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礼

1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牛油果可乐的小说 本章:18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第十八章

    伸手把窗户关上,时初晨推了推他:“我去洗洗手。”

    谈礼拉住她的手,手心朝上,把一个礼盒放在她的手上:“生日礼物。”

    黑se的方盒上印着piaget六个字母,时初晨打开来,鼓鼓的海绵撑上嵌着一枚细细的,带着一圈钻的戒指。

    谈礼把戒指拿出来,戴在她的左手上:“我知道你什么都不缺,这款戒指也不贵,但是就像它的名字‘时来运转’一样,你来了,我的人生都是好运。”

    “哦~时~来运转。”时初晨笑着看手上的戒指,“这么着急就要把我套牢啊。”

    谈礼伸出右手,和她十指紧扣,他的手指上带着一枚同款男戒:“是我想被你套牢。”

    时初晨暗暗吐槽他闷sao。

    “眼睛这么准啊,大小这么合适?是不是经常给人选戒指?”时初晨瞪着眼睛问他。

    谈礼捏她鼻子:“你去楼上看看,你乱扔的戒指耳环项链我都凑齐一小筐了。”

    时初晨有时候习惯很不好,取下来的首饰经常随便乱放,找不到是常有的事儿。

    “放心吧。”她讨饶,“我保证这个戒指不会乱扔的。”

    时初晨整个人贴在他身上,手指搭在他x口,稍稍垫脚就能吻到他的喉结。

    她不但吻了,还用牙轻轻地咬了一口。

    谈礼在她的pgu上捏了一把,在她耳边吐气:“今晚不准备睡觉了?”

    “嗯……”她抬起腿g着他的腰,脚尖蹭他的大腿,“不睡了,来吧,c我。”

    捞起她另一条腿把她抱起来,两只手握着她的两瓣pgu往房间里走,声音微微有些沙哑:“那一会别哭着喊停。”

    顺势和她一起倒在床上,谈礼含着她的耳垂:“csi你。”

    刚刚那条短信给她带来的关于那个人和事的回忆都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ai意儿消散。

    纵yu的后果就是,时初晨睡到大中午。

    门铃响起来,她压根没听见。

    “谈……谈……谈老师……”秦晴觉得自己一定是对“英语老师”有ptsd。

    眼前这个男人明明也不是英语老师,但是她就是觉得吓人。

    谈礼对她点点头:“不用叫我谈老师,我也不算你们老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秦晴心想,我也不想叫你爸爸啊。

    他往后退了一步,让秦晴换鞋:“初初还在睡觉。”

    秦晴分析他的话,意思是让自己不要去打扰她?

    “吃饭了吗?”谈礼问她。

    “还……还没……本来想和早儿,不是,初初出去吃午饭的。”秦晴指指房间。

    “那一会儿我煮面,一块吃吧。”

    “哦哦,好的,辛苦了,谈老师。”

    秦晴挺着腰杆在沙发上坐了一阵,厨房飘出来浓郁的j汤的味道。她拿起手机刷微博,刷完微博刷淘宝,刷完淘宝把朋友圈翻到三天前,终于听见了房门扭开的声音。

    时初晨像个幽灵一样,从房间里踏踏踏踏拖着拖鞋出来,完全没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径直走到厨房,秦晴看见她整个人贴到了谈礼身上。

    谈礼带着她往旁边走了两步,怕燃气灶上的j汤烫着她,又躲开了秦晴的视线。

    转过身捧起她的脸吻她的嘴唇,时初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手臂环着他的腰仰着头唇舌和他纠缠在一起。

    秦晴看过去,只能看到小火炖着的j汤冒着的热气,还有即使坐在客厅也似乎能听见j汤“咕嘟咕嘟”沸腾的声音。

    仿佛是王建国用最烂的谐音梗在嘲笑她:孤独孤独。

    秦晴是不是人她自己不确定,反正厨房里的两个一定是狗!

    如果不是因为客厅里坐着个人,谈礼真想就在这里办了她。吻了好一会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她:“你朋友来了。”

    “啊?”时初晨毫不留恋地松开手,往客厅里走:“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都来了一小时了,大小姐!”秦晴翻了个白眼。

    “我去刷牙。”

    秦晴白眼都没准备翻回来,您还需要刷牙吗?她跟着时初晨一起进了洗手间。

    “我看到谈老……你男朋友还是很害怕怎么办?”秦晴靠在一旁看着她刷牙。

    “怕什么?”时初晨嘴里含着泡沫,“他就给你上过一节课,你还睡着了,你和我说怕?”

    “心理上的害怕,和生理上的困不矛盾好不好。”秦晴狡辩,“而且你男朋友给我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你懂不懂,反正不由自主我就是想喊一声老师。”

    “不太懂。”时初晨ch0u了张洗脸巾把脸擦g净。

    “你这是什么?”秦晴拉过时初晨的手,m0了m0她手上的戒指,刚刚谈礼开鞋柜门给她拿拖鞋的时候手上也有一枚戒指。

    “情侣戒啊,没见过吗?”

    “你不是不喜欢情侣款的东西吗?”

    “也没有吧。”时初晨伸手看了看戒指,“不是挺好看的吗?”

    秦晴心想:谈老师到底是什么神仙男人,把她改变成这样。

    餐桌上,秦晴接过谈礼盛的汤的时候,手都是在抖的,时初晨笑话她没出息:“你腰杆子挺得直一点,你是娘家人,他是在讨好你,懂吗?”

