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阳天gl

第二十四回 非想天(上)【50珠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煤气味的榴莲的小说 本章:第二十四回 非想天(上)【50珠加更】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夜里,他与张绍民二人面圣,将妙州遇刺一事一一交代出来,细的也不多说,毕竟大家心里都清楚,究竟谁那么虎视眈眈她的x命。

    至于皇上急诏他们回来,因的是前些日有人往他寝g0ng的香里下里毒,让他差点归西。最后侍奉皇上起居的丫鬟吊si在了槛栏院,是或非,也没了追究的源头。

    说来如此,再看这位瘦小的皇上,确实虚弱了许多。林景年小心打量着他——面无血se、佝偻着肩膀,一副苍老的模样,时而擒着帕子咳嗽,说道:

    “朕是怕哪天朕要si了,身边连个至亲之人都没有,未免凄惨了些。”

    “si”字听着吓人,听罢,林景年跟着张绍民的动作弯腰行了个大礼,“微臣惶恐。”伺候茶水的小太监急得跪下磕头,“不会的,陛下是九五至尊,定能……定能长命百岁!”

    皇上笑了一下,挥袖免了他们的礼,转而问她道:“林景年,你觉得呢?”

    “卑职觉得,世事无常,陛下尽力即可。”

    他忍俊不禁,“行,那朕就尽力。”

    于是众人又说了一些官话,皇上便将其余人等遣散,单独留她下来,领到边上看了一座。

    林景年看着那头缓缓阖上的殿门,跟进去落座。

    她知道这个当口那么刚刚好,并非全是偶然。皇上八成是害怕他宝贝的皇妹一去妙州不复返,才想通过此事直接将公主b回来。而如今她自己也陷入刀光剑影的地步,亦是因为皇上各种招摇的施恩,你要说他皆是无心,究竟是牵强了些……

    “林大人。”小太监递过来一盏茶推到她眼下。

    “嗯,多谢。”她颔首接过来,先灌了一口,心中想说什么,可看着此时他那么缓慢才走到案边,手掌撑着把手小心往下坐,登时又觉得不是滋味。

    “朕知道你的想法,不过你放心,你要si了,朕一定给你风风光光送葬,规制按侯爵的办。”皇上一面刮着茶沫,一面笑着说,显出一种苍老的俏皮。

    林景年无语,“……小的先谢您了。”

    “不过在此之前,你也要尽力保护好自己的小命,别si在我前面了。”说罢,一个眼神示意边上的小太监,后者颔首领命,云步往殿门方向去了。

    开了半扇门,半晌,他从外面带进来一个腰间挎着长刀的男人,站得颀长板正,模样寻常,年纪……目测与景笙相仿。

    他目不斜视到她不远处依次拱手行礼道:“陛下,林大人。”

    林景年不善接触这种十足正派的人物,愣了一下,片刻,听小太监介绍说是皇上特地从五军都督府调来保护她的,名叫高田。

    夜里,她带着高田一起回了府,天已经很迟了,路上二人都没说话,进门,直接将他交给管事的带去熟悉府上情况,自个儿往景笙的房间去了。

    方才走近些,站在门下的安兰好似怔了一下,往身后门上的光看了一眼,问她道:“二爷回来得迟啊。”

    “嗯,是啊。”林景年随意应付了两声,再想进门,只见门上的光已经灭了。

    她直愣愣怔在门外,也明白了意思。

    安兰讪讪推她,“都累了,二爷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

    少年打在门上的身影模糊远去,微含着x,模样有些疲惫。

    黑暗中,被子外的眼睛仍然直直望着那片光,心头一紧,不由想起她的手掌拂过她的身t时,那种浑身都战栗的感觉。

    景年的手掌很细,但那时她已经睡过去了,孩子似的将她圈住,半支手臂生生压在了她x前,有些沉,但是柔软而温暖,与她的骨r0u交叠在一起,像一点风便能纵生容裔的春水。

    她不敢动弹,方思想着,听少年忽的嘤咛了声,猫儿似的调整睡姿势。烫人的鼻息拍打着她的耳垂,手掌也从肩膀移到腰际的软r0u,动作间那gu子迟缓的慵懒,将她衣服、身t都拖拽出层层涟漪。

    景笙搭在被子上的手掌收了收,回过神来,又抬眼望了望那光,觉得不是滋味,翻了个身,背过身去。

    她并非不经yunyu,但一贯从来都是点到为止,后来怀孕生子又要去了她半条x命,此后一贯更加小心翼翼不敢碰她。一连几年过去,她早忘了心悸为何物,经此一遭,犹如久旱逢甘霖,竟让她这可恨的寡姊对着自家姊妹、又想起那种y乐的滋味来。

    景笙怨自己不知羞耻,咬牙切齿也睡了过去,但由不住心口sao乱,因此夜里复又作起梦来——

    梦里是她们年少时候。

    “景笙,近日我寻得一本书,叫作《金瓶梅》。”

    景年从门外跑进来,欢欣雀跃坐到她的身边,将她撞了一下。

    景笙一个趔趄捧住圆盘绷子,笑道:“好呀,我们家的二世祖也会看书了。”

    “这书可是了不得,景笙,你先停下,听我念与你。”景年动手要阻她手中的针线,她并未放在心上,只顾引线,低头说:“我细细都听着,你且说来。”

    “好啊,那你便细细听着。”

    梦中的日头尚好,她坐在窗前,窗外是从小长大的林府的光景。yan光整齐打在圆盘绷子中央粗劣的新荷上,她绣得不好,窗外枝头几只喜鹊搅得枝叶簌簌得响,耳边响起景年如流水般的声音:

    「话说那日武大娘子在王婆屋里帮忙做衣服,西门大官人拿着洒金川扇儿进来,见那娘子云鬓叠翠,粉面生春,于是留下来三人一块儿吃酒。这里说的是‘眼意眉情卒未休,姻缘相凑遇风流。王婆贪贿无他技,一味花言巧舌头’。」

    景笙听出不对来,愣了一下,景年看她脸se异样,得逞笑着继续念:

    「聊了三言两语,酒吃没了,王婆拿银子出门,关他二人在屋里。西门庆一径把那双涎瞪瞪的眼睛看着妇人。妇人见王婆去了,倒把椅儿扯开一边坐着,却只偷眼睃看……」

    她捧着书,声音缓缓的。豆蔻年华的景年声音虽细,却也如少年般清冽。

    此时梦中她应要恼羞成怒,可转眼光影一变,眼下又换了一处景致,但耳边少年的声音却萦绕不散,说的是:

    「‘……县前一个卖饮饼的三寸丁姓武,叫做武大郎,敢是娘子一族么?’妇人听得此言,便把脸通红了,一面低着头微笑道:‘便是奴的丈夫。’西门庆听了,半日不做声,呆了脸,假意失声道屈。」

    旧日沈府的院子小巧玲珑,花草鸟林归置得齐整。她坐在屋里椅子上,敞着房门,外面yan光依旧。孩子在她身后的摇篮里含着手指酣睡,手头有一件七八成的衣服。她将针ch0u出来,小心翼翼地收线。

    过一会儿,一颀长身影从门外进来,旋身将门拉紧。

    逆着光,她看不清来人形容,但见那人削肩长颈,束发垂肩,做一副风流公子的气派,因知晓那是自家的妹妹。但要细说,又有些不同,梦中的景年更加挺拔,有一种……教人心神都乱的jing神气。

    【前方拖拉机警告】</div>


如果您喜欢,请把《艳阳天gl》,方便以后阅读艳阳天gl第二十四回 非想天(上)【50珠加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艳阳天gl第二十四回 非想天(上)【50珠加更】并对艳阳天gl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