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那只狐狸精

春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美人乔 本章:春节

    谢承祁知道苏娉儿不安分,离开的时候还威胁了她,没想到得空回来,转悠了一圈都没看到人。

    想起她先前说的,要找个人打野战,别人也就算了,但以他对苏娉儿的初步了解,是她干得出来的事儿。

    一想到这女人现在没准儿正在哪里跟野男人偷腥,谢承祁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低气压。

    正当他准备找保安过来四下寻人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了苏娉儿的侧影。

    谢承祁松了一口气,过了这瞬间又觉得有些好笑,刚才着急护食那个劲儿,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这笑意还没挂多久,就看到了苏娉儿旁边那个男人。

    他的伯父,谢雍谦。

    谢承祁走上前去,揽住了苏娉儿的腰,带着宣誓主权的意味。

    “二伯父。”

    谢雍谦点点头,面上毫无波澜,也没问二人是什么关系,只夸奖道:“这次活动做的不错。”

    “有您这句话,他们的年终奖就有着落了。”谢承祁也不谦虚:“结束后一起吃个饭?”

    谢雍谦拒绝道:“不了,你们年轻人去玩儿吧。”说罢,又看向苏娉儿:“谢谢你肯陪我聊天。”

    苏娉儿笑道:“您客气了。”

    ……

    “跟我伯父聊什么了?”

    谢雍谦离开后,谢承祁终是忍不住好奇。

    他对自己这位伯父很了解,看起来为人绅士很好相处,实际上却是个要求很高的人,能得他一句谢谢,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没什么,就画呗。”苏娉儿敷衍他:“你说让我陪你,我陪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酒会也接近尾声,谢承祁还有事儿得办,虽然她的敷衍令他不悦,但女人么,还是哄着点好,不能逼的太紧。

    于是,谢承祁轻拍苏娉儿的脸颊,“行了,知道你不乐意,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情状之亲昵,外人看来与情侣也没什么区别。

    苏娉儿眯着眼,鼻子微皱的皮笑肉不笑:“那还真是谢谢您了。”

    虽知她是在讽刺自己,但谢承祁还是觉得她的表情可爱的不行,亦未管周围有多少媒体记者在,俯身就亲了一口,引得闪光灯此起彼伏。

    当天晚上,谢承祁女伴就上了热搜第一,苏娉儿的微信被狂轰乱炸,就连陈晴芳也知道了她在做女主播的事情。

    苏娉儿在心里把谢承祁这个狗东西骂了一万遍,还得应付担心自己被潜规则的妈妈。

    呵呵,这个担心来的太迟了。

    与此同时,苏娉儿之前180斤的毕业照片也被人翻了出来贴在网上,引发了不少整容的质疑。

    好在她早有准备,当初减肥的时候隔两天就会对着镜子拍照记录,便直接将这套图通过微博账号发了出去。

    照片上的女生从180斤慢慢减到100斤,从一个五官挤成一团的小胖妹一天天变成为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精神气质截然不同,整个人跟被重塑了一遍似的。

    再没有比这效果更好的减肥广告了。

    苏娉儿的这条微博被疯转了将近五十万条,甚至还在全平台引发了减肥前后差别有多大的讨论话题,每天都有减肥没毅力的人在她微博评论里打卡找动力。

    苏娉儿火了,又有这么一个热点在,为此,还有一家主打植物酵素减肥的品牌找上门,要花七位数请她代言。

    肖衡把这个合作邀约告诉她的时候,苏娉儿有点心动。

    “接个代言这么赚的吗?”苏娉儿难以置信,拍两张照片就能拿几百万,这跟白捡有什么区别。

    肖衡一直希望苏娉儿能签艺人合约,一看她有兴趣,立刻打蛇随棍上:“当然了!而且你现在只不过是刚有点热度,所以这个代言费还不算很高,咱们公司的一姐一支代言一千万起,碰到那些财大气粗的,一年叁千万都拿过。所以我当时劝你跟我们签艺人合约呀,这直播虽然也赚,但每天定时定量开工,一个月也就几十万,而且最近平台太多分流的厉害,已经不如前两年火热了,哪有当艺人来的高大上啊是吧,又赚钱,又有名利的……”

    “我想问下,我不跟你们公司签艺人合约,跟别的公司签可以吗?”苏娉儿听他说的天花乱坠,蠢蠢欲动之下忽然道。

    开玩笑,签个直播约就被谢承祁那个王八蛋给威胁了,签艺人约她还不掉层皮?

    电话那头的肖衡:???!!!

    “可以是可以,但合约分开总归是麻烦的,你的直播权签在咱们公司,别家是代理不了的,万一中间有什么违反合约的事儿,闹起来总归是不好看,签咱们集团旗下的艺人经纪公司就行呀,国内的艺人经纪公司,有几个比咱们公司厉害的,没必要舍近求远的是吧?”肖衡听她意思不对,急的汗都出来了。

    什么鬼啊,从他手里溜出去一个好苗子,他还不被经理当场解雇?

    苏娉儿一听他说可以,顿时眉开眼笑,才不管他后面说的那么多,可以跟别的公司签约就行,她就不信了,谢承祁有多厉害,还能垄断整个圈子了?

    ……

    想到自己有机会逃离魔爪,苏娉儿开心的飞起。

    她计划的很好,跟别的公司签艺人合约,赚够钱立刻跟直秀网解约,就算解不了,无非是拿不到分成而已,有别的方法赚钱,还怕谢承祁扣她的钱吗?

    光明大道近在眼前,苏娉儿这个春节过得还算开心。

    除夕晚上,她跟陈晴芳一起守岁,苏娉儿看了一会儿春节节目,就觉得没意思了,电视的背景音开着,窝在沙发上玩儿手机。

    到了快十一点,陈晴芳撑不住去睡觉了,苏娉儿一个人坐在客厅里,也不耐烦一一跟那些发祝福的回复,指尖划拉着,眼前忽然就闪过那个人的脸。

    从上次那个电话到现在,已经半个月过去了。

    她刻意不去想起,但这种特别的晚上,还是容易思绪发散。

    在她还是陆远铮的外室时,只过了一回除夕。

    世家子弟,除夕自然是要跟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苏娉儿从未有过什么幻想,到了晚膳时间,一个人吃的怡然自得,哪知用到一半儿,陆远铮竟来了。

    他夹着一身风霜寒露从屋外进来的时候,苏娉儿亦忍不住感动。

    不管他是怜惜自己,还是不愿在侯府呆着,这种日子能跟她一起过,苏娉儿在认命的随遇而安之中,也难免生出一些妄念。

    她以唇当杯,喂他喝酒,存了心的勾引,二人在饭桌边就做了起来。

    那是一个香艳无比又带着一丝温情的除夕。

    想起那时情景,陆远铮的脸逐渐跟沉屿森重迭,他急切的掀翻了一桌的饭菜,将她压在桌子上,腿盘在腰间,兽一样的掠夺和侵占。

    苏娉儿的小腹发热,下面也渐渐湿了。

    她回到屋里躺下,脱下暖融融的长毛睡衣外袍,双腿曲起,手指探到穴口拨弄了下。

    “嗯……”

    湿漉漉的花唇顿时收缩不停,里面的小核挺着藏在粉粉嫩嫩的肉层里,勾引人去采摘。

    她便想着那是某人的手指,在穴口搓弄,揉捏,顶着那枚小珠子按着,水儿流了出来,被他一点点吸走,灵巧的舌头钻进去,不停地搜刮。

    “啊……进来……操我……”

    苏娉儿一手揉着奶子,一手在底下往里探。

    密密麻麻的空虚变成了实体迅速钻进她的骨子里,爬变她的全身,内壁疯狂收缩着吸吮插进来的异物,但她手指纤细,哪怕钻进去了两个指头,也未能让骚浪的小穴满足。

    她只能幻想着这两根手指是某人的肉棒,又粗又长又坚硬,勇猛的进出,凶狠的捣弄。

    “快点……再快点……就是那里……嗯嗯……”

    手指飞速抽插,带出淫水飞溅,苏娉儿嗲声嗲气的叫着,脸上的神情浪荡无比,仿佛真有个看不见的人正在操干她。

    “啊……好爽……嗯嗯人家要丢了……啊……”两根指头快的带出了残影,苏娉儿的小腹不停地抽搐着,随着尖声的浪叫,大滩蜜汁顺着阴蒂流出来,苏娉儿瘫软在床,娇娇的喘息。

    自己弄,哪有被人抱着操来的爽。

    这般不尽兴的来了一次,反而更想了。

    苏娉儿夹着被角在床上翻滚,心里把沉屿森骂了一遍又一遍。

    ……

    与此同时,离东港不到百里的水乡,沉屿森站在天井里靠着墙在抽烟。

    四下里很静,只有远处偶尔响起几声鞭炮响和受惊的狗吠。

    即便是黑夜,天上飘过的浅浅云层也能看出大致的轮廓。空气里都是湿润的水气,带着泥土的腥味儿,经久不散。

    不像东港,到处都是霓虹和人声。

    系里有叁个跟美国友好交流院校的硕士留学名额,导师问了他的意见,直到前天,沉屿森才回复同意。

    他很少玩儿微博,有时候一周都打开不了一次,那天看到微信同学群里在讨论,沉屿森还是忍不住登录,在热搜第一上看到了她。

    热门微博里十几张图全都是她。

    在苛刻的媒体镜头里,她比自己印象中还要漂亮。

    她站在那里,气质古典又清媚,身形高挑纤细,便是没有名气,也引得镁光灯闪烁不停。

    身边的男人频频侧头看向她,嘴角挂着自得意满的笑容。

    满是炫耀。

    他清晰的感觉到胸腔逐渐放大的苦涩和闷痛,这么多天的煎熬和纠结,突然就变成了笑话。

    人家随便说说,你倒当了真。

    沉屿森退出微博,给自己的导师回复,按照学校计划,五月份他就会到大洋彼岸。

    手里的烟烧到了指尖,沉屿森扔掉碾灭,最后一点火光消失在黑暗里。

    这样很好,他想。


如果您喜欢,请把《爱上那只狐狸精》,方便以后阅读爱上那只狐狸精春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上那只狐狸精春节并对爱上那只狐狸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