    秦晴摇头:“不必不必大可不必。”

    花胶j汤异常鲜美,时初晨懂吃不懂做,但是秦晴却是知道的,这个汤需要的就是时间,泡发花胶不是短短一上午就能ga0定的,她着实有点羡慕时初晨,有个愿意为她花时间煲汤的男人。

    “好喝吗?”时初晨问她。

    秦晴点点头,手里的勺子一勺接一勺。

    “你怎么这么会做菜。”时初晨随口问了句谈礼。

    谈礼拌了拌面,撩了几筷子给她放到碗里:“好吃就多吃点。”

    不着痕迹地扯开了话题。

    时初晨也没介意,无非也就是ai好,兴趣,再不济或许是为了哪一任nv朋友特意学的。

    如果是后者,她无所谓,但也并不想听他说出口。

    一顿饭倒是满足了秦晴的口腹之yu,直到晚餐的时候也没消化完。

    ********

    “月姨。”时初晨一回家见到郭月,鞋都没脱就抱住了她。

    “哎哟,可算回来了。”郭月m0m0她的脸,“小……初初你都瘦了。”

    “哪有。”

    “月姨,初初吃得好睡得好,哪里瘦了。”秦晴换了鞋对郭月说。

    “晴晴小姐来啦,孟先生呢?”郭月并不知道秦晴和孟奕垚已经分手了。

    “他……一会儿来吧。”秦晴含糊地回答。

    “月姨,我妈呢?”

    “太太在厨房呢,糖醋排骨非要自己烧,下手都不让我打,真是……”

    郭月是时家的阿姨,时初晨刚生出来没多久就到了时家,一g就是二十多年,在时家她早已不是佣人的身份,都把她当做是自己家人,只是她总是改不了口,一口一个先生太太小姐。后来时初晨生气了,她才改了口叫她初初。

    时初晨跑去厨房找周秋萍,秦晴挽住郭月的手:“月姨,别再叫我秦晴小姐了,您叫初初都不叫小姐,我就是司机的nv儿算哪门子小姐啊。”

    “哎,你们啊,真是……”郭月拍拍她的手:“晴晴,行了吧?”

    秦晴:“嘿嘿,这就对了嘛~”

    “哟,晴晴来啦。”时大强从楼上下来。

    “强哥。”秦晴笑着打招呼。

    时大强最喜欢时初晨的几个朋友叫他强哥,感觉能和年轻人打成一片。

    “小孟呢?没一起来?”

    话音刚落,门铃又响了。

    “准是孟先生来了。”郭月快步走过去开门,孟奕垚站在门口,“孟先生,秦晴也刚到。”

    孟奕垚叫了声月姨,眼神飘向秦晴,对视了两秒,对方立马躲开了。

    “我去看看初初和阿姨。”秦晴说了一句就往厨房里躲。

    时初晨从厨房里出来,孟奕垚对她说:“生日快乐。”

    “这么没有诚意?空手套生日餐啊?”

    他也不恼,双手cha兜:“最近咖啡店生意不错?”

    “注意你的措辞,哪里是不错,我觉得开分店都指日可待了。”时初晨说得得意。

    她开这个咖啡店,孟奕垚也帮了不少忙。

    孟奕垚笑:“再送你两位甜点师要不要?年薪我付。”

    “真的?”时初晨开心,他餐厅的甜点师年薪够她养活好几个员工几年了,“你不会又薅杨国庆那根羊毛吧?”

    杨国庆就是情人节那天和谈礼去的那家餐厅的老板。

    “嗯……他那儿甜点师靠谱。”

    时初晨捂着x口:“两个,他得骂我两个月。”

    孟奕垚:“你在意他骂你?”

    时初晨:“那倒也是。”说完她拍拍他的肩膀:“谢啦。”

    ********

    席间时大强不免问到秦晴父亲的近况。

    “他挺好的,这几天在疗养院陪我妈。”

    秦晴主动提起自己的妈妈,但是碍于孟奕垚在场,饶是时大强,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

    曾经在孟奕垚面前,秦晴的妈妈是两人提都不会提的人,他们互相小心翼翼地维系彼此之间的关系,现在分开了,她觉得倒也挺好的,没什么好顾忌的。

    “妈,糖醋排骨下次撒点芝麻呗。”时初晨夹了块排骨。

    “怎么突然想到撒芝麻了。”

    “会更好吃的。”

    “哦?~~~~”秦晴对她眨眨眼。

    时初晨的爸妈好像并不知道她交男朋友了,秦晴也不能说得太明显。

    “电话!!”时初晨指指她的手机。

    秦晴的手机背面朝上,震动了很久。

    她把手机翻过来,解锁后打开微信,界面上弹出来一个头像,昵称是“十六”。

    时初晨想了想,自己和她共同的好友里,应该是没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秦晴起身接电话,时初晨看到有一道目光一直是跟随着她的。

    于是等她接完电话回来,时初晨帮着孟奕垚问她:“谁啊。”

    秦晴瞄了一眼孟奕垚,张了张嘴,又转头看看时初晨:“嗨,我们公司一个实习生。”

    “现在实习生都不好带吧?”周秋萍问秦晴。

    “是啊,99年的,大学还没毕业,挺有个x的。”

    “99年?才20啊。”时初晨感叹。

    话题扯到年龄上,时大强,周秋萍和郭月三位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忍不住就开始说他们三个人小时候的事情。

    一餐生日宴吃到了近十点。

    ********

    这本是甜的,是甜的,是甜的。

    简单粗暴,就是甜的。

    所以一切乱七八糟的人物……都是用来凑字数的。

    嗯……反正甜就对了。

    感恩猪猪~ai大家。

    走啦,拜拜~</div>


如果您喜欢,请把《初礼》,方便以后阅读初礼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初礼18并对初礼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