍的意味,她补充,“就在两天前。”

    张宗恺意会,接话道:“是,我认识阿臣,她的哥哥。这次回来,我和阿臣见了一面,她也来了。”

    张宗恺并未提及裴铃铛的名字,总是“她”,“她”的,却别有一丝暧昧。

    这样的暧昧,只有裴铃铛可以体会。她很确定,他是知晓她的名字的。

    那晚上,黄、裴两家见面时,张宗恺也是不肯叫裴铃铛的名字。只是在最后道别时,他对着裴嘉臣交代了句,“回家后,给铃铛拿杯水。”

    裴铃铛听到了他说的,那时心里就抖擞了一下。

    张宗恺坐下后,没聊多久,澳商会主席又来拉人。

    他抱歉地笑笑,这次没再许诺“过会儿回来”。只是走前,要服务生多照顾些唐母叁人的茶水。

    服务生怔怔地点点头。有点儿被眼前的男人蛊住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这样点了番要求,好像是被将军委命,有些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激昂。然而,张宗恺说话的时候,明明是客气居多的。

    后来那晚上,还是唐母出声,才停住了接连不迭地询问,“请问,您要添些温水吗?”

    张宗恺一走,唐香就拧头,越过身边的唐母,向裴铃铛问道,裴嘉臣怎么认识的张宗恺。

    裴铃铛想了想,就算不和唐香说,她也会亲自问一遍裴嘉臣。

    于是,裴铃铛简洁交代道:“哥哥出国很久,一直是和舅舅在一起。舅舅是律师起家,后来认识了凯文。他,算起来……是通过舅舅认识的凯文。”

    唐母也竖耳听着,见裴铃铛已经说到这番地步,干脆果断地追问道:“你们俩的舅舅,和凯文是什么关系?”

    唐母平时对裴铃铛好。裴铃铛总想报恩,却没有机会。

    这时候,唐母问话,裴铃铛鼓起勇气,揭露了黄家事务。她道:“听说,凯文和我们的舅舅,是契兄弟。凯文是舅舅的契弟。”

    唐母眉开眼笑,舒心不少。她心道,“若是凯文肯帮忙,同裴家长辈疏通疏通,阿铛肯定能和阿香一样,出国念书的。”

    “阿铛,我的好孩子,你出去后,好好念书,多学些本事,在哪里都可以生活。”唐母在裴铃铛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没让去洗手间的唐香听到。

    裴铃铛眼睛一酸。她也是这样打算的。

    唐母的这一句话,算是她在国内,最温情的念想了。

    ///

    男主能为裴姐做的,似乎是男二的举手之劳;

    就看裴姐要谁帮忙了

    免*费*首*发:po18yu.v ip | 1 8 . V i p


如果您喜欢,请把《请你看着我(兄妹骨科)》,方便以后阅读请你看着我(兄妹骨科)裴铃铛(三十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请你看着我(兄妹骨科)裴铃铛(三十二)并对请你看着我(兄妹骨